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47
往期回顾
NO247

纪念邓小平,改革开放没有止境

邓小平启动改革,已经完成了伟大的历史使命,并给后续改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接下来的,理应沿着邓小平当年开创的道路走下去。

今天是2月19日,20年前的今天,一代伟人邓小平辞世。

20年过去,当人们从盛世繁华中抬起眼睛,回首过往的苍茫世事,就会发现,其实,邓小平从来都没有走远,一直深植于中国改革开放的语境中,他启动了老大中国的艰难转身;他把接力棒交给下一代人,“我已经交卷了”;而他留下的改革未竟事业,也一直引导、启迪、激发着后来者。

近代以降,对于东方大地上这个古老国度而言,改革的尝试与努力从来没有停止。从“睁开眼看世界”,着力于器物层面的引进,到摧枯拉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再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轫的改革开放,及至当下正在强力推进的各项事业,可以说,改革开放的路径或有选择与侧重,而奔跑从未止息,民众的期待也一直深沉而殷切。

这一半是因为民族生死存亡的迫切性,如邓小平1984年10月22日在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谈到的,“如果从明朝中叶算起,到鸦片战争,有三百多年的闭关自守,如果从康熙算起,也有近二百年。长期闭关自守,把中国搞得贫穷落后,愚昧无知。”也与几乎每一次改革均面临不彻底、不到位甚至时有反复有关。毕竟,大门一旦打开,只能越来越大,走回头路不得人心。

邓小平主导的新时期改革开放,固然为当今人们开启了更高、更快、更强的大门,也留下了丰厚的政治遗产,这一点无论怎样评价都不过分。一个自信、强健的现代国家,正是从上世纪八十年来一路走来,且愈发呈现出勃勃生机,其时的诸多创举与成绩,以往日之眼光看来固然不可思议,即以今日之视野观照,亦属异数。这一点,无论是从纵向,还是从横向看,应该均无异议。

与此同时,我们也该看到,邓小平留下的政治遗产仍有待接续与激活。不可否认,当改革开放启动之时,很多举措与政策多存在一定的策略性与机动性。“摸着石头过河”也好,白猫黑猫也好,其所针对的均是现实社会中的种种弊端,也取得了立竿见影之成效。但格于时势,以及时代、历史的原因,也留下许多“深水区”的问题,很多深层次的问题还未能触及。

比如政治体制改革,邓小平明确提出“对体制的革命”,“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和相应的其他各个领域的改革。”但此项改革在现实中的推进仍很艰难,非但难有明确的时间表,甚至连整体的顶层设计与规划仍很遥远。目前的体制改革,仍集中在行政层面的改革,诸如政企分开、权力下放,让政府为社会服务等等,但即便是政府改革,也并不轻松。

又如民主法治改革,邓小平曾指出,“社会主义愈发展,民主也愈发展。”“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在这方面,目前确有很大改善,但与民众的期待仍有较大差距。

这其中,需要警惕的是,万不可沉溺于已经取得的成绩而沾沾自喜,甚至出现回潮,乃至固步自封的情形。特别是,当国家的实力与境况得以大大改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时候,更应该多一些大历史的视野与推进改革开放的迫切性。

实际上,即便是在邓小平时代,这种有意无意的停滞或滞缓也并非没有出现过,也曾引发他的担忧。1991年,邓小平视察上海时就指出,“闭关自守不行”,“开放不坚决不行”。他认为:“中国执行开放政策是正确的,得到了很大的好处。如果说有什么不足之处,就是开放得还不够。我们要继续开放,更加开放。”

这应该也是他晚年一再批判“左”的危害的思想根源。在南巡讲话中,他说,“现在,有右的东西影响我们,也有‘左’的东西影响我们,但根深蒂固的还是‘左’的东西。”“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

学者周其仁此前曾指出,新时期改革是“被逼到了死角”之后的仓促破局,先挑容易的改,但难改的都留下了。“一个很大的楼,修了一个框架,没有封顶,是个半拉子工程。我们三十年的改革,差不多就形成了一个半拉子工程。”周其仁认为,这个渐进式改革的好处是从实际出发,容易改的先改,改了之后形成生产力。但是也带来很大问题,一些改革的领域又没有改到底。

当然,改革本来就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没有止境,没有终点,任何改革都不可能一蹴而就,一步到位。邓小平启动改革,已经完成了伟大的历史使命,并给后续改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接下来的,理应沿着邓小平当年开创的道路走下去,以更加坚定的努力与更加积极的探索,全面深化改革,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