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2
往期回顾
NO252

从洛克菲勒传奇看中国的“富不过三代”

时至今日,许多成功的企业、家族,也都面临着传承问题。这个问题处理不好,不仅对上述企业家、家族本身,对当地经济、就业等也会构成冲击。

3月20日,洛克菲勒家族第三代中翘楚、著名“洛克菲勒五兄弟”中最年轻的大卫.洛克菲勒(David Rockefeller)与世长辞,终年101岁。

尽管欧美并没有“富不过三代”的说法,但在曾被冠以“新世界”的美国,富豪家族的传承同样是个普遍的棘手难题,“祖、父奋斗儿败家”固然令人喟叹,父辈惩于子女不肖而结束产业,让子孙“从头再来”固然励志,就家族本身而言,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悲剧?

然而洛克菲勒家族却绝对是一个例外:从1870年老约翰.洛克菲勒(John Davison Rockefeller)创办美孚石油,开启家族财富史,至今家族直系已传承六代,尽管公司一再被分拆(起家的“美孚”因被法院“反垄断”,早在百余年前的1911年就告终结),但家族的财富却仍日积月累,六代洛克菲勒非但未如某些富豪家族般为争产一再上演“宫斗”,反倒代有才人出,且至今未见颓势。

相较于美国,中国在文化、历史上是个古老的国家,但在当代民营企业发展史上却是不折不扣更年轻的后来者。可以说,今天中国民营富豪家族的产业、资本、财富,都是自改革开放起,这短短30多年迅速累积起来的。时至今日,许多成功的企业、家族,也都面临着传承问题。这个问题处理不好,不仅对上述企业家、家族本身,对当地经济、就业等也会构成冲击。正因如此,不少地方政府、行业协会和智库、大专院校等近年来苦心孤诣、集思广益,力图找出一条既让富豪家族平稳传承、又不会引发“仇富”效应的所谓“薪火传承”之路。但毋庸讳言,迄今这类努力的效果,并不如预期中般理想。

那么,洛克菲勒家族何以成功“薪火传承”达六世之多?

首先,正如许多研究者所指出的,在19-20世纪崛起的众多家族财团中,洛克菲勒家族率先认识到“经营专业化”的重要性,从第二代起,洛克菲勒家族就开始聘请具有专业管理经验的“职业经理人”、而非让家族成员担任担任企业的管理者、经营者;

其次,从第一代起,洛克菲勒家族就注重培养下一代的素养、品德,避免他们像其它“富二代”那样染上“二代病”;

第三,历代洛克菲勒都非常善于审时度势地调整理财思路,他们的某些做法(如慈善捐款避税),许多美国富豪家族都效仿,但不论舆论效果或理财效应都相形见绌,而自第二代开始的“家族信托基金制”,则有效避免了家族财产“众建诸侯而少其力”,随着子孙繁衍而愈益分散,且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家族成员因挥霍或不善理财而“败家”。

历代洛克菲勒的家长都不强求对所创办企业的绝对控制,更不强求下一代一定要“子承父业”,而是提供条件,帮助其在自己喜爱或擅长的领域发展。以第三代中最著名的“洛克希德五兄弟”为例,其中一位经营基金会,三位从政(且分属不同党派),一位(即刚刚去世的大卫)成为银行家,而唯一从商的大卫,不仅远离家族传统的石油业,而且其成就盛名的大通-曼哈顿银行,也并非洛克希德家族旗下的产业。

或许有人会说,美国在商业领域有良好的环境。但必须看到,在同样环境下,并非所有富豪家族都能如此成功实现“薪火传承”,洛克希德家族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一是通过基金会体系,从根本上杜绝了子孙“宫斗”和“理财失败”这两大家族衰败的最大成因,二是在“经营专业化”方面坚决且高瞻远瞩,不仅管理权、甚至企业所有权也可以有条件流转,三是尊重下一代个性和特长,不“赶鸭子上架”。

反观国内民营富豪家族,在这些领域虽然有所认识、甚至行动,却往往缺乏一以贯之的意识和勇气。曾有家族企业老板坦言,他虽然听从建议,聘请了专业经理人对企业进行现代化管理,但“一开始总是忍不住要指手画脚”;一些富豪也知道“成由俭败由奢”,知道要让孩子在风雨中磨炼成长,但事到临头却总是不忍心;还有些家族的“家长”,为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不仅在“经营专业化”、“所有权和管理权分离”等方面“吞吞吐吐”,在股份制改制时换汤不换药,更强逼志向、才能都不在家族企业的子女“接棒”。从效果上看,如此“薪火传承”,已碰上越来越多瓶颈、问题,而这还仅仅是国内民营家族企业的第一次、最多第二次传承。从洛克希德家族的“六代不衰”中,是否可以汲取一些有益的经验?

当然,美国成熟的法制体系、商业环境、税收机制和慈善体制,也为洛克菲勒家族的“施展拳脚”提供了有力保证,这也提醒有关行政、立法机构和行业组织,应该在哪些方面为中国民营家族企业的“薪火传承”,提供健康的氛围和健全的政策保障。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