NO·72
往期回顾
NO72

“全面放开二孩”还要流传到何时

人口政策已经到了必须转向的紧要关头,这一民间共识能否转化为决策动力,是人们最为关注的。之前屡灭屡兴的传言,便可视为一种自下而上的“催促”。而今,人们瞩目的焦点是正在北京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

今年以来,“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消息多次在社交媒体上流传,一会说5月份实施,一会说可能在年内实施。但这样的传言不是被时间证否,就是遭官方“辟谣”。但传播者似乎热情不减。这背后的民意值得深思。

很多人之所以坚持认为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将走入现实,是因为民间已经对我国面临的人口问题逐步有了新的共识。新共识已不再将“人口过多”视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障碍,而是翻转了180度,开始为很可能会出现的人口下降忧虑不已。这一忧虑可以分解为几个方面:人口下降会使高速增长的经济失去动力;青壮年人口比例的下降,会使即将到来的老龄化社会雪上加霜;视人口为负担的旧观念,与“以人为本”、人权至上的新观念不相容。

在我们这样一个人口大国,对人口下降的忧虑绝非杞人忧天。媒体的报道和学者的研究都已提供充足的证据。随着近来人口政策讨论的日渐繁密,相关数据与理念更加深入人心。在这些证据之中,“二胎试点县”山西翼城县与“计生红旗县”江苏如东县的真实经历无疑是最有说服力的。

据新京报报道,“翼城模式”二胎试点30年,并未出现人口激增。而比全国提前十年实行计划生育的如东县,如今比全国提前二十年进入老龄化,全县中小学总数在十年间减少一半。翼城经验表明,即使放开人口控制,人口也不会无序增长。而如东县的景象似乎是未来中国的一个缩影。如东县已感受到人口下行对社会发展的压力,正借着“单独二孩”政策的契机鼓励生育。

民间对放开二胎迫切性的认识,也得到了一些官方机构的体认。在湖南省实施“单独二孩”政策一年半后,一份由湖南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对该政策做出的评估报告在网上公开。该报告建议,尽快放开“两孩”生育限制,优化人口生育政策。“单独二孩”放开后,在全国各地的申请人数普遍低于预期。

人口政策已经到了必须转向的紧要关头,这一民间共识能否转化为决策动力,是人们最为关注的。之前屡灭屡兴的传言,便可视为一种自下而上的“催促”。而今,人们瞩目的焦点是正在北京召开的十八届五中全会。

“外界已经预期,人口政策方面也可能出现调整。”有媒体提及的短短一句话,激起无限遐想。而回顾前两次五中全会,上述预期似乎并非一厢情愿。

2005年十六届五中全会会议公告与人口政策有关的内容如下:“继续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完善公共卫生和医疗服务体系,基本建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稳定人口低生育水平,提高出生人口素质。”

2010年十七届五中全会发表会议公告,其中与人口政策有关的内容如下:“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加快医疗卫生事业改革发展,全面做好人口工作”。

两相比较,“稳定人口低生育水平”这一传统表述更替为“全面做好人口工作”,强调“低生育”的计生色彩被淡化,“人口工作”显然含义更广。而“单独两孩”政策在“十二五”期间落地,便是一个证明。

而今,又过了五个年头。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的“十三五”规划,将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上通过。人们有理由期待,人口政策从“单独二孩”再向前迈进一步。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扫描二维码,关注凤凰评论官方微信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