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25
往期回顾
NO225

再强悍的特朗普也得向媒体妥协

以特朗普的个性,如果可以的话,相信他会毫不犹豫地摧毁《纽约时报》。但是美国的制度下,他做不到。不仅做不到,他还必须和这样的媒体和解。

当选总统后,特朗普和“敌视”他的《纽约时报》能够和解吗?

11月23日,特朗普造访这家自由派报纸中的领头羊。这位新任总统,开场便当面抱怨“你们对我的报道一直很不公”,他随后回答了关于自己政策和观点的问题,和《纽约时报》的老板、部分社论编辑、政治记者和专栏作者进行了大约75分钟的会谈。

从会谈实录和稍后报道看,特朗普夸奖该报是美国乃至世界的“瑰宝”,《纽约时报》在报道会谈时,也称特朗普虽然仍对传统表现出不屑,但在很多问题上立场变得更加温和——调门似乎是双方开始和解。 

然而《纽约时报》25日的一篇专栏文章又增添插曲。这篇文章的题目是《不,特朗普,我们不会和谐相处》。作者再度质疑特朗普政策理念和个人品质。当然专栏作者不代表报社立场,但这篇文章却再次让人发问:特朗普能和《纽约时报》和解吗?或者更广义地说,特朗普和媒体,尤其是被视为传统媒体的报纸电视的关系,将会怎样?这对他的总统任期会有何影响? 

美国总统不会与媒体的关系闹得很僵。毕竟在民主社会,主流媒体承担着政府和公众之间传达沟通的角色,是民众参政、监督,政府发布信息、争取公众的重要途径。

和媒体处的好的总统,在施政时会顺畅很多。比如罗斯福总统,就非常善于利用媒体,和媒体关系很融洽。当然也有与媒体关系很不和谐的,尼克松就是典型。但总的说来,总统和媒体之间自有底线,双方不会走得太远。

但特朗普和媒体的关系可以说是个“异数”。这从三个方面可以看出来。

第一,他是个操纵媒体的高手。作为纽约的名人,曾经电视真人秀主持人,特朗普利用媒体制造话题、吸引民众的能力,比其他政客不知高明多少。竞选过程中他制造话题的能力就是个明证。

第二,他又是被众多传统媒体一致摒弃的人物。传统媒体把他当成明星当成笑料当成怪物来报道,就是不愿把他当成一个严肃政治人物报道。明确支持希拉里当总统的报纸有200多家,而支持特朗普的只有十几家,其中只有两家发行量进入全美前100名。

第三,特朗普幸而生在社交媒体蓬勃发展的时代。传统媒体不喜欢,没问题,特朗普借助社交媒体。而社交媒体所包含缺乏查证、靠热情传播的特点,与特朗普一拍即合。所以他大可以用社交媒体发布个性十足的言论,包括不少不实信息,借此打击嘲讽传统媒体,既获得极高曝光度,又赢得痴迷于社交媒体的大量粉丝。

特朗普与媒体的这种关系,给总统与媒体、媒体与民主制度的关系提出新疑问:新媒体势头汹涌的时代,媒体还如何发挥代公众监督的功能?总统会如何操作舆论?

从当选后的两周来看,特朗普在与媒体关系方面还是捉摸不定。作为胜者,特朗普已经减少社交媒体上“毒舌”之言。他对传统媒体的羞辱则在继续,11月21日,他同意见五大电视网(NBC、CBS、 ABC、 FOX和CNN)的管理层和著名记者,但提出不要公开报道会谈内容,但参会者泄露出的信息是,特朗普当面辱骂好几家媒体。而这些媒体竟然就同意了特朗普的一切条件,亲耳听他的辱骂。这的确让人担心,仍有庞大影响力的传统媒体,如何监督而不是屈从善于操纵媒体的特朗普?

好在《纽约时报》让人们看到另一种可能。时报在和特朗普沟通时,提出的条件是必须公开报道会谈情况,特朗普闻言大怒,决定取消会面。但后来还是改变主意,双方各让一步:特朗普和时报老板先举行一个小的不公开会谈,再和部分编辑记者和专栏作者进行公开会谈。这才有文章开始所提的一幕。

这至少说明两点:第一,媒体只要有不合作的监督意识,即便遇到特朗普这样的人,也可以发挥自己的监督功能,并且赢得尊重,包括对手的尊重。

第二,特朗普这样的人即便当选为总统,即便可以操控新媒体,他还是离不开所谓的传统媒体。以特朗普的个性,如果可以的话,相信他会毫不犹豫地摧毁《纽约时报》。但是美国的制度下,他做不到。不仅做不到,他还必须和这样的媒体和解。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