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31
往期回顾
NO131

预言中国将崩溃的沈大伟改口了?

对于西方学者或外媒的观点,中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要有更健康开放的心态。不必因为谁夸赞中国就引为知己,当然也不必因为谁批评中国就视作仇敌。别人怎么说不重要,关键在于以怎样的心态去倾听。

“我不是崩溃论者,我不想中国崩溃,我希望它成功。”美籍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对中国发表的最新言论,又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关注。

沈大伟是美国最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之一,也为很多中国人所熟悉。最近几年,沈大伟在熟悉他的中国人心目中形象很复杂。去年他曾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中国即将崩溃》一文,引起很大的争议。一年时间过去,他出版新书《中国的未来》,开始强调希望中国成功。

从早前对中国赞赏有加的“正能量知华派”,到预言“中国即将崩溃”的“崩溃论者”,再到他最新所称的“希望成功论者”,在外人看来,一个处于学术生命成熟期的学者,在主业领域内频频“改口”,发生明显飘移,实属罕见,因而也引发中外众多人士的质疑。

尽管在沈大伟自己看来,不存在“改口”的情况,“不是我的观点变了,而是中国变了。”他还特别强调一年前那篇“中国崩溃论”文章,标题是出于编辑之手,他虽表示异议但没来得及修改。但不管沈大伟有没有“改口”,从他披露的“改标题”细节可以看出,所谓“中国崩溃”并非全然是严谨的学术探究,而是存在舆论炒作的因素。即便是学者独立理性研究,在传播时仍可能夹杂各种意识形态的因素,所以听取西方声音时,中国人要有更清醒的认知。

另一方面,就学术研究本身来看,也很难排除误判的因素。尤其是面对一个既复杂又多变、既熟悉又陌生、既具备许多“古老元素”又夹杂很多崭新特色、既在一些方面领先又在另一些方面落后的大国,不论“身在此山中”的国人,抑或“保持观察距离”的外国学者,都不免经历一个“从自以为弄不懂到自以为都弄懂、再到自以为还是弄不懂”的心路历程。

相较于浸淫其中的国人,外国学者多了份冷眼旁观的清醒和客观,这也是为什么一些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如今更受很多中国人关注的原因。因为中国人希望通过他们独立的视角,发掘出局内人往往忽视或者关注不到的层面。但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是再严谨的外国学者,因为少了感同身受的切身体会,注定会令其在细节上缺失、在分寸感上茫然,尤其在形势错综复杂的变局时代,外国学者发生误判的可能性就更高。

日前标普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时,批评中国“很多领域不透明、参数不准”,对标普下调评级展望的行为见仁见智,但“不透明”和“参数不准”等问题是客观存在,中国有关方面也坦承不讳。这对于境外中国问题观察家、尤其偏重于“数据流”的北美学者而言,自然又平添了一份“看得准”的难度,这可能也是沈大伟这几年给人感觉频频“改口”的背景因素。

所以对于沈大伟的改口,中国人不必太过介怀。对于西方学者或外媒的观点,中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都要有更健康开放的心态。不必因为谁夸赞中国就引为知己,当然也不必因为谁批评中国就视作仇敌。别人怎么说不重要,关键在于以怎样的心态去倾听。

一年前沈大伟的“即将崩溃”论当然是夸大其词,但他提到的中国社会面临的高压风险等,并非不值得重视和应对。而现在沈大伟给中国开“药方”,称“中国未来几年可能走的道路,很可能是在威权主义的软、硬二者中择其一”。这“药方”有几分道理,也需要中国执政者在多听民意的基础上做更清醒的判断。

兼听者明,类似沈大伟这样“海外中国通”的声音,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这才是中国面对国际社会应有的开放心态。

(凤凰评论原创出品,版权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凤凰评论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评论

凤凰评论出品

栏目合作:all_opinion@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