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7
往期回顾
NO47

不能以国际博弈视角看待中国阅兵

像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这样的活动,是对历史的经验和教训的一次汲取,追溯的是战后世界政治和经济体系的形成机制,这些都涉及历史的正义。单从现实博弈的角度去分析判断这样的历史纪念活动,显然是以偏概全。

日前,中国公布了来华出席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的外国领导人和代表名单。

有49个国家已确认将出席,其中包括30位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等外国领导人、19位政府高级别代表,还有10位国际和地区组织负责人。此外,17国军队派方队或代表队参加阅兵,31国将派军队观摩团来华观礼。

毫无疑问,“9·3”阅兵将成为中国主办的、国际参与度最高的历史纪念活动,这也是对中国在反法西斯战争所付出的巨大牺牲和重大贡献的一次正名。

细看一下名单,大致可以分成三个方队:一是中国周边国家与传统外交伙伴阵容强大,俄罗斯和中亚上合组织成员国领导人,韩国、蒙古总统出席,东盟10国中5 国派出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朝鲜派出金正恩的高级助手崔龙海,欧非国家中捷克总统、南非总统、埃及总统出席;

二是西方国家中,法国、意大利、荷兰、澳大利亚派出了外长或部长级官员,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和德国前总理施密特以私人身份出席;

三是美国等国派出驻华大使以总统代表身份出席。

对于“9·3”阅兵,国际舆论关注度颇高。有评论认为:“中国举行阅兵式本身已足够引入注目,但更有吸引力的谁应邀参加。”而不同的评论显示出了不同的立场倾向。

怎么看待这些评论?一方面应该看到,只要是国际活动,无论是什么性质,通常也会不可避免地被附加现实政治的考量。举办奥运会如此,举办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活动也是如此,这是国际政治存在巨大分野使然。

用现实政治的角度去观察分析中国“9·3”阅兵,不能说全无依据。但也要看到,像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这样的活动,有着比现实国际博弈更高的价值内涵。它是对历史的经验和教训的一次汲取,追溯的是战后世界政治和经济体系的形成机制,这些都涉及历史的正义。单从现实博弈的角度去分析判断这样的历史纪念活动,显然是以偏概全。

另一方面,无论出席中国阅兵式来宾的身份和级别高与低,都不是解读中国与各国关系的唯一衡量标准。以单一标准判定国际关系,是一种不成熟的国际观。比如,英、德没有高级别领导人到访,但是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在欧洲处于最高水平,高层互动频率在西方国家位列前矛,就是证明。

人们高度关注的美国,也在26日通过国务院正式发表声明,表示“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是美国总统的驻华代表,奥巴马总统选择他代表美国出席活动。博卡斯大使期待参加这一活动。”应当肯定,即使是有选择地参与,也代表了对二战历史的认可。

从这个角度看,最值得关注的是日本。作为二战时期的主要加害国,除令人敬重的前首相村山富市以个人身份出席外,日本没有派出任何官方代表。日本外务省认为,“不应在反日色彩明显的纪念活动之际访问。”安倍本人早前在电视节目中也表示:“访华前提是和解性活动,而非反日。”这一判断背后,折射出的还是对历史问题的回避。

实际上,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明在发布会上多次强调,纪念活动不针对特定国家,“不针对今天的日本。”这也正好反映出了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的必要性。铭记历史,才能珍爱和平,这是历经苦难得出的共识,也是国际社会应该遵循的基本逻辑。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扫描二维码,关注凤凰评论“自由谈”微信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