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98
往期回顾
NO198

官员贿选猖獗的地方经济怎么能好

一个清明的政治环境,不仅可以使官员心无旁骛,亦可使企业家获得宽松的市场机会;反之,则百病丛生,甚至沉疴难治。在这样的情境下,即便国家政策再倾斜、财政投入再庞大,恐怕也很难走上正确的发展路径。

随着辽宁省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玉焯的落马,辽宁系列贿选案涉案人,次第浮出水面。此前落马的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宏章,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阳搞“拉票贿选”。而时任省委书记的王珉则是“对选举发生拉票贿选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和直接责任”。

有消息称,辽宁贿选案牵出来的“葫芦娃”,绝不仅仅是三四个省部级领导干部。据《中国经营报》近日披露,围绕贿选问题,有关部门已经进行了为期至少4个月的调查,已经掌握了40多名涉案人员及其线索。 另据财新网报道,贿选风波涉及包括该省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选举、第十二届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选举在内的多场选举,此前辽宁省委常委选举也被波及。

可以想见,辽宁系列贿选案波及范围之广、涉及人数之多、后续影响之恶劣,或为近年来国内所仅见。

既为“贿”选,当然是以金钱赎买权力,也就是俗称的“权钱交易”,其间,除存在个别获得职位升迁、代表资格等显性收益的当事人之外,必然会存在买单,也就是支付贿金的一方。尽管理论上像郑玉焯、苏宏章、王阳等官员也可能是“支付方”,但现实远比简单的“复盘”更复杂。类似“第三方支付”、“关联交易”等盘根错节的情形,“只有想不到,没有办不到”,更没有“不敢去办到”。

实际上,仅就目前已披露的信息看,真相已经在半路上了。据报道,多名官员、企业家涉辽宁贿选案,包括中兴-沈阳商业大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芝旭,沈阳市原副市长祁鸣,铁岭市原市委书记吴野松等。其中,刘芝旭已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抓。

不仅如此,王珉、郑玉焯等高官一向“喜欢与商人来往”。王珉主政辽宁期间,一批来自南方企业家时常出入王珉家,和王珉打得火热。一家来自江苏房地产企业,在沈阳、大连多地开发高档楼盘。这样明显的“勾肩搭背”,未免让公众浮想联翩。

易言之,辽宁之所以发生震惊全国的贿选系列案,绝非偶然,而是与当地由来已久、扭曲的政商生态有着密切关系。官员与官员之间、官员与商人之间、商人与商人之间,应该存在一种看似隐秘、实则公然而行的利益关联。官员在官场上的升迁,商人在市场上的获利,均有赖于“黑金”为润滑、为纽带、为摧毁一切、肆行无忌的利器。

明了这一点,即可明白,苏宏章何以能够以“黑马”姿态,从沈阳市委副书记一跃而荣升省委常委;时任阜新市委书记的王阳又何以在两名候选人的差额选举中,PK掉另一名候选人,升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而郑玉焯亦与王阳同时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同样,亦可推测,一向作为全国工业重镇的辽宁省,为何近些年来经济持续低迷,GDP增速长期徘徊于全国倒数,甚至出现—0.1%的增长。很简单,为了获取买官的本钱,或者说纯粹是为了赚钱,官员哪有心思关心工业的可持续发展,只想着赚快钱而已;赚黑钱,又容易与商人绑在同一辆战车上。到头来,经济怎么可能发展?民生怎么可能保障?

辽宁政商生态的扭曲,一是体现在官场的“圈子化”、“帮派化”,只要不是圈子里的人,不仅不可能得到升迁,甚至连做事的环境也被挤压;再就是政府的失信与公平公正的缺失,企业要发展,往往只能通过商业贿赂,与官员扭结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这样扭曲的政商生态下,即便是有想做事、能做事的企业、企业家,也很难获得生存空间。不管是企业改制项目,还是政府投资项目,亦或是中小企业成长环境,均可能在这样的混沌无序中,被抑制、被吞噬。这方面的案例并不鲜见。

一个清明的政治环境,不仅可以使官员心无旁骛,亦可使企业家获得宽松的市场机会;反之,则百病丛生,甚至沉疴难治。在这样的情境下,即便国家政策再倾斜、财政投入再庞大,恐怕也很难走上正确的发展路径。

因此,当下中央重拳惩治辽宁系列贿选案,以“零容忍”的态度彻查有关责任人,一查到底,不留死角,乃是正本清源之举。这不仅关系到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严肃性,也关乎地方经济的稳定向好,关乎黑土地上千千万万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