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70
往期回顾
NO70

超越意识形态的中英关系开了好头

中英之间的合作打破了长久存在的“文明”的界线,尤其是近代以来形成东西二元的世界观。在大国兴衰的敏感时刻,中英之间的密切合作也撬动了大国政治的棋局,缓解了大国博弈的意识形态色彩。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英国为期四天的国事访问取得了丰厚成果。双方同意将两国关系提升为面向21世纪全球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用中国的老话说:纲举目张,中英双边关系达到了历史性的高度和广度。

相比于9月份的对美国事访问,此次英国之行更融洽和谐,中英之间求同存异,不仅寻找到了彼此合作的支点,也放大了两国合作的空间。

英国政府宣布此次中英元首会晤达成了近400亿英镑的合作大单,尤其引人瞩目的是,中英之间的合作已经深入到资本的层面,金融、核能、电信等现代经济的核心部门成为中英合作的主角。中英之间的合作很好地发挥了比较优势,在自由贸易的原则之下,寻找到了彼此的利益契合点。

首先是政府发展战略的融合与共识,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和英国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苏格兰北方经济引擎”等战略计划存在着很大的合作空间,这也是未来中英合作的处女地,有待两国政府和企业界去开发。

其次,中英大型企业之间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合作,英国成为中国核电出口的第一站,也为中国高新产业出口开辟了新的道路。相比之下,英国是西方国家中对中国资本最具有开放性的国家,是中国技术、资本“走出去”的踏板。

最后,中英之间谋求国际产能合作,这一战略也是中国推进产能出口的重大举措,中国的制造能力加上英国的技术、市场营销能力,可以更好地实现产能出口,也可以帮助第三世界国家加速工业化的进程。

中英之间利益纽带的独特性在于彼此角色的不可替代性。英国的核心利益在于金融,尤其是伦敦金融城作为一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参与人民币国际化无疑会夯实伦敦金融城的地位;对中国而言,伦敦金融城也是中国金融改革与发展不可替代的海外跳板。与美国大异其趣,英国支持人民币加入SDR货币篮子,也支持IMF投票份额向中国转移。中英之间的合作与共识也增加了彼此在国际金融事务中的回旋空间和余地,当然,也难免会引起美国的不满,甚至焦虑。

一个后工业时代的英国与工业化中后期的中国之间的合作,正可以取长补短,“无缝对接”,弥补各自的短板。中国需要英国的技术、资本管理经验,英国需要中国的资本和市场,更为重要的是,中英之间的合作打破了长久存在的“文明”的界线,尤其是近代以来形成东西二元的世界观。在大国兴衰的敏感时刻,中英之间的密切合作也撬动了大国政治的棋局,缓解了大国博弈的意识形态色彩。

中英合作的合作不仅是国家核心利益的融合,也是文明之间的交融,两国都有悠久的历史和鲜明的文明个性。英国是现代文明的奠基者,中国正在创造符合国情的现代文明形态。习近平与卡梅伦会晤期间也表示,愿意加强同英方在改革创新、法治建设、打击腐败等领域的交流合作。在一个多元世界中,文明对应的并不是野蛮,而是另外的文明形态,各国的外交从根本上说源于各自的身份。

中国和英国都具有多重的身份,而合作与友好的纽带在于彼此可以分享多少共同的身份与价值。英国是现代世界中法治文明的先行者,习近平主席也到了被誉为“议会之母”的英国议会发表演说,介绍了中国的法治和民本的传统,并倡议中英立法机关加强交流互鉴。

此外,习近平主席与英国工党领袖科尔宾会面,就人权问题也进行了开诚布公的讨论。中英之间可以就关乎彼此“身份”的一些敏感问题进行交流,唯有诤友才能做到这一点,这既是中英关系高含金量的体现,也是彼此的幸运。中英这种深入的、超越意识形态的密切关系,为不同政治文化背景下的大国交往,提供了非常好的范例。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扫描二维码,关注凤凰评论官方微信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