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媒体称温州动车事故多名遇难者家属获附加赔偿

2011年08月08日 15:14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作者:鲁超国 刘彦朋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文/本报记者 鲁超国 刘彦朋

在“民意沸腾”的氛围中,在法律上的空当中,在死难者家属和伤者多元化、个体化的诉求中,这项庞大的善后赔偿工程成为铁道部门、地方政府前所未遇的巨大考验。

这场艰难的谈判,是各方从理智与法制的角度反复权衡的过程。这场特大事故,灼伤了死难者家属对侵权主体铁道部和地方政府的信任感,其间激化出的各种矛盾诉求,造成双方沟通之难。

而铁路部门要想赢得公众的谅解和信任,必须重视赔偿的每一个细节。赔偿工作或许很快结束,但善后才刚刚开始。

从17.2万,到50万,再到91.5万,几天之内,“7·23”动车甬温线特大事故遇难人员赔偿救助标准完成了“三级跳”。

在济南律师刘卫国看来,这是在“民意沸腾”的氛围下,“遇难者家属坚持与政府博弈”的结果。事故发生后,山东泉舜律师事务所的刘卫国曾组织发动国内几十名律师,愿为遇难者家属提供法律援助。

截至8月5日下午3点,“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共签订遇难者善后理赔协议34份,在91.5万的基础上,大部分遇难者家属提的一些附加条件也基本被满足。

家属的反感:

亲人尸骨未寒,他们就来谈钱

8月2日,温州威斯顿酒店。王惠坐在房间里,只要无人跟她说话,她总是眼神空洞,难以聚焦。

王惠的老公郑杭征遇难。他们的女儿糖糖还只有1岁4个月,便永失父爱。

自从7月30日和事故善后处理小组的人谈崩之后,他们已经被“晾”了三天了,“本来说今天9点来,这不,到现在都还没来。”她说这句话时,时针已经指向了下午2点。

“在所有遇难者家属中,王惠是态度比较坚决的一个。”微博前方报道团一直比较关注王惠。

事发后,铁道部积极找遇难者家属谈赔偿问题,这反而引起家属反感:我们的亲人尸骨未寒,他们就知道谈钱,到底是铁道部还是铁心部?

代表铁道部与郑杭征家属谈判的,是两名中年干部,“来了就拿出一张2007年的铁道部的什么文件就开始念,从头念到尾。”王惠当时还没有到温州,她的父亲在场。

最后的意思透露,赔偿数额是17.2万元。

17.2万的赔偿标准包括15万元的人身伤亡赔偿、2万元的最高保险金、2000元的自带行李损失费。这三个数字的依据是《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和《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

王惠的父亲起身离去。

第二次谈判是7月27日。刚坐下,工作人员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觉得多少钱合适?”“钱”这个字,让王惠感觉很刺耳。她警告对方不要提“钱”,然后提出自己的要求,包括查明真相、铁道部道歉以及找回丈夫遗物等。

“我老公戴的一块手表,买的时候就打算留给我女儿做嫁妆的。”王惠提到的这块手表,据她讲价值20万元。

工作人员一边做记录一边点头,但是张口又是谈50万赔偿都包括哪些方面。

王惠的公公听不下去了,拿起矿泉水瓶砸了过去……

“仿佛我们就是为了钱而来的。”起初,很多遇难者家属对铁道部的做法感到愤怒,“我们要的是真相,要的是公道。”

“我们坐的是一等座,难道缺钱?”遇难者不乏有钱人,有的一年收入就能过百万。

杨峰的妻子和腹中7个月大的孩子、他的岳母、妻子的姐姐及妻子姐姐的儿子同时罹难,岳父受伤,是这次事故中死伤人数最多的家庭,而杨峰最初的要求只有一个:宁可不要赔偿,也要事实真相。

7月25日,100多名遇难者家属到温州市政府,要求铁道部交代事故原因;7月27日,又有遇难者家属聚集在温州南站表达诉求:“公布真相。”

“我们要的是公道。”那时,大多数遇难者家属没有从失去亲人的愤怒中走出来。

律师的质疑:

到底该依据哪条法律确定赔偿标准

7月27日,一个消息传开了:26日,事故善后处理小组初步与福建省福州市遇难者林焱的家属谈妥,赔偿人民币50万元,这是甬温线特大铁路交通事故中第一个达成初步赔偿协议的。

以致有记者给林焱的家属打电话时被告知,“有什么好采访的,都快被骂死了。”

50万元的赔偿标准出来后,不少专家认为赔偿额度太低。有专家认为应该按照“同命同价”的原则,依照伊春空难96万元的赔偿标准来赔,一是因为动车票价与飞机票价相差不大,二是不能因为交通工具的不同,导致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的巨大差异。

据报道,北京律师协会航空法专业委员会主任张起淮依据2010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计算出死难者补偿金额最低为1203124元,得到不少法律界人士认同。

