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13
往期回顾
NO213

“环首都贫困带”考验精准扶贫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决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地区、一个贫困群众。”发展的道路上不应该有哀哀的呼唤,中国梦的征途上也不该有那么多掉队者。

2016年10月17日,是我国第三个“扶贫日”。当天,凤凰网、凤凰卫视主办扶贫晚会“宣战2020——世界减贫中的‘中国担当’”,进一步探讨中国的扶贫现状,了解世界减贫经验,探索未来中国的扶贫新模式。

近年来,中国在扶贫上的投入可观,所取得的成效也为世界瞩目。从1978年到2014年,全国累计减贫逾7亿人。“中国式扶贫”之路取得的实际效果,有目共睹。而中央去年年底提出的“精准扶贫”,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更是吹响了向贫困宣战的新号角。

需要看到的是,在持续多年的扶贫努力之后,剩余的贫困问题都是“硬骨头”,解决起来会更为艰难。比如最近有媒体再次关注环首都“C”形贫困带。在张家口涿鹿县,媒体关注到,78岁的岳存宝老人和老伴。他俩的屋子有几块玻璃破了,用塑料袋堵着;老太太刮了刮中午吃剩的锅底玉米面,就算是将就了一顿;喝水,得到外面去挑;在屋里翻了半天,也找不出一个像样的杯子给客人倒口水……

类似这样的“尴尬”,在环首都“C”形贫困带的25个县份中,并不鲜见。这些与北京咫尺之遥的农村,很多老乡仍然挣扎在贫困线上,日日忙碌着最基本的糊口生计。他们的人均纯收入,还不足北京辖区周边县(区)的1/3。

因为旅游的兴起,这样的情况近年来正在发生一些改变,一些农民已经或正在倡导旅游带来的实惠,但总体而言,这种拉动仍十分有限,无论是在参与的深度,还是覆盖的广度,均存在很大欠缺。此外,在当地区域性的退耕还林政策驱使,农民在畜牧、种植上的损失,还难以得到相应的补偿。

一个令人动容的细节是,当地农民赖以维持生计的主要食物,仍是玉米与土豆。对于他们而言,土豆不仅是使他们免于饥馑的口粮,更是艰难人生的底线支撑。一个个圆滚滚的土豆,就是当地很多农民单调人生的隐喻,别无选择,也不必选择,一个个土豆贯穿并支撑起了很多农民的人生。

就目前而言,这些人群的贫困状态仍难有大的改变。一方面,其生存环境十分恶劣、资源禀赋相对也稀缺,当地农民若依然“土里刨食”,则很难实现可持续发展,而其他诸如打工、规模经营之类的选项,对于这些人群则显得十分奢侈,他们只能在漫长的岁月中苦苦株守在那块土地上。

另一方面,贫困也与这一人群的个体失能密不可分,或者说,也正是个体的竞争力缺乏加剧了他们的困顿。文化欠缺、身有残疾、疾病缠身、生养过多等等,均导致其日常生活雪上加霜。此前也不是没有政府救助,但往往会出现脱贫之后的返贫。这可能与政策性偏差有关系,却也与个体缺乏抗风险能力有关,任何一点小小的疾病都可能将他们推到危崖之上。

这些案例提醒,扶贫确实已进入攻坚阶段。以首都周边农村而言,扶贫工作队纷纷进驻,并从扶持产业、解决基本生活条件开始,逐步介入农民的生活。这其中,需要注意的是,首先,任何扶贫都应该立足于当地农民多样化的人生,应该对驻在地农民分类指导、精准扶持,对于那些有余力、但缺乏资本、市场的农民,固然可以适用产业扶贫,但对于那些失能农民,仍需要公共财政的“兜底儿”。

也就是说,在个体状况无法改变,生存环境又很难更替的情况下,政府的扶持责无旁贷。比如,环首都“C”形贫困带贫困农民的低保金水平,能否切实提高,以目前每月50多元的标准而言,连生计都难以维持,更不要说更好的生活了。在实现了广覆盖之后,农村低保应该针对性的提高标准,多一些点对点的常态救助。

其次,当下的扶贫还应该立足于构建农村与城市接轨的直通渠道,让农民的劳动力、农业产出、目标诉求与城市对接并实现互补,惟其如此,才有可能真正打通城乡的隔绝状态,让城市的繁华能够带动农村的星星之火,以实现可持续性的发展。而农民,也才有可能不再是被层层盘剥的对象,也不再是被挡在城市外边的另类人群,进而共享现代化的成果。

多少年来,城乡隔绝造成的后果极为严重,对于很多农民而言,城市似乎永远是遥远的存在,而富足则永远是遥不可及的梦。这显然与一个已经高速发展了的国家极不相称,也不符合公共公正的社会治理原则。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决不能落下一个贫困地区、一个贫困群众。”发展的道路上不应该有哀哀的呼唤,中国梦的征途上也不该有那么多掉队者。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