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61
往期回顾
NO161

长江沉船周年:仍待打捞的安全感

无论什么性质的悲剧,不遮掩、不回避,有充分的信息交流、公共讨论,才是理性的善后姿态,才能充分汲取教训、避免类似悲剧。相反,如果只求“低调”处理、将公共探讨视作要管控的舆情危机,被“清洁”过的舆论看似平静理性,在舆情水面之下可能是安全感被动摇的更大波澜。

一年前的今天,“东方之星”号客轮倾覆在湖北监利县长江水域。船上442人死亡,多为老年旅游团成员。那么多无辜的生命,那么多撕心的哭喊,经过无情的时间之流洗刷,已经很难牵引大众的目光。

真正的悲痛是属于家属的,失去挚亲的感受,忍受回忆的煎熬,别人不会有切肤感受。但如此大规模的集体遇难,绝非仅个体的或家庭的悲剧,而是整个社会的巨大伤口。回望这个伤口,祭奠那些逝去的生命,思索悲剧的肇因,仍然极有必要。

在汉字文化中,“船”有国家或社共同体的隐喻意味,所谓“我们行进在同一条船上”。“东方之星”的倾覆,因而也可以挖掘出隐喻色彩:解决温饱之后的中国人,开始有了追求精神体验的旅游需求,他们上了那条船,但不幸的是,追求美好体验的行动,最后是以悲剧收场。

在“东方之星”沉没之前或之后的一年中,我们常常看到有类似特征的悲剧。上海外滩踩踏事故、深圳泥石流滑坡、天津港爆炸……中国人在追求更好的生活、更快的经济发展,但在这过程中,各种可能的风险或隐患被极大漠视了。因为风险管控不力,每一个看似偶然的事故,都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后果。

反思如果只局限于就事论事,恐怕太过敷衍。这一系列非传统领域出现的非典型事故,反映出的重要问题,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几十年,个人和社会物质条件大大改善之后,风险应对机制等基础建设,还远远没有跟上。旅游景区、城市节庆聚会的安全,这些新领域的管理,从政府到民间,都还没有保持足够的敏感,尤其是公权部门权力的边界和责任,还有很大程度的模糊和放任。

最近在一些事件之后,频频被提及的中产阶级焦虑,反映的也正是在社会发展进步中,人们需要更多的尊严和安全感。孩子会不会在建基于“毒地”的校园里上学,会不会被注射可能存在安全风险的疫苗,公民旅游或出行会不会预见不可测的风险、遭遇不规范的执法,这很难取决于个人的努力奋斗,而需要一个社会整体制度环境的改善。

沉船事故几分天灾几分人祸,早有调查报告,但各种制度隐患有没有被弥补,仍有些存疑。在悲剧一周年之际,本可以有更多的反思和沟通,但网上目力所及,只有家属和网友的自发祭奠,官方除了沉默,不知还有没有别的态度。此前传闻的要建客船翻沉事件救援纪念馆与航行安全警示基地,似乎也不了了之。纪念馆的形式未必重要,但有没有真正汲取教训,则事关未来的安全,事关人心深处的安全感。

每一起事故的善后,都影响人们对未来的判断。无论什么性质的悲剧,不遮掩、不回避,有充分的信息交流、公共讨论,才是理性的善后姿态,才能充分汲取教训、避免类似悲剧。相反,如果只求“低调”处理、将公共探讨视作要管控的舆情危机,被“清洁”过的舆论看似平静理性,在舆情水面之下可能是安全感被动摇的更大波澜。

“东方之星”沉船一周年,人心的安全感仍待打捞。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