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3
往期回顾
NO133

不忘域外烈士方显国家良心

烈士们存在过,绽放过,然后,萎了、谢了,回归到泥土之中,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消失了,他们只不过是转化了另外一种存在方式,进入后人的记忆、情感、思维。

又到清明。这是一个山花竞放的时节,远如北京以北,弥漫的杏花点燃了燕山的沟沟坎坎,为灰黄的山野平添了清新与灵动;这也是一个泪雨纷飞的日子,几树春花,一点馨香,兼以几行清泪、万斛愁肠,抛洒在解冻的山川大地,为亲人含悲,为壮士招魂。

就在几天前,中韩举行第三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仪式。穿越一个甲子多的轮回,36位埋骨异国的烈士英灵在清明节前得以魂归故里。而这,只是进行时中的一个节点。据媒体报道,中国军队历次出境作战,在朝鲜、越南、缅甸等国留下诸多墓地,长眠于异国他乡的烈士人数超过26万。

国之殇,清明祭。当我们在春日暖阳里,体味惠风和畅、山花怒放的时候,不应该忘记那些曾经为了国家自由、民族独立而献出生命的烈士。特别是,其中很多人时至今日仍埋骨境外,很多人名姓皆无,在集体无名墓葬里走过春夏秋冬。更有烈士因为种种原因,往往连遗骨也无从查询,完完全全融入了异国的泥土……

据报道,在缅甸密支那,当年中国远征军的一个墓地,后来变成了庄稼地,坟头和墓碑都不见了。“村民挖出很多白骨,堆在田头。”是一个叫杨梅的华侨与其他华侨一起,偷偷地将19具为国抗战,牺牲在缅甸的中国远征军遗骸,被护送回国,安葬在云南腾冲国殇墓园。

至于安葬在韩国、朝鲜、越南等地的烈士遗骨,则数目更为庞大,墓地保护情况也情形各异。而无论墓地是否整饬、保护是否到位,一个共同的问题则是,绝大多数长眠异国的烈士仍处于“无名状态”。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乡关何处、有否亲人,也没有人知道,这种“无名状态”还要持续多久、还有没有可能一一归位。

不仅如此,远在异乡他国,除了特定时期的官方祭奠之外,国人很难到墓前致祭,纷飞的泪雨只在清明节洒下,却很难飘落到那一个个具体的坟头。而情感,一旦缺乏完整的时空、具体的对象、真实的遗骨,似乎也变得如春花一般渺无痕迹。那些沉默的烈士,也曾经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啊。

这些年来,国内很多民间组织、志愿者个体,以及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很多都在致力于为烈士寻亲。通过有关各方的辛勤努力,一点点构建起烈士与这个世界的种种关联,冢中谁家子?化作倾盆雨!这其中,固然有“祭祖拜宗、慎终追远”的文化考量,更有“敬先烈、崇壮士”的历史传承。

而在境外烈士的回家问题上,有关方面已经有所行动,也赢得了广泛的认同。近年来,中国驻外使领馆积极努力,赢得有关国家的重视与支持,中外方共同合作,修建、保护和修缮了朝鲜桧仓志愿军烈士陵园、巴基斯坦吉尔吉特中国烈士陵园、援蒙工人墓园、卢旺达鲁林多中国烈士公墓等诸多纪念设施。

2011年3月,凤凰卫视控股有限公司主席、全国政协委员刘长乐在“两会”上首次提出提案,建议把志愿军烈士遗骨从韩国墓地迁回祖国,妥善安置。目前,中韩双方已达成了常态化交接烈士遗骸的协议,约定韩方每年清明节前归还在韩战中阵亡的中国军人遗骸。

这些努力值得尊敬,且已经产生巨大的发酵作用,引起国人对烈士的普遍关注。接下来,则不妨尽快启动烈士名录的普查工作,让烈士走出“无名状态”,不再浑浑噩噩,糊里糊涂,还历史一个真实的记忆,还国民一个负责任的交代。这不仅是普通民众的诉求,更是一个国家成熟度的呈现,映射着一个国家的良心。

我们总是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历史不是典籍中的高头讲章、干巴话语,而应该还原为一个个具体真实的人。烈士们存在过,绽放过,然后,萎了、谢了,回归到泥土之中,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消失了,他们只不过是转化了另外一种存在方式,进入后人的记忆、情感、思维。

我们在清明节祭祀先烈,也不仅仅是表达我们的伤痛,倾诉我们的思念,本质上讲,乃是与先烈一起涉入历史的河流,同其感,共其思,“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