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21
往期回顾
NO221

法律和民意都难容港独闹剧

港独的图谋不仅破坏了香港的法治,也冲击了“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甚至对国家主权、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这类状况持续下去,必然损害香港特区广大居民的切身利益和国家发展利益。

近日来,香港极少数港独议员的宣誓闹剧在持续发酵。极少数的港独利用法律漏洞所掀起的风浪,已经危及香港的稳定,背离多数普通香港人的利益。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11月5日下午举行分组会议,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草案。

人大释法受到中外高度关注,这是形势所逼,也是依法行使宪法和香港基本法赋予的职权,符合宪法和基本法的规定。

长期以来,香港的一些激进势力把“一国两制”当作了自己为所欲为的挡箭牌,他们利用“一国两制”中的某些留白,为自己的分裂、颠覆行为争取空间,而大陆、香港的一些民众亦对此重视不够、认识不足,把他们的恶意视为某种实践法治、自由、一国两制所必需容忍的“小恶”。但问题在于,一味的容忍会变成纵容,甚至会造成难以收拾的局面。

几天前,马化腾等内地和香港的近100位商界名人,在媒体刊登联名广告,要求港独“滚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并要求依法撤销两人的议员资格。香港和内地普通民众也持续以各种方式表达立场,反对港独。可见极少数的港独缺乏民意基础,企图将小团体的利益和诉求凌驾于整体利益之上,从长远视野来看也是不可能得逞的。

其实从法理上而来说,此前港独议员候选人的癫狂表演已经构成了实质上的拒绝宣誓,这意味着两位候选人已经由于拒绝宣誓而丧失了成为议员的资格。所谓重新宣誓,实在是扭曲立法原意的荒谬做法。这里面的是非曲直,甚至不需要法律专业人士的判断,只要是具有一般常识、正常脑力、基本良心的普通人,都可以对这一闹剧是否构成违背宣誓做出正确的判断。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一些专业人士畏于体制外的民粹压力,把这样一个简单的是非问题,文过饰非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反常识的结论。这说明香港最赖以为自豪的司法独立、法治精神,已经为日益偏激的社会风气所污染,已经难以维护香港社会最根本的政治制度。在这种情况下,人大常委会的介入可谓正当其时。

港独议员候选人的恶不是“一国两制”实践中必需忍受的噪音与闹剧,而是对“一国两制”最根本的攻击。因为“一国两制”是实现国家统一的手段,而绝不是制造国家分裂的制度。任何形式的港独都是对“一国两制”最直接的攻击,也绝不应得到一国两制框架下的地方司法系统的任何庇护。在任何共同体的正常生活中,都绝不应容忍以毁灭共同体为目的的表演。

即便在那些被港独分子无限追忆的“殖民法治时代”,香港的法律体系,对于要求独立的颠覆也只会施加毫不犹豫的严厉打击。港独的图谋不仅破坏了香港的法治,也冲击了“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甚至对国家主权、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这类状况持续下去,必然损害香港特区广大居民的切身利益和国家发展利益。

人大释法有正当性、必要性、迫切性,这是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明确态度、凝聚共识,对于香港的长远发展,对于国家的整体利益,都会起到关键的促进作用。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