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40
往期回顾
NO140

重视人权就别打什么“人权口水战”

在每年一度的人权口水战中,全球人权事业也没有什么进展,相反,近年来从叙利亚危机、欧洲难民潮到极端宗教势力的兴起,人道主义准则和基本人权面临的挑战有增无减。

当地时间4月13日,美国国务院发布《2015年国别人权报告》,挑选了大量国家和地区就人权状况予以品评和指责,用词极其强烈。报告一发布,就遭到中国、俄罗斯、墨西哥等多国同声反驳。中国指出,警察暴力、枪支暴力以及政治腐败正导致美国国内人权恶化,美国还在其他国家践踏人权。美国有必要在人权方面“自鉴反省”。

迄今为止,已经发布了40个年度国别人权报告。这是美国进行“人权外交”的一种方式。从源头看,尽管“人权外交”包含了威尔逊主义“理想主义外交”的一些理念,但其产生的主要驱动力,则是冷战。

尼克松时期美国国会提出“人权外交”,到卡特时期美国开始发布国别人权报告,其主要动机是在当时全球左翼思潮蔓延的背景下,凸现美国主流意识形态的话语权,抑制全球的反美情绪,挽回因为越南战争、水门事件而流失的国际政治信用,在与前苏联的全球争夺中占据上风。

也就是说,发布国别人权报告的首要目的,不是为了让世界更好,而是让美国更好。布热津斯基将此坦率地概括为:“把人权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组成部分并与我们对手的政治制度和作法形成鲜明的对比,从而促进美国的全球性利益。”

在冷战结束后,由于美国成了超强一极,罗马帝国式的使命感苏醒,国别人权报告从针对前苏联这一当时的现实对手的防御型工具,变成了针对潜在的竞争对手和意识形态不同国家的进攻性工具,特别是“拥有长期历史的独裁国家”。但是,其拟定的批评对象并非没有选择,与美国有战略合作关系的国家,即使政体不符合美国标准,通常是轻轻带过。反之,则浓墨重彩,大加指责。

显明的工具性这一基因,既让美国国别人权报告获得不了能够被他国认同的公信力,在一定程度上还消耗了全球推动人权进步的能量,美国发布他国人权报告批评他国,他国纷纷发布美国人权白皮书反击,不利于全球人权事业的对话和合作,而且模糊了推动人权事业与维护各国主权、不轻易干涉他国内政的国际公理。而这恰恰是构建了美国外交主体理念的威尔逊“十四点主张”的核心。

从效果上看,在每年一度的人权口水战中,全球人权事业也没有什么进展,相反,近年来从叙利亚危机、欧洲难民潮到极端宗教势力的兴起,人道主义准则和基本人权面临的挑战有增无减。

保障人权作为基础的政治理念,不能继续成为国际政治博弈的工具。实际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即设定了非政治性、非选择性和非对抗性的原则。中国也一直强调,在人权问题上不能采取施压和点名羞辱的做法,不能搞对抗,不能设立双重标准。而中国在人权问题上与国际社会合作的立场也很明确。在联合国框架内,中国已加入至少26项国际人权公约,在国与国之间,中国并不避讳与美国、欧盟等国家和组织展开人权对话。

全球没有哪个国家没有人权问题。不同的只是人权面临的挑战、人权发展阶段存在差异性。而这种差异,又与历史、文化传统、国家治理方式等不同密切相关。此外,信息不对称也加大了人权审查和评估的失准概率。在这种情况下,将人权问题导向政治博弈的方向,只会损害人权事业,加剧国与国之间的互猜。

因此,对于人权问题,既应该脱敏,也应该去工具化。有了这个前提,才有可能创造出维护基本人权的国际合作氛围,保障人权的政治文明才有可能持续发育。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