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4
往期回顾
NO134

台湾需要像大陆一样反腐吗

从陈水扁被判刑到翁启惠请辞,说明新闻自由、舆论监督等机制的健全,还是可以起到很大的辅助制约作用。反腐的治本之策,可能还是要在完善法治、激活舆论监督、规范政府职能等方向入手。

台湾“中研院院长”翁启惠滞留美国并二度请辞事件,最近引发台湾岛内舆论哗然。

自2月份被指涉嫌内幕交易以来,这位台湾最高学术殿堂的掌门人就没有安稳过。翁启惠女儿被指是台湾企业浩鼎的第十大股东,几年间净赚12亿新台币。除了认购资金来源遭疑之外,还有消息披露翁启惠女儿在企业股票大跌前两度出手,被疑存在利益输送。

作为台湾科学界的领袖人物,翁启惠深陷丑闻已够劲爆,何况事件还牵扯到即将上任的蔡英文。此前已有媒体披露,蔡英文的哥哥蔡瀛阳是浩鼎第五大股东。再加上翁启惠和民进党有极深历史渊源,翁启惠和蔡英文又都曾利用自身影响力为浩鼎背书。所以,不清不楚的政商关系,会不会成为蔡英文和民进党不能承受之重,变成该事件的大看点。

“官商勾结”“党产黑金”……都是昔日民进党用来攻击国民党的旗号,可现在蔡英文还没上任,就遭遇迎头棒击。尽管有没有实际利益输送,现在还难有定论,但政治人物的家人投资如何进行利益回避,政商关系如何厘定边界,则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台湾过去的历史证明,无论台上的是民进党还是国民党,政商关系都是最难处理的问题之一。当年陈水扁之妻吴淑珍热衷商界事务,媒体称其开创了所谓“夫人政商关系”新做法。阿扁家庭及其亲信利用“官邸”私下经营政商关系,从中渔利的丑闻现在已是人尽皆知。可见昔日民进党在处理政商关系上,并不比国民党高明多少,裙带关系和隐蔽交易也长期存在。

因为利益追逐的未必是特定党派,而是权力。一个党派要通过竞选获得执政权,离不开巨额财力的支撑。利用政商关系收取政治献金,这是民主社会比较常见的现象,问题在于怎样尽可能的透明、规范。2004年,台湾颁布《政治献金法》,对政党、政治团体及个人收受政治献金进行了法律规范,力图使政治献金公开化、合法化。

但现实中,政治献金的合法或不合法界限其实比较模糊,权钱交易、利益输送也变得越来越隐蔽。比如,在浩鼎股价重挫之际,蔡英文拜会浩鼎董事长,鼓励“你们要加油”。这能否算是背书或者“利益输送”呢?立场不同的人,对此看法也存在争议。

政治人物的亲属投资经商,如何避免裙带式腐败,则更是一个世界难题。欧美等国法律没有明确限制官员亲属经商活动,但有官员财产公示、利益关系回避、政治透明化等一整套的“阳光法案”,通过遏制权钱交易来避免裙带腐败。中国大陆则有禁止官员亲属经商的系列规定,但“不得在领导干部管辖的地区或者业务范围内经商办企业”之类规定,在现实中也面临被架空的风险。

“违反利益回避原则”等批评,对于即将上任的蔡英文来说,是个挑战。台湾早就实现了民主化转型,但民主的确不是万能,在政治市场分化、选举压力之下,政商关系同样会扭曲、权钱交易的恶习同样可能滋生。

政商关系的暧昧,无论在哪个国家或地区,都是民众所深恶痛绝的。在舆论压力之下,蔡英文上任后会不会在切割政商、反腐上有动作,只能拭目以待。不过,从陈水扁被判刑到翁启惠请辞,说明新闻自由、舆论监督等机制的健全,还是可以起到很大的辅助制约作用。反腐的治本之策,可能还是要在完善法治、激活舆论监督、规范政府职能等方向入手。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