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69
往期回顾
NO169

股灾一周年:希望下一次不一样

股灾一周年,比发展资本市场更重要的,是改革和重新定位资本市场,没有实业的支持,金融的活水最终只是无源之水。

虽然证监会门前比中指的熊大熊二很快就被搬走,但是,中国A股在去年今天之后陷入漫漫熊市却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2014年末,牛市突然发力,一路长虹的K线图,使得从资本市场顶端的大佬分析师到普通市民,都沉迷在如火箭上冲的股市赚钱效应里。“卖房炒股”、“卖企业炒股”,高杠杆场外配资,各种各样的在如今来看都算奇葩的新闻,当时却已经成为不新鲜的话题。况且,当时谁还关注新闻呢?人们关心的只有今天股票账户的浮盈又多了几成。

去年今日,尽管当时大多数机构和股民都还怀抱着只是短期调整的美好期待,但关于财富的梦想,在大多数人没有预期的情况下破灭。

A股市场尽管短短数十年,牛短熊长也已经是人所共知的规律。但投资中最可怕的心态是,“这一次不一样”。这样的自信也好,他信也好,使得每当A股牛市来临,都有一大拨“韭菜”前赴后继。

当然,那一次股灾确实不一样,不是一开始大家相信的“国家牛市”不一样,而是股灾的震撼程度不一样。因为场外配资高杠杆的存在,使得亏损不止于账面浮盈浮亏,“爆仓”的存在使得之前为了赚钱而通过杠杆借贷的资金,全部变成无法想象的负债。这一轮的许多“韭菜”,不仅被收割彻底,甚至导致跳楼的天台拥挤。

股灾一周年回头看,当时被认为大空头的推动股市长远良性发展的“注册制改革”没有了下文,连证监会都早已如股民所愿“易主”,但是如果下一次,当机构和股指再度吹响牛市的号角,我们的A股和股民,是否会因为上一次的伤疤而铭记疼痛呢?上世纪90年代的《股疯》电影不可不谓深入人心,但其后一轮轮股市的收割,证明很少有人能在“天上掉馅饼”的诱惑面前独善其身。

炒作概念、信披违规、内幕交易,源于资本市场监管的漏洞,使得投机成为可能。人们热衷于股票市场赚快钱,在没有任何专业知识储备的情况下也纷纷进场,源于投资者风险教育的缺失,“全民炒股”使得股灾几乎从资本市场的问题转化而成社会问题。部分来自机构和媒体的声音——4000点才是牛市入场的开始,这样的声音更使得投资者坚信牛市有望冲上万点。甚至在股灾发生之后,还有“侠之大者,为国接盘”的呼声响起。

一周年后,接盘侠们早就成为埋在汹涌踩踏之下的骸骨,那些曾经鼓吹牛市的分析师和评论员们,也早就翻脸不认,甚至江湖远遁。

为什么本意是通过活跃资本市场交易反哺实体经济的股市,却始终难以走出泡沫破裂的历史轮回?在这里,反思的不止是资本市场的监管,不止媒体素养和投资者教育,值得反思的还有经济调控的导向。

如今的经济会面临实业困局,民间投资大幅下滑,一定程度上与以往政策事实上的“重金融轻实业”方向有直接关系。大力发展资本市场的初衷是为了反哺实业,但时至如今,资本市场别说反哺实业,还经常对实业抽血。牛市之中出现的民企老板“卖企业炒股”就是例证。

不用说高利润的银行业,更不用说牛市时的券商,就是熊市之中,从数据来看也是赚的盆满钵满,20家上市券商今年5月仍然实现净利润53.78亿元,比4月增长21.45%。相比之下,中国企业的利润率却低得惊人。国家统计局上月发布的工业企业财务数据显示,1至4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6.5%,增速比一季度回落0.9个百分点,显示了中国制造业生存环境的恶化。

一面是资本市场的赚快钱赚大钱示范,一面是实业经营维艰步履蹒跚。正常的理性市场经济参与者,无论是企业主还是投资者,都不会傻到去选择苦累难的实业。而这样下去,就是经济越来越“脱实向虚”,重投机轻投资之风越来越盛行。

改变这一状况,需要从政策层面转向开始。金融固然是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工具,见效神速也更得心应手,但一旦政策对此形成工具依赖,恐怕只会适得其反。

如今来看,券商分析师之所以会喊出“为国接盘”的口号,不过就是因为看到了股市和股灾的外溢效应。当然,事实证明,这个盘,哪怕是入驻的国家队,也难以真正接住。

防止泡沫破裂最好的办法,是一开始就不要吹起泡沫。股灾一周年,比发展资本市场更重要的,是改革和重新定位资本市场,没有实业的支持,金融的活水最终只是无源之水。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