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30
往期回顾
NO230

直面“越穷的地方看病越难”

真正使罗尔觉得脚踏实地的,是深圳的三重医保防线。“儿童因病致贫”微信群家长们翘首以盼的,也是国家医保。

因女儿患白血病而在微信“卖文”筹钱的罗尔,至今面临争议。但对于某些特殊群体来说,他们关注的不是有三套房的罗尔能不能上网求助,而是他女儿从深圳医保政策所获得的较完善保障。

罗某笑自9月以来住院3次,共产生医疗费约20.4万元,其中个人支付3.6万余元,医保支付率超八成。在一个叫“儿童因病致贫”的五百人微信群里,家长们自怜式感慨:“命不好,没生对地方。”

据媒体调查,中国各地目前“因地制宜”,大病报销比例和政策悬殊,同一个检查、同为门诊化疗、同一种药品,不同地方能否报销千差万别。按照国家政策,儿童大病保障分为基本医疗保险、重大疾病医疗保障和大病保险三道防线,报销比例可达60%—70%。但由于各省市统筹层次、水平不同,大病患儿实际报销比例可以低到25%—45%,甚至更低。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一种较普遍现象。

人们批判罗尔的募捐行为,认为他挤占了慈善通道,言外之意是要将募捐机会留给那些更需要的人。但实际上,如果“儿童因病致贫”微信群的家长们上网一呼,并不能取罗尔而代之,踏上曾被挤占的慈善通道。能够防止他们因病致贫的最大希望,恐怕还是完善国家医保制度。与其纠结于罗尔“失德”,舆论不如多多关注许许多多大病患儿及其家长该怎么办。

批判罗尔,指向公平正义的诉求。罗尔感到“爱如潮水”并被善款砸晕,只是一个特殊个案,即便是对城市精英人士,也属可遇不可求。真正使罗尔觉得脚踏实地的,是深圳的三重医保防线。“儿童因病致贫”微信群家长们翘首以盼的,也是国家医保。

国家对因病致贫问题并非无感,而是已有一套政策架构,通过设立基本医疗保险、重大疾病医疗保障和大病保险三道防线,已经实现了医保政策在理论上的完善。但“理论”是灰色的,现实比“理论”更复杂。医保政策规定大病患儿报销比例60%—70%,但实际报销比例很低。

这实际上是一个“现象级”的问题:政策承诺与实际落实存在巨大鸿沟。政策作出承诺,说明我们认识到位,觉得理该如此,是迟早要做的。但很多地方实际上并未落实。正如义务教育制度规定适学少儿都要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官方一再强调做到“没有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而失学”,而实际上因贫失学、辍学现象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并不少见。目前医保制度正是如此,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理想的解决之道,自然是将目前的医保统筹上升到国家层次,由国家向全体国民提供统一的医保公共产品。由国家提供统一的医保,在美国之外的发达国家几乎是一个惯例。在中国计划经济时代,公费医疗也是一项类似政策设计。但因为经济发展水平不够,玩不起全民医保,这是国内官学两界一种有代表性的政策意见。但近年官方和民间研究机构迭次宣布,中国已经进入中等发达之列,国民收入中等偏上,并向高收入挺进。既然如此,升级对中国医保水平的期待,就不是无理取闹。

退而求其次是把现有医保政策落实到位,尽快实行省级统筹,这是完全可行的。政策制定已经考虑到了实际可操作性,既经出台,就不应该是画饼充饥,而要不折不扣地执行。国家实行全民医保,鼓励省级统筹,并承诺了报销比例。既然“给了政策”,就不应该允许地方借口“实际情况”搞灵活变通,挤压人民群众合规福利。一讨论社保医保,人们经常提到地方政府的筹资困境。但很多地方上政绩工程、形象工程不差钱,请明星、搞庆典一度也出手阔绰,轮到医保,就出现筹资困境,这是难以服众的。

能否将好政策落到实处,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会的“关键少数”能否认识到位,树立正确的发展观和政绩观。中国的发展现在更强调公平,中央要求实现看得见的正义,医保关乎人的身体健康这个最大的公平正义。如果制止了罗尔募捐,却不去争取改变其他患儿及家长的境遇,那就无人受益。今年国家打响扶贫攻坚战,落实大病患儿医保政策,本身就是一种精准扶贫措施。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