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62
往期回顾
NO162

防止警察抓嫖执法变“合法伤害”

个别警察将自己手中的执法权兑现成了予取予夺、设套骗局的工具,明明是抢劫、敲诈,背后却以整个国家机器为支撑,形式还是合法的。

5月31日,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对一起“警察设嫖抢劫案”做出判决,长安分局广安派出所民警孔照福因犯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嫖娼罪和抢劫罪,判刑八年;四名辅警犯分别以敲诈勒索罪、抢劫罪获刑10个月至三年九个月不等。

他是警察,也是抢劫犯;他是在执法抓嫖,也是在敲诈勒索嫖客。事件的大致原委,是2013年底至2015年8月,“鸡头”葛军其及性工作者设下圈套,引诱男性进入出租房,然后警察孔照福带领辅警闯入,以抓捕嫖娼的名义进行敲诈勒索,共计获得赃款五万多元。这就是典型的“仙人跳”的诈骗手段。

整件事情有很多吊诡的地方。警察是在“执法”,但从嫖客身上拿到的钱,很多进了私人的腰包。警察是在穿着警服“抢劫”,可嫖娼的人又的确是违法了。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虽然是“抓嫖娼卖淫”,个别警中败类却是干的“割韭菜”的勾当,蹲守在外,入港之后蜂拥而入,只抓嫖客,却留着“鸡头”和性工作者继续“钓鱼”,随时可以为自己办理案件“冲业绩”。

这种异化的警察权,就变成了“合法伤害权”。个别警察将自己手中的执法权兑现成了予取予夺、设套骗局的工具,明明是抢劫、敲诈,背后却以整个国家机器为支撑,形式还是合法的。

于是,如果嫖客“反抗抢劫”,便成了对整个国家机器的反抗,稍有不服从就可能变成“袭警”、“暴力妨害公务罪”,让受害者不得不就范,形成了某种“不对称打击”,同时也使整个国家为个别警察的犯罪背黑锅。

但是,就像美剧《疑犯追踪》里讲的,“哪都有坏警(bad cops)”。不能把个别警察的作为,放大成为对公安的全面诋毁。需要反思的是,现实有没有合理的机制,方便被害人申诉、诉讼、维权,司法机制能不能及时发现、处罚“坏警察”。

要纠正个别败类,防止抓嫖权力变成“合法伤害权”,既要规范公安执法流程,又不能止于公安内部的自查自纠,还需要社会的舆论监督、纪检、检察院等方面制度监督。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关于深化公安执法规范化建设的意见》时,特别强调了“实现执法队伍专业化、执法行为标准化、执法管理系统化、执法流程信息化”。其中“信息化”是一把规范警权的钥匙,它能通过“客观证据”固定警察每一项具体的执法行动,“干私活”还是接受委派进行执法,在信息系统中一目了然,不会等到出了事儿,再推脱到“执法记录仪器坏掉了”等理由上,也方便了客观呈现,接受公众监督。

客观地说,“抓嫖娼”权力,在整个警察权力系统中有一些“暧昧”,所以更需要阳光、更需要监督,防止蛇鼠一锅、浑水摸鱼,防止执法变成“合法伤害”。同时,因为“抓嫖娼”的话题效应,类似案件中的波澜特别容易引起舆论关注,因而也就更加事关警察整体形象。无论从维护公民权益还是维护警察权威公信的角度考虑,都有必要更慎重地规范警察执法。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