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4
往期回顾
NO54

国企改革要破除“政治身份收益”

凭借行政垄断和资本优势,国企以产业链上游垄断的优势,向产业链上的企业汲取经济租,并用他们的政治优势,游说政府,保持对自己的政策优势,形成政企合谋。

国企改革“顶层设计”出台。9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提出国企要做强做优做大,进行分类管理,划分为商业类和公益类,意见还提到要把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

为什么要进行国企改革?1998年以前,国企要解决的问题是清晰的,就是国企的低效率,那时的国企经营不善、濒临破产,对财政造成很大的负担。随后国企改革的主要方向是“国退民进”,虽然经历了下岗、经济衰退等危机,但国退民进带来的活力在入世之后得到充分的释放,造就经济的十年辉煌。

十多年后,国企虽少,1990年代的问题仍然困扰着国企。与此同时,随着民营企业占据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国企因其所有权特征对民营企业形成了先天的优势,国企挤压民企、民企生存艰难、民企无法进入关键性行业等成为国企改革面临的新问题。

国企的根本问题在哪里?国企并不天然低效。就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国内有些人建议学习的对象——新加坡淡马锡控股的经营绩效就不错,德国大众等一些国家持股的国企竞争力也很强。

然而,现实中的绝大多数国家的绝大多数国企都是低效的,因为国家作为国企的所有人很难像民企学习,包括国企不以利润为目标、经营不以市场为导向、国企领导人无法成为企业家等。国企也很难赚到钱,总是以亏损收场。这是二三十年前欧洲国企私有化的主要背景。

正常的企业亏损,只能破产、退出市场。但国企有全民所有制的身份,他们的预算是软约束,政府总会救助他们,使其不退出市场,为了避免亏损,他们还可以背靠国家信用、低成本融资、阻碍他人进入市场……

正因为如此,国企的所有制身份直接或间接对民营企业形成了优势,造成了市场的不公平。凭借行政垄断和资本优势,国企以产业链上游垄断的优势,向产业链上的企业汲取经济租,并用他们的政治优势,游说政府,保持对自己的政策优势,形成政企合谋。

大而不倒、政企合谋也不是国家所有制独有,中国部分大型民营企业、国外的大型企业往往也受益于此。这也是各国展开私有化和反垄断的重要目的。

在此看来,国企改革的重点在于破除国家所有制的政治身份附带的经济收益。只要国企无法凭借身份优势游说政府、获取低成本的贷款、阻止其它性质资本进入市场,市场的竞争就是公平的,这也就是TPP等新一代自由贸易协定的“竞争中性原则”。从这一点讲,国企改革要学习淡马锡模式,竞争中性原是必要的前提,只靠《意见》提到的分类管理,根本达不到预期目标,淡马锡模式也无从谈起。

其次,落实了竞争中性,所有制身份无法为国企带来隐性经济收益,那时,现有国企低效的后果将充分显现,亏损将无法避免。我们也才有可能直面国企的公司治理改革。

《意见》中的大量条款虽然希望“以提高国有资本效率、增强国有企业活力为中心”,但在用人权上,坚持党管干部原则、管理人才差异化选任,在薪酬分配上,依选任方式差异化管理,这些都不是市场化的手段,无法应对千变万化的市场。

很明显,国家所有制和其他所有的所有制相同,必须解决所有者与经营者利益冲突和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所有者最终只能保留剩余索取权,而将经营权利让渡给职业经理人。

这意味着国家或政府对国企的影响必须限于董事会,不直接面对管理层或干预企业日常经营。这是淡马锡模式成功的另一个前提,也将是国企改革能否成功的关键。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