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53
往期回顾
NO53

“丑陋”30年了,中国人该如何反思

反思,不代表今天还全然接受“丑陋中国人”的定论。依靠精英的“棒喝”,也未必能刷新所谓的劣根性。反思更重要的是一种面对的勇气,是净化自我的坦诚和决心。

30年前,台湾作家柏杨一部《丑陋的中国人》一出版,即风行天下,迅速从文化溢向社会场域,成为那个时代最有粘度却也最富争议性的公共话题。

从建国后极度自信乃至盲目自大,到文革后期普遍的茫然无绪,再到新时期各种新思潮的杂拌儿式涌进、搅拌,柏杨手术刀般锐利的反思引发各方强烈反弹。特别是“酱缸文化”等概念,更是以其强大的穿透力直抵民众内心。

30年过去了,彼时的社会、文化情境已然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人依然“丑陋”吗?今天的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反思种种文化病症?我们又该如何反思与记取?

不妨先倾听几句柏杨“原典”,可免议论空泛:

“为什么中国人声音大?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中国人嗓门特高,觉得声音大就是理大,只要声音大、嗓门高,理都跑到我这里来了,要不然我怎么会那么气愤?”

“为了掩饰一个错,中国人就不能不用很大的力气,再制造更多的错,来证明第一个错并不是错。”

“一方面是绝对的自卑,一方面是绝对的自傲。自卑的时候,成了奴才;自傲的时候,成了主人!独独的,没有自尊……你如果不是我的主人,我便是你的主人。”

对于柏杨而言,很多讨论,无论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谩骂,还是其后的美誉,多以“酱缸文化”、“国民性”论之,深刻则深刻矣,却鲜少具体的讨论。其实,现在再来读一读柏杨的文字,打量一下我们身处的环境,不免心有戚戚焉。

中国人的“吵”非但没有收敛,还吵到曼谷去了,还要唱国歌逃避被抓;几乎每一次灾难发生,总会有人及时赋诗表白“纵死也幸福”,家属“情绪稳定”;而反腐大幕开启以来,自以为“人民救星”的大大小小官员更是不知凡几……

现实如此“配合”,总不免让人沮丧,乃至疑惑,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是不是真的有柏杨所说的“过滤性病毒”,“使我们子子孙孙受了感染,到今天都不能痊愈”?

基因般难以更易的文化传承,或者说“文化劣根性”,当然是有的。这一点,早在柏杨之前,鲁迅先生就多有阐发,他小说里的阿Q,以及出现在杂感里的诸多大人先生们,都已成了当时中国人共同的精神肖像。

但承认劣根性的存在,并不意味着不能改造、不去改造,更不意味着只要骂倒柏杨,就可以无视自己的丑陋。想当年,因为“丑陋”风波所及,柏杨老家河南辉县拆除了为他树起的一座高大胸像。只是,眼前像易去,心中病难除。此类仓促之举,恰恰验证了柏杨所批评的中国人“器小易盈”。

当然,客观而言,有些“丑陋”源于普遍的人性,诸如自私之类,未必是中国人独有。但有些“丑陋”在中国人身上是否表现更为突出?这是很重要的反思维度。

柏杨说,“中国人在这个酱缸里酱得太久,我们的思想和判断,以及视野,都受酱缸的污染,跳不出酱缸的范围……”其实,很多时候并不是“跳不出”,而是温水煮青蛙,习焉不察,鲜少跳的冲动与努力。如果我们能够对种种既有问题保持足够的警觉,并力行之,未必不可以跳出酱缸。

另一方面,还要从社会层面有切实的行动,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彻底的求真精神。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路径设计保障公民寻找真相?一旦出现区域性、系统性失真现象之后,又有哪些有效救济途径?对于那些有意搅浑水、遮蔽真相的人与组织,又有怎样的问责与惩处?政府如何走出“自利”的算计而体现公平公正?

与文化更替的渗透、浸润相比,这些具体问题同样并不容易解决。但每一次小小的进步,也注定会在文明之路上留下一个小小但醒目的标记。民众也可以经由个案的、具体的、细碎的追问、较真,进而拂去蒙在真相上的尘土,在实现自我的同时,对拯救世道人心亦不无补益。

柏杨其实也已指出,中国人“一切行为价值,都以酱缸里的道德标准和政治标准为标准”,这等“风行草偃”的道理,令人深省。事实上,民众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在空气、土壤、食品里投毒,自上而下形成庞大的互害型景观,可能有国民性的因素,却与治理直接相关。

“吴刚伐树我洗缸,古今相遇一感伤”。2008年4月29日,柏杨去世。其时,他的价值其实已经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出来。尽管现实依然冰冷坚硬,但毕竟有一代代的“盗火者”守护着文化的火种,虽九死其犹未悔。柏杨思想影响下的一代代人,也越来越影响我们这个社会。

反思,不代表今天还全然接受“丑陋中国人”的定论。依靠精英的“棒喝”,也未必能刷新所谓的劣根性。反思更重要的是一种面对的勇气,是净化自我的坦诚和决心。

现在也许已没有柏杨这样的人物来警醒世人,但数不清的网上清客、巷陌平民早已成为新的公民,他们捍卫公共价值,守护世道人心,针砭丑陋行为,拒绝粗鄙媚俗,远离权力诱惑。而这些,也是一种国民性,这也让人们看见走向未来的希望。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