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43
往期回顾
NO243

法院制衡可能改变“特朗普style”

在“禁穆令”的背后,也包含着一种隐忧,总统有没有权力以保护国家安全的名义打乱正常的经济社会生活,更重要是,白宫可不可以这么“任性”对待地方法官以及公民团体?

西雅图当地时间3日下午,美国华盛顿西区联邦地区法院法官颁布限制令,暂时在全国范围内冻结总统特朗普上周签发的“禁穆令”,禁令所涉七国的公民将会正常申请入境。白宫随后对此作出回应称,将反击联邦法官针对移民禁令发出的全国暂缓令。

任性的特朗普正遭遇最强大的阻碍。其实,特朗普的移民法令一出台,就引起强烈反弹。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第一时间出来上诉,司法机构的判决保护已经入境的穆斯林旅客。十几个州的首席检察官也发表声明,要与特朗普“不靠谱”的行政命令进行斗争,直到他被取消为止。

现在看来,这并非吓唬特朗普,“禁穆令”极可能会陷入一场绵延的诉讼漩涡之中。华盛顿州的判决只是一个开始,随后非常可能特朗普也变成被告。如果官司打到最高法院,那就涉及特朗普的行政令是否违宪的问题。

总统行政令的法律地位本身比较模糊,也是行政分支享有的自由裁量权。历届总统都会颁布大量的行政命令,尤其是罗斯福总统签署了三千多项行政令,也带来了一个“帝王式总统”的时代。不过,罗斯福的行政命令也遭遇过不少抵制,甚至到了最高法院。

对总统行政命令,国会和最高法院当然都可以对进行制衡,不过,参众两院都是共和党占多数的时候,国会很难通过法案推翻特朗普的行政命令。司法手段就成为可能的反抗手段,只不过,司法过程比较慢,要到最高法院,可能需要几年。

但州一级的司法判决,也是州权对联邦的平衡,谁说州无权挑战总统行政命令,那是虚妄之词。美国政府是双重的分权机制,除了三权制衡之外,联邦和州之间也相互制衡,联邦没有拿走的权力都归州一级地方政府。且不说,总统行政命令并非法案,即便是法案也要经过州一级立法机构的同意。

何况特朗普的“禁穆令”,槽点实在太多。白宫在一项声明中说,特朗普的行政令是合法与合理的,总统只是为了更好地保护美国国土安全,他有宪法的权力和责任去保护美国人民。这样的辩护本身就不够美国,也不够宪法。且不说,当下美国并没有处于战时状态,反恐也不是国内政治面临的最迫切问题,即便是在战争状态下,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去执行非常政策,都可能会遭到宪法的抵制。

现在苹果、谷歌等大公司都明确反对白宫的行政命令,因为这一行政令影响了这些跨国公司员工的往来,已经有6万多人的签证被吊销。特朗普或许不敢再说这项法令不过影响了109人的入境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影响会越来越大,公司或者公民个体都可以会状告特朗普。

在“禁穆令”的背后,也包含着一种隐忧,总统有没有权力以保护国家安全的名义打乱正常的经济社会生活,更重要是,白宫可不可以这么“任性”对待地方法官以及公民团体?对总统的不信任以及公民自治已经深植于美国政治的土壤之中,特朗普对抗的并不是被阻入境的穆斯林旅客们,而是美国自己。

尽管特朗普嘴上还不服软,要继续“反击”,但是法院以及舆论持续施加的压力,对于特朗普今后的行事风格,可能会产生压力,起到一定“纠偏”作用。这也是美国分权制衡机制的魅力所在。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