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61
往期回顾
NO61

TPP不会是中国的“末日”

TPP对中国的冲击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如果在此基础上加快发展和其他国家的自由贸易关系,特别是发力推动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迟疑不决的深度改革,TPP不但对中国形成不了威胁,反而为经济转型和中国梦的实现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

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历经5年谈判后,于当地时间10月5日达成协议。由于该协议针对中国的意味明显,它在中国引起的反响不亚于其谈判国。悲观者甚至为人们描绘了一幅中国被动排斥在世界经贸大门外的末世景象,仿佛TPP一实施,中国从产业到人民币,完全不堪一击。

应该承认TPP对中国会构成重大挑战。这种挑战不单在于会冲击中国现有的贸易大国地位,更在于对中国初步具备的全球规则的设计能力,形成压制。美国力图推动TPP的目的,就是用一套新的标准和规则,来重塑世界贸易版图,防止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侵蚀美国的全球治理权,从而最终确保美国的霸权不被颠覆。因为说到底,霸权的巩固,是建立在强大而繁荣的经济基础上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TPP是实现美国地缘政治利益的一个工具。美国高官就曾毫不隐晦地宣称,TPP是美国以经济形式出现的“亚洲版北约”,奥巴马在TPP协议达成一致后也表示,美国不允许中国等国家来书写全球经济的规则。

对此,中国和其他TPP谈判国自然也心知肚明。美国的这一战略意图并不是现在才表露出来的,当5年前美国决定改造TPP为自己所用时,就已明确,美国必须从过去主要依靠WTO推动全球开放,转向依靠排他性的自由贸易区(FTA),在全球范围内来推行美国的标准、制度和规范、治理,重塑美国为主导的全球贸易体系。

只不过,在这一过程中,鉴于中国的行事方式越来越背离美国的期待,美国利用TTIP遏制中国的意图也就更急迫。美国在投资、政府采购、非关税贸易壁垒、知识产权、环境与就业、竞争性政策、国有企业的发展等方面提出更严格的贸易标准,不客气地说,就是为中国量身定做的,目的就是把中国排斥在这一体系外。

所以,TPP对美国的价值,是再次确认了美国在制定国际标准和规则、议程上的独一无二的能力。一个国家,其国际地位,不仅看它所具有的实力,还要看它制定和塑造规则的能力,或者说,后者也是国家实力的组成部分。在这方面,中美差距不是一个量级的,这点必须承认。

有危机意识是一种可贵的品质,国家和人一样,怕就怕骄傲自满,没有危机感,可是,如果危机意识变成自己吓唬自己,这就不好了。面对挑战,首先自己要不慌乱,因为一慌乱,就是手中有好牌也会打错。对TPP,既要看到它对中国不利的一面,也不要将这种不利放大到夸张的地步,尤其不能有这回死定了的心态。其实当初中国决定要加入WTO,国内也是反对声一片,认为这将严重冲击中国的产业和经济,中国将成为国际资本的殖民地。可后来的事实说明并不是这样。

就目前来看,TPP短期对中国没有影响,有影响也是一种心理上的影响,因为TPP要12个成员国批准有一过程,到明年能全部批准就已经不错了。中期而言,TPP对中国的贸易会有一定冲击,但也不要夸大这种冲击,TPP的零关税并不是什么新东西,国内一份2013年的研究报告估算,对中国贸易的负面影响是0.32,其实,这种负面影响不但对中国,对东亚国家也一样,日本自己的研究就认为,TPP对日本的出口基本也是负的。以当下中国的出口总量,就算减少出口一个百分点,对中国经济也不会伤筋动骨。

那么长期而言,是否会对中国经济构成杀伤力?这种可能性若应对得当,也很小。TPP无非是一个放大了的、高标准的FTA,中国破解TPP围堵的一个杀手锏,就是加强周边和双边的贸易关系,加快同TPP成员国和潜在成员国签订更多的自贸协定。

在目前的12个谈判国中,中国与多数国家是最大贸易伙伴,中国还是美国本身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中国也是韩国和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而这两个亚洲主要经济体目前不是TPP谈判方。换言之,这些国家的经济未来主要靠的是中国而非美国。

TPP实施后,成员国的相互贸易会减轻对中国的依赖,但要完全代替中国则不可能。尽管零关税会提高这些国家的产品竞争力,可并不是每个国家都有中国这样的产业规模、结构和技术水平。另外,中国巨大的市场也不是这些国家能够忽略的。以中美贸易为例,两国的贸易总量超过美国和TPP现有成员的贸易总量,美国不可能撇下中国这个市场,即使美国想撇下,其他国家也填补不了这个空缺。

退一万步说,TPP会导致中国的进出口有较大幅度下降,中国也可以通过内需进行消化。今年国庆黄金周中国游客狂扫日本货表明中国的内需还有很大潜力可挖。

另一方面,中国正在加快自贸谈判,已和10个国家签署了自贸协定,其中多数是TPP成员国。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和中日韩印澳新与东盟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谈判也已启动。即使中美,也在进行投资协定谈判。如果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达成,加上现有的自贸协定,TPP对中国进出口的威胁基本上可以化解。

除此外,中国还推出了上海自贸区,并将陆续推出其他自贸区。上海自贸区一定程度上就是专为应对TPP而打造的,中国政府的目的之一是在经济发达地区进行TPP的试验。

最后,“一带一路”战略也能有效对冲TPP。“一带一路”利用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经验和优势,将周边沿线国家的经济和中国联系在一起,从而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开辟出另一个市场。

上述应对尚未考虑中国自身的变革。TPP对中国最大的威胁,是将中国被动关在开放大门之外。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也会寻求变革。何以见得?的确,既得利益集团已经丧失了改革动力,这在一般情况下是正确的,但当利益集团预估并意识到TPP危及到自身利益时,将会被迫进行改革,这就是所谓的“以开放倒逼改革”或“用外部危机来促进改革”的中国经验。

过去的改革之路表明,如果能够在对外开放中选择若干关键环节、重点领域,大胆开展国际合作,不仅可以减少试错、少走弯路,而且可以较小的代价破除国内“顽疾”。这一经验应该也适用TPP的情况。当然,未来的中国改革应该是深度改革,从目前的重视出口、招商引资和外向型经济模式,转向规范、法制、公平、透明、非歧视性的开放型经济,这一转向估计起码也要二十年左右。而TPP要完全展现对中国的不利影响,没有十多年时间是不可能的。所以,基本可以说,这两者同步进行。 

总之,中国巨大的经济体量、市场及产业结构的完整和相对均衡的技术水平,使得TPP对中国的冲击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如果在此基础上加快发展和其他国家的自由贸易关系,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特别是发力推动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迟疑不决的深度改革,TPP不但对中国形成不了威胁,反而为经济转型和中国梦的实现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故而对TPP不要谈虎色变,它不会是中国的“末日”。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