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40
往期回顾
NO240

娃哈哈的212项缴费还是太多了

每到年底的时候,一些政府机构总是会传出“突击花钱”的丑闻,这其实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目前国家财政下拨的费用是宽裕的,在这种情况下,再对行政收费恋恋不舍,就更没有什么道理了。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去年12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企业所承担的过重政府收费项目发出了抱怨。他说:“我们要交500多种费,今年(指2016年)1到11月份,已经交了4000多万了。”

宗庆后是国内很有影响的民营企业家,此话一经报道自然流传广泛。1月18日,财政部和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通过媒体披露,娃哈哈集团2015年有支出数据的实际缴费项目为317项,与企业提供的缴费项目相差216项。此外,317项收费的计算口径和国家收费目录清单公示的口径有所不同,剔除这些重复计算后,2015年娃哈哈集团及所属企业的缴费项目为212项。

看来,宗庆后的话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专门派人到娃哈哈去作了实地调研,而且把集团下属131家企业2013年以来的缴费项目查了个底朝天。这次调查大概有一个来月,工作不可谓不认真,对于搞清楚当下企业的实际税负也有积极意义。但怎么看待数据,会影响今后的政策走向。

如果因为实际税费项目少于企业家抱怨的数据,就不去重视缴费负担过重的问题,调查的效果就会适得其反。实际上,在民众眼里,不管是317项还是212项,仍然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一个企业除了需要缴税以外,还需要承担这么多的缴费项目,在这样的压力下,要求企业能够持续发展,做大做强,实在有些勉为其难。

最近几年,随着经济转型,我国的经济增速已经从原来的高速转变为中高速,经济增速在减缓,企业的盈利面也在缩小。为了让企业顺利转型,最近几年,政府大力倡导减税降费,减轻企业负担,娃哈哈的缴费项目变为200多项,可以视为是这种努力的一个成果。但是,从企业仍然要承担最少200多项政府收费项目来看,减费存在“雷声大雨点小”的现象,为企业减费,仍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其推出的每一个收费项目,似乎都有充足的法律依据。政府进行社会管理,自然要产生费用,比如工商管理部门向企业颁发营业执照,就会产生这个执照的工本费用。但是,政府的运转,是依靠企业、民众缴纳的税和国有企业红利、政府部门罚款等非税收入来维持的,国家每一年也向各个行政机构拨发了行政费用,在此之外再向服务对象收取费用,实际上使政府的收入在税收之外产生了另外的一条渠道。

而且,由于这种行政收费通常是由政府部门自定的“一口价”,既不像税收那样需要经过人大的讨论通过或授权,也不像市场交易那样经过了充分的博弈,因此其收费的公正性无从谈起,政府可以通过其自由裁量权随意定价,使政府渐渐产生了逐利冲动,比如一本营业执照所收的工本费,远远超过了其纸张和印刷费。这正是行政事业性收费减不下去的一个根本原因,这种状况的长期存在,不仅加重了企业负担,而且使政府职能产生了扭曲。

此次财政部和国家发改委通过对娃哈哈的实地调查,使企业所承担的政府收费负担得到了充分的曝光。但是,两部委的调查不应该以证实宗庆后所说不实为满足,而是应该以此为起点,对所有的收费项目逐一盘查清点,大幅度地砍削收费项目,并向最终全面取消政府收费项目努力。

政府需要做的是回归政府本位,不管收费对象是中小微企业还是大型企业,是社会团体还是个人,政府服务所产生的费用都应该通过行政经费来解决,而不是开出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如果说在改革开放初期,由于税收制度的不完善,政府财力有限,收费还有一定道理的话,那么在今天,各项税收已经基本建立健全,国有企业上缴红利丰厚,政府财政收入连年大幅度增长的情况下,全面取消收费项目已经有了现实的条件。

实际上,这些收费项目在政府的所有税收和非税收入中通常只占不到10%的比例,全面取消这些收费项目,并不会影响政府管理社会功能的发挥。最近几年,每到年底的时候,一些政府机构总是会传出“突击花钱”的丑闻,这其实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目前国家财政下拨的费用是宽裕的,在这种情况下,再对行政收费恋恋不舍,就更没有什么道理了。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