按照遇难者家属转述的解释,50万元赔偿的构成,在“旅客人身伤亡赔偿限额15万元”加“强制保险2万元”加“20万元的保险理赔”这37万元的基础上,再加上遇难者家属交通费、安葬费、家属赡养费等,共计不超过45万元。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另外的5万是早签协议的奖励。

铁道部很快出来辟谣,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是的,他们的确没有这样告诉家属,只不过是换了种说法而已:‘不尽快签的话,拖久了可能就剩45万元了。’”

“买大白菜啊?在这儿讨价还价!”7月28日,有遇难者家属在温家宝总理前来探望时如此抱怨,这段话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被播出。

杨峰在微博中透露,当着温家宝总理的面,“别的遇难者家属提出了一些比如善后赔偿等比较尖锐的问题”。

7月29日,赔偿标准从50万一下子跳到91.5万。91.5万,这在中国铁路交通事故赔偿数额上,的确算是一个“奇迹”。

据新华社报道,这是“认真听取了遇难人员家属等意见,充分进行了法律论证,总指挥部研究决定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为确定‘7·23’事故损害赔偿标准的主要依据”。

此前,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斯伟江律师在博客上对温州动车事故受害者提出8条法律指南,其中第5条是“国务院关于《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规定的15万元值得商榷,受害者可以要求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来赔偿,后者的赔偿数额远远高于前者”。

这91.5万元,主要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及精神抚慰费和一次性救助金(含被抚养人生活费等)。

谈判工作人员与遇难者家属谈判时,经常挂在嘴边上的几个字就是“根据国家规定”。至于为何从17.2万提高至50万又提高至91.5万,到底依据了哪些国家规定和法律,遇难者家属是搞不清的,“反正怎么说都是他们的理”。

不过家属们都知道,他们在温州期间的吃、住等费用,也是包含在这91.5万元里面的。

“都91万多了,你们还等什么啊?还不抓紧签了。”谈判工作人员的语气,让遇难者陈伟的家属有种被施舍的感觉。

“附加条件”:墓地、职称、房子、工作

林焱的家属为何能够接受50万元的赔偿?有传言说,林焱没有了父亲,母亲年迈,家里的房子60—80平方米大,没有电梯,母亲上楼费力,当地政府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承诺送一套面积差不多大的、方便老人出行的楼房,“现在,福州的房价1万多一平方米”。

然而,此传言没有来自任何官方消息的证实,多家媒体给林家打电话想要采访,均被拒绝。

赔偿标准提高至91.5万之后,据了解,对于已经签订意向协议的遇难人员家属,会按照新的赔偿标准执行。

91.5万元的赔偿标准出来后,不少遇难者家属“熬不起”了,为了让亲人能够早日入土为安,开始陆续有人签字。

在签协议之前,最后一名遇难者陈伟的家属想看看别人是怎么签的,“我们听说,有的地方政府给家属承诺,评职称的时候可以优先考虑,还有的给孩子解决了一些上学问题”。

但是这个要求并没有被满足:“他们开始总是说一样的,每名遇难者都是赔偿91.5万元。那既然是一样的,为什么不给我们看呢?我们没有额外的要求,只要公平对待,别人能签,我们也可以。”

遇难者卓煌所在的福州当地政府向其妻承诺:给她即将上学的孩子就近安排一所好学校;并且,为了照顾孩子,政府帮其调配工作。卓妻是一名小学教师,政府承诺把她调到就近的学校工作。

王惠的要求则有两个:找回丈夫的手表;在老家给丈夫安排一个中档公墓安葬。但是直到她签字,这两个条件都未能如愿。

善后难题:

伤者的康复治疗、护理费用等,诉求都不一样

而对于此次动车追尾事故中伤者的赔偿,面临的问题更多更复杂。

在温州市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市二院)的病房里,济南市商河县10岁的高天翔,冷不丁就会大声喊叫起来,看见爷爷、姑姑等亲人,就把他们紧紧抱住,称自己不想在梦里,让他们赶紧把自己叫醒。

7月23日晚上,高天翔与妈妈宋华、妹妹高艺睿三人乘坐D301次动车从济南赶往福州,趁着暑假与在那儿工作的父亲高振华团聚。9岁的高艺睿至今记的非常清楚,事发时,妈妈宋华一把抱住他们兄妹俩,任凭车厢翻滚、摔打。最终,宋华深度昏迷,目前仍在重症监护室。高天翔和高艺睿兄妹俩全身多处受伤,高天翔肺部受伤,并受到惊吓。“一天到晚醒不了仨小时,孩子很害怕,想用睡觉躲避恐慌啊。”

“事发后,他们道歉还算真诚,也经常过来问有啥需求,却啥事也办不利索。”高天翔的姑姑说。

而来自福建莆田的黄彩虹因摔打引起胸部出血、头部肿胀及手臂等部位擦伤。“上周我想出院,他们说必须先谈赔偿、签协议,最后出院。他们今天下午通知我们派人去谈。”8月2日下午,黄彩虹对记者说。她觉得铁道部的工作人员拖得没诚