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5
往期回顾
NO255

取厕纸靠人脸识别,难以促进文明

虽然已经让厕纸的消耗减少了20%,但是这个系统本身有点不文明,不尊重人,那么它是否能提高人们的文明水准,还是很可疑的。

北京天坛公厕附近居民偷拿卫生纸的现象有了新进展:相关部门给每一个公厕安装一台人脸识别系统。共安装了6台,每台960美元。通过人脸识别后,每次可以取60厘米的卫生纸,但是同一个人至少9分钟内不能来取更多的卫生纸。

在美国,像CNN和《华盛顿邮报》这样的主流媒体都报道了天坛公园的革新。我们能够想象这些媒体在报道这件事时的心态,人脸识别系统根本不算什么高科技,他们关注此事,更重要的是要把玩中国人的不文明行为。中国竟然在为解决厕纸问题而大费周章,真是好玩——他们以一种文明人的心态,在嘲笑落后民族在通往文明之路的挣扎。

爱占小便宜确实是很多中国人难以改掉的毛病。媒体采访到天坛公园的“发言人”,那位先生解释,很多中国人经历过匮乏的年代,所以才养成了这样的习惯。这是一个很礼貌的说法,在社交媒体上,人们也为天坛公厕的卫生纸争论不休,不少年轻朋友对这样的行为很痛恨,而且发誓说自己的父母,从来不干这样的事情。这些争论表明,偷拿卫生纸确实是值得关注的典型事件。

媒体聚焦的是北京、上海这样大城市的厕纸,这两个城市,几乎代表了中国最发达的城市文明,那些中小城市,还没有到在公园免费提供卫生纸的阶段。这种多拿多占行为,当然并不仅仅限于在公厕,几年前,在超市还在免费提供塑料袋时,人们总是会使用更多的塑料袋。很多老人到幼儿园参加小孩的活动,会顺手拿走气球。更时尚一点的是,共享单车出现后,总有一些人人想办法搞成“私享”。

这样的行为,在发达国家也有,只不过在中国更普遍而已。一方面,中国曾经有可怕的匮乏时期,严重时甚至饿死很多人,这种记忆,会对在那个年代长大的人以特别的刺激。另一方面,在整体上,中国仍然处于从传统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的过程,农业社会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节约,因为你无法判断明年是丰年还是灾年。自己节约过日子,有便宜可占的时候,当然不能错过。

英美发达国家已经进入工业社会两百年,早已摆脱了农业社会的阴影。和农业社会相比,工业社会的特征是过剩,人们不会担心匮乏,只要有需求,就会有供给,谁还会在乎公厕那些卫生纸?因此,中国人的爱占小便宜,并不是什么“国民性”,而是整个社会的整体发展水平所决定的。事实上,中国在城市长大的90后们,不但没有匮乏经验,也完全生长在工业制品的环境中,他们就很少去拿公厕的厕纸。

人脸识别系统,在某种程度上有损人的尊严。你到公厕大便,还要通过这倒审查程序,对这些真正的“肛需”来说,确实很不愉快。这个系统的最大问题不在技术而在伦理(虽然技术上也欠佳,已经坏掉2台),它假定每一个进厕所的人,都是潜在的偷厕纸者。虽然已经让厕纸的消耗减少了20%,但是这个系统本身有点不文明,不尊重人,那么它是否能提高人们的文明水准,还是很可疑的。

我们可以从共享单车那里借鉴经验。共享单车推出的时候,人们最大的担心是中国人的文明程度配不上这个创新。在每个城市,都有一条神秘的偷盗自行车再销售的利益链条,警方这么多年都没解决这个问题。不管你用多么坚固的锁,偷车贼都有办法给你偷走。但是,共享单车却还是普及了,甚至到了过剩的程度。它的一个秘诀是,在技术上有彻底的革新,共享单车采用的零件,都是新设计,与以往的自行车不匹配,这就让偷车贼少了重新组装获利的可能,除非你偷走之后卖整车,共享单车的鲜明外表,让这种行为充满风险。

更重要的还不是技术,而是理念。尽管每个城市都出现一些故意损坏共享单车的行为,但是那些创业公司并不在乎,他们的办法是加大供应,在极短的时间内,让共享单车遍布整个城市。人们使用起来更为方便,那些想毁坏车辆的人,很容易被用户发现并受到谴责。最后,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共享单车大大提高了城市居民的道德水准,不但偷自行车的人大为减少,人们也增强了对“公共财产”的认识。

北京天坛公厕问题,完全可以借鉴共享单车的理念,这倒不是说让人们共享一段厕纸,而是那种加大供应的办法。这其实是工业社会的思维,来应对小农意识的残余,也许会非常有效。凡是那些多拿厕纸回家的人,就送他一卷卫生纸,这些卫生纸又不能变现,他能在家里藏多少呢?而且这种“精神倒逼”,相比于人脸识别,或许会更好地刺激改变。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