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4
往期回顾
NO144

从班吉纳渔村调查看到新闻的标杆

班吉纳渔村调查树立的不仅是行业标杆,也是一个存有阴暗面的社会闪烁出的激励人心的亮光。新闻报道,可以帮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媒体人当自尊自强。而这样的媒体人,值得拥有更大的舆论空间,值得社会给予赞赏。

一条题为《你吃的每一条鱼可能都沾着别人的血和泪》的文章在很多网络平台刷屏,帖子介绍的是最新揭晓的第100届普利策新闻奖“公共服务奖”获奖作品,这一组由美联社记者采访的包括7篇长篇调查和两则视频的报道,讲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真实故事:

在孤悬大洋上一个叫班吉纳(Benjina)的印尼渔村,有2000多名被囚禁、被虐待奴役了几年乃至几十年的非法移民,他们喝着肮脏的水吃着不足以果腹的食物,拿着极低的工资,稍有不顺从就会被关进铁笼子甚至被扔下大海喂鱼。这些渔奴,最大的有被囚禁22年之久。

几名女记者潜入海岛,翔实地记录并采访到许多骇人听闻的内幕,营救出几乎所有奴工,此报道引起的轰动,引起各界的关注,一些国家的立法机构,也开始讨论立法对此类无良企业进行防范和杜绝。

本届普利策新闻奖引起的反响,远远不止这些。有人对获奖新闻进行了数据分析,发现几条有趣的规律。其一,本次获奖新闻,均来自纸媒,也即是几乎天天都在唉声叹气中等待倒计时的传统媒体;其二,获奖的所有报道中,除了一篇文艺评论被标记为中性之外,全是负面报道。所涉及的,既有警察及权力机关的错漏,也有精神病院的暴力与冷漠,还有把无良商人把学校改成工厂,更有恐怖暴力受害者的艰辛逃难旅程。

这些影响社会美好度的丑陋事件,被媒体像啄木鸟一样拖出阴暗角落,曝晒在阳光之下。充分曝光、不能隐瞒的结果,就是被重视,被解决。从这个角度来说,所谓负面报道,所起的作用是正面而积极的,所传达的价值观,是阳光而正面的。它的终极目的,是让社会变得更好。

除此之外,获奖的稿件中,有很大一部分,采用的手法,是当下我们越来越少用,甚至被新闻教科书和各种新闻业务培训会所贬斥甚至警告慎用的暗访。

这些获奖稿件引发很多中国媒体人的慨叹,从中可以约略感受媒体行业当下的生态。有已经改行的记者说:“苟且中的记者,向不苟且的记者们致以敬意!”有天天为“稿分”奔忙的年轻记者感叹:“一年做一组报道,不及格怎么办?”还有改行的记者说:“这种报道,我也曾经做过,只可惜……”当然也有资深媒体人的积极思考:“这种不计成本的采访,对一家媒体的意义和价值,值得深思。”

这些中国媒体人的吐槽或者思考,反映着中国媒体人的某种焦虑。中国媒体人当然也有过令人敬佩的表现,比如三鹿事件、山西砖厂奴工事件、甚至最近的失效疫苗事件。这些报道,或许没有得过什么了不起的大奖,但注定会在新闻史和社会发展史上留下印记。但整体而言,近几年因为网络冲击、因为舆论生态变化,中国的媒体界陷入很大程度的焦虑和彷徨。这也是看到普利策获奖作品之后,引起刺激式反响的原因之一。

媒体或某一类传播方式可能死去,但新闻却不会死。人们对世界的认知需求,在任何一种传播工具时代都是需要的。在人类发展和进化的进程中,新闻曾经起到巨大而积极的作用,社会的公义和价值观,需要不断的正面新闻的传递和宏扬,也需要所谓的负面新闻加以匡扶和修正。是因为有负面事件,才有负面新闻。而负面新闻的价值,在于提供警示和及时修正的机会,它在很多时候,比空洞说教,有意义和有价值得多。

班吉纳渔村调查树立的不仅是行业标杆,也是一个存有阴暗面的社会闪烁出的激励人心的亮光。新闻报道,可以帮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媒体人当自尊自强。而这样的媒体人,值得拥有更大的舆论空间,值得社会给予赞赏。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