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程恩富:中国学者有责任出来为“中国梦”说话

2013年11月10日 23:47
来源:凤凰网评论 作者:程恩富

法律制度照搬美国造成了很多问题

凤凰网:这个问题是不是也反映当前制度的一些漏洞?比如说听证会制度的执行力度基本上是走形式主义很多细节的规定不够细化。

程恩富:现在有些是制度制定得有问题,有的是执行中间有问题,分成两类,从法律制度方面,法律制度的建立要从广大人民群众所希望的,又真正是公平正义地维护各个公民的合法权益。要是照搬西方的法律制度,那必然是犯罪居高不下,破案率低,破案成本非常大,犯罪成本很低,现在为什么犯罪率很高,就是很多法律照搬美国的,那就必然像美国,美国就是三高一低。

凤凰网:您能不能举个例子谈谈是哪个外国制度的不合理,或不适应中国导致犯罪率高?

程恩富:比如说律师制度是更加公正地维护双方的合法权益,公正地处理关系。可是我在研究中间发现,我跟很多法学教授,法官也讨论过,他们不赞成我的观点,我就问他们,如果我是律师,你花钱聘了我了,在调查案件中间,确实发现你杀了人了。那么我又没有义务,有没有责任检举你?他们说不能检举,检举就没有律师制度了。但是我认为应当检举,不检举国家应该追究律师的责任,可是美国等所有的西方国家都不是这样,因为它们是金钱社会,是资产阶级定的法律制度,资产阶级的政治家,企业家,甚至于包括各地学者在上升过程中间实际上做了一些违法的事情,所以他们掌权以后就要制定一个律师制度,他们花高薪来聘任律师,而律师又不能揭发它们,这是资产阶级定的。 但是工人阶级政党掌权以后就不能学这一套,建立律师制度,我是非常赞成的,但是律师要有良心。

凤凰网:您觉得这个制度应该如何改呢?

程恩富:中国应该真正创造一个世界上最好的律师制度,就是律师制度是要有的,但要如实反映调查的所有情况,哪怕有些真实的情况是不利于出钱聘自己的对象,这就在全世界树立了样板,反观西方问题又多,而且又不公正,因为有钱的人聘的律师水平高,没有钱的人聘的律师水平低,还甭说律师背后的社会资本,有人脉关系,有权威,假定其他条件一样,高水平的律师可以把歪理说成是真理,这个在美国都是公开的秘密,只要在西方国家打过官司的都知道。学习西方,完全照搬西方的法律制度,必然就是形成了现在犯罪率高,所以不要完全怪那些犯罪分子。要研究为什么犯罪率越来越高,公检法越来越庞大,制度制定得越来越细,为什么还三高一低,犯罪更加严重,那肯定就是制定的制度有问题。

现在有些右翼学者只是简单地攻击司法没有独立,司法确实是要独立的,这个没有问题,美国司法独立,但是三高一低也很明显,在发达国家里面它的犯罪率最高,犯罪成本最低。所以群众路线在法律界,公检法部门,都要通过大讨论,真正实行群众路线,如何来维护尤其是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非常重要。

谁反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应是舆论斗争的目标

凤凰网:意识形态很重要,为什么这次习总书记说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

程恩富:改革以来,其实每一届中央领导都强调意识形态工作,以前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央一次全会上也做过一个意识形态方面的报告,当然只是传达到省部级,所以很多一般的干部群众不了解,只是从报纸上看到。这次总书记“819讲话”下发到厅局级,不光是我,所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管是学者还是官员,还是一般党员群众,可以说是兴高采烈。

总书记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专业毕业的,所以对意识形态工作在理论上理解和掌握得尤其好,他用了一个词,叫“极端重要的工作”。

在中文的词里面,一般是说十分重要工作,最高级的词就是极端重要工作。上个月国庆前,广东省委书记邀请我去做了一个解读总书记一系列重要的讲话精神的学习报告,我讲了几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意识形态工作。总书记在里面批评了很多现象,当正面在报道的时候,都报道正面观点,以正面引导为主,他在讲话的中间就讲绝不放弃必要的舆论斗争,用了斗争这个词,斗争这个词改革以来已经几乎不用了。

凤凰网:斗争的目标是谁?

程恩富:斗争的目标就是反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和政策,谁主张就要反对谁。比如说西强我弱,西方反对,比如说美国为首的主流舆论歪曲了中国梦,中国学者就有责任对这种歪曲的中国梦进行解释,如果美化奥巴马讲美国梦,我们就要出来说话。

凤凰网:这种有没有代表性的人物和言论呢?

程恩富:有啊,我们搜集了。西方主要报刊的,关于中国梦的评价,大部分都是负面的。

凤凰网:您能不能说两三个具有代表性的报纸观点?

程恩富:都有,《纽约时报》都有。所以我就准备写一篇文章来分析中国梦的科学性、群众性,是人民之梦,奥巴马讲的美国梦是寡头之梦,根本不是美国人民之梦,美国人民之梦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那个是99%人的梦,奥巴马讲的梦是代表了1%的超级富豪的梦,这个文章就要比较,要用斗争这个词,就叫理论斗争、舆论斗争。一旦讲中国梦,他们马上就歪曲了,说中国在GDP总量世界第二了,现在在高度发展军事,中国梦就是要向外扩张了,经济上要到非洲等等去开拓,去扩张,搞新殖民主义等等。对于这些国家不良的理论、舆论,就要斗争,它是理论,是舆论,不是人,要消除这种舆论,至少要发挥我们的作用。

[责任编辑:戴韶芬] 标签:十八届三中全会 程恩富 群众路线 学者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