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64
往期回顾
NO164

高考还是中国相对公平的制度吗

如果毛坦厂中学是安徽一些考生必须经历的“炼狱”,那他们到底将如何与京沪考生描述他们所经体验到的“公平”?

又是一年高考时。

许多媒体不约而同把目光投向大别山下的毛坦厂镇,并动用各种器材来直播一所被称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毛坦厂镇中学送考的情形。

这又一批行将进入考场的13000名毛坦厂中学学生,高考会在他们漫长的人生里成为怎样的梦?

对于更多70年代、80年代的人来说,高考或许只是一种淡漠已久的往事。但尽管如此,必定有一些人,在某一个时刻,高考突然变得异常真实:或出错连连,或紧张到惨烈。那是在偶然梦回考场的时刻。

高考是很多人一生的噩梦,但事实上曾改变无数人的命运。这是普通中国人面对高考情感复杂,难以评判的重要原因。不要以为时代转捩,许多问题必然改变。通过高考,获得命运的某种转折与机会,这在今天仍是像地处安徽等地的无数学生及家长的梦想。

于是像毛坦厂中学学生所付出的种种包括体罚、限制自由、军事化的管制等学习成本,也成为为梦想所必须支付的代价。曾经,许多包括70、80年代的人,也正藉此梦想成真。这庶几已是一种“中国梦”。而从这样的意义来考量,人生里那偶尔夜半时的梦回,惊梦而起的大汗淋漓,或许真切,或许惨烈,然而似乎仍是可承受的。

问题也就在这里了。从恢复高考开始,为什么几十年过去,高考仍然同时兼具“中国梦”以及“噩梦”两种模式?恢复高考或许曾经是一个国家可以自豪的拔乱反正,但许多年之后的今天,高考本身的积极与进步到底还有多少?从国家教育层面的高考改革也喊了多年了,但为什么直到现在,高考仍成为考生及家长可以抓住的惟一稻草?而那曾被无数次宣扬的素质教育、职业教育,为什么总是一再在高考面前,显然苍白无力?

每遇高考话题,总有一种声音劝慰我们,高考是迄今为止中国为数不多的相对公平的制度。这种说法让人疑惑的在于,如果说是公平,为什么总有一些人比另一些人更公平?一些地方存在的教育资源失衡的现实不去说它,单论地区间高招名额分配差距的现象,就以足深昧这所谓的“公平”。

事实上在今年高考之前,因为江苏、湖北等地“跨省生源调出”计划,己经使得高考考情变得备受关注。对“跨省生源调出计划”关注的背后,正是对各省高招名额分配差距的不满。以最受关注的本科第一批录取率为例,近三年数据显示,录取率最高和最低省份之间能相差十多个百分点。再以京沪两地知名高校清华和复旦为例,虽然他们是教育部所属高校,是全国人民的高校,但他们在京沪两地招生的比例,是在某些地区的十几倍、二十几倍。

高考究竟是一种什么体验,其实也并不全然相似。如果毛坦厂中学是安徽一些考生必须经历的“炼狱”,那他们到底将如何与京沪考生描述他们所经体验到的“公平”?除了夜半梦回时的惊起,对于那些处在网上“中国高考难度排行榜”地狱模式、噩梦模式省份的学生来说,这更是他们现实的噩梦。

群体性的噩梦,未尝不是一个国家的隐痛。在高考仍旧无一例外地成为一些人一生的噩梦处,也正是提醒国家必须深省的地方。

高考改革势在必行。2014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明确了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总体要求、主要任务和措施,正式拉开了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的序幕,也将成为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最全面最深入的一次改革。

期待着,高考能够成为所有国民的愉快体验及回忆。高考将启,以此谨祝天下考生!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