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33
往期回顾
NO233

网络大佬为何对“涉黄名单”轻易放过

不能因为网络有自我净化功能,不能因为这次被传谣涉黄的大佬没有受到具体伤害,就宽容传谣行为。主张言论自由从来不意味着宽容造谣中伤。

最近,北京警方对涉嫌存在卖淫嫖娼活动的多家知名“俱乐部”进行查处。随后,网上流传起了所谓的“涉黄名单”,包括知名大V、互联网公司创始人、知名投资人和网络红人等,人们纷纷“对号入座”。一些被“点明”的互联网大佬们,则开始各种“报平安”式的自证清白。

扫黄的议题,在舆论场上向来极具关注度,尤其是北京警方这次查处的几个地方,在普通人眼中非常高端、神秘,因而也容易激发各种猜疑和想象。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一张“涉黄”名单竟然引发了网络狂欢。个人权利和社会法治等严肃议题,在狂欢中似乎都被遗忘,这很值得反思。

那份似有所指但又没有指名道姓的名单,源头至今未见到权威考证,但在传播中有过几个版本,说其属于网络接力的“集体创作”,可能更为准确。事后来看,名单更像是基于某种“涉黄想象”,而不是事实。传闻互联网投资圈喜欢把会所当成据点是一回事,这次扫黄具体涉及哪些人则是另一回事,靠想象力把两者联系起来,怀疑甚至“点名”具体人员,涉嫌造谣中伤。

但让人不解的是,那些被“点名”的各界大佬,主动暧昧地“报平安”,很少义正辞严地驳斥谣言、旗帜鲜明的捍卫权利。所以难怪也有人批评,这些大佬们很成功地“蹭热点”,完成了一次自我营销。原本他们是“涉黄名单”的受害者,但他们暧昧参与的姿势,似乎又成了狂欢的参与者,让这个“涉黄名单”的猜谜游戏越玩越热。

这见证了当下舆论场的复杂性,各种自媒体和公众号引领网络潮头,很多严肃议题被娱乐化。似乎必须具备足够的“娱乐心态”,才能在网络世界中生存下来。关注比是非重要,涨粉比权利优先,与其和来源不明的谣言对抗,还不如乘势自我营销——这成了很多人的主动或被动选择。在这样的环境下,操纵舆论的成本和难度大大降低,可能带来的隐患也越来越大。

有话语权的大佬很容易自证清白,如果下一次谣言放到普通人身上,是不是还能避免伤害?所以,不能因为网络有自我净化功能,不能因为这次被传谣涉黄的大佬没有受到具体伤害,就宽容传谣行为。主张言论自由从来不意味着宽容造谣中伤。对于“涉黄名单”引发的狂欢,警方应有积极行动,对于制造谣言、传播谣言的人,如果有确凿证据锁定的话,应该依法追究。

同样值得反思的是,谣言往往诞生于关注度高、权威信息又匮乏的领域。鉴于扫黄的特殊性,警方可能很难提供太过具体的信息,但当“涉黄名单”传的沸沸扬扬的时候,警方若能有及时权威的澄清,也许就能避免网络狂欢的失控。“涉黄名单”的出炉,迎合的是很多人对扫黄背景的各种猜疑,如果能对这一舆论焦点有所关注、有所解释,或许就能防止无辜者被误伤,也能更好地维护网络秩序。

网络只是工具、只是平台,关键在于怎么用法治规范人的选择。对这次“涉黄名单”所暴露出的网络舆论容易被操纵、谣言容易被扩散的现象,应有更深入的反思,更有针对性的治理方案。被谣言波及的大佬以及司法机关等,也应有更积极的姿态,而不是就此轻易放过。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