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7
往期回顾
NO257

看雄安新区,我们来谈谈理想

无论如何创新,人才都是第一位的决定性因素。这或许才是雄安新区真正的机会所在。只有给人才以机会,城市才会有机会,一个朝气蓬勃的、开放的新区,必然会为每一个怀抱理想的人以合适的位置,提供极大的成长性。

这个清明小长假,以往一向平静的白洋淀变成了沸腾的海洋。中央设立雄安新区的决策,甫经发表,雄县、容城、安新三县顿时成为话题中心,吸引了公众热切的关注。据说,这两天往来于京雄、津雄、保雄大道,乃至来自更遥远的南方的投资客(投机客),熙熙攘攘,不绝于道,搞得地方政府颇有点小紧张。

其实大可不必紧张。一项被称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新政落地了,且与首都无论是地理还是心理均如此切近,社会不追捧、不热切、不兴奋,反倒不正常了。即便是有投机客眼巴巴地跑过去想炒房,也算不了什么,追逐优质稀缺资源,从来都是资本的天性。面对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国家层面大规划,有那么一点躁热、激动,无可厚非。

雄安之新,首先新在是一个全新的规划定位。根据权威表述,设立雄安新区是一项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决策部署,可以帮助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并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这就意味着,雄安新区不仅仅是此前有专家解读的建设一个北京之外的“国家行政文化新城”,而是一个融合产业发展的综合性新区。

疏解也好,发展也罢,不会有前后、主次的区分,而是一体规划、综合推进。如果仅仅是为了缓解北京的“首堵”,不会在距离北京百公里的地方搞一个行政城区,那样的话,依然是一种“摊大饼”的思路,不过是饼摊得更大一些。何况,从国际的经验看,单纯外迁部分行政职能,非但不可能缓解首都压力,也会衍生更多的麻烦。

也因此,雄安新区的规划定位应该具有某种自足性。至少,要避免与北京形成“钟摆式”的朝夕迁徙。事实上,相关权威文本已有清晰表述,即,要用最先进的理念和国际一流的水准进行城市设计,建成国际一流、绿色、现代、智慧城市,打造优美生态环境,提供优质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构建快捷高效绿色交通体系,打造城市建设的典范。

这样,吸引北京“非首都功能”外迁的魅力,与容纳国内外优秀人才进入的优势,其实是一致的。这是一个独立、自足、有着放飞理想、放飞想象力的绝大空间。而这一点,显然与当年的深圳、以及后来的浦东,从精神气质上讲是一脉相承的。

其次,就内部运行机制与环境而言,也应该是一个全新的框架。比如,这里更强调新的机制体制,可以推进比北京更激进的制度创新,可以尝试更超前的改革措施,可以让公民个体有更大程度上的发展等等。此前,习近平在座谈会上明确要求,要推进体制机制改革,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激发市场活力。

在以往利益严重固化的城市,改革推动无疑是缓慢的,还经常招致反复,而在雄安新区这张“白纸”上,显然更容易破除利益的藩篱,进而,产生区域内的同频共振,不仅能够拉动落后的河北迅速发展,也会大大刺激京津的活力。

这其中,特别需要摒弃的,依然是那种行政化思维。不要把国家战略决策与行政化扯到一起,也不要把国内其他城市高投资、大项目拉动的城市开发模式原样复制过来。一个新城,完全可以采用全新的运行机制。也因此,雄安新区注定要吸纳和集聚创新的各种要素资源,发展高端功能和高端产业,培育新动能,成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

而无论如何创新,人才都是第一位的决定性因素。这或许才是雄安新区真正的机会所在。只有给人才以机会,城市才会有机会,一个朝气蓬勃的、开放的新区,必然会为每一个怀抱理想的人以合适的位置,提供极大的成长性。在一个阶层日益固化、屌丝难以逆袭的时代,雄安新区或许回成为一代人的一扇窗。

当下,在一个风雷激荡的大时代,在一片“炒雄安”的连天喧嚣中,我们不妨来谈谈理想。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