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大学教授:中国仍应做好大规模作战的准备
2010年06月24日 14:44 中国国防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在阿富汗作战的美军部队(资料图)

军事斗争基点的转变与大规模作战

大规模作战不等于大规模战争。新中国成立以来,军事斗争基点的逐次转变也是对大规模作战认识的不断深化。20世纪80年代,邓小平同志对国际战略形势和我国安全环境作出了新的判断,明确提出了“在较长时间内不会发生大规模的世界战争是有可能的”科学论断,据此,我国国防和军队建设指导思想从立足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临战准备状态,转到和平时期建设的轨道上来,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亦由立足于应付全面反侵略战争,向重点应对可能发生的军事冲突和局部战争转变。新中国成立后军事斗争准备基点的第一次重大变化,是建立在“大规模的世界战争”不会发生的基础上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局部战争中不会发生大规模作战。20世纪90年代初,适应冷战结束后国际战略格局的新特点、海湾战争后高新科技及新军事变革的新发展,提出把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由应付一般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向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转变。军事斗争准备基点的第二次重大变化,意味着大规模作战将在高技术条件下进行。2003年爆发的伊拉克战争,美英联军的新战法和高技术武器的运用,引起了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我军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亦从应对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向应对信息化战争转变。军事斗争准备基点的第三次重大变化,推动我军走上机械化和信息化复合发展的道路,信息化水平对大规模作战的决定性影响开始凸现。

当前,我们虽然处于和平发展时期,但东、西、南、北的安全形势仍然严峻。在此形势下,必须科学把握军事斗争准备的重心,没有重心就没有战略、就没有发展。在国家安全问题上,小问题也可能引发大动荡。筹划军事斗争准备,不能出现什么情况就是什么最重要,要有全局性的战略考虑。应对不同方向的安全形势,维护不同方向的国家利益,需要强化相应的战略能力,尤其是打赢大规模作战这一基础能力。

和平时期,人们想得更多的是稳定,是经济,是建设,军事斗争准备容易弱化,这对确保我国的长治久安非常不利。因此,加强军事斗争准备,要应战与止战相结合,尤其是对国家安全造成重大威胁和挑战的大规模作战来说,提高打赢它的能力至关重要。

信息化条件下的大规模作战

20世纪中期以来发生的局部战争,推动人类社会的战争形态发生深刻变化。上世纪70年代的中东战争,大量应用精确制导武器和先进的电子器材。80年代的马岛战争,导弹和现代化的作战指挥系统广泛应用。1991年爆发的海湾战争,对阵双方集中了189万军队,由于高技术的推动,显露出信息化的基本特征,亦成为人类战争史上大规模作战的一个历史性拐点,即由强强对抗转向强弱对抗,大规模作战主要表现在军事行动上,而不是表现在战场搏杀上;战场的威慑功能强化,搏杀功能弱化。科技发展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是出现这一拐点的主导因素。信息化条件下,大规模作战不仅是众多军队的集结,更是科技和智慧的大规模集结和对撞。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胡楠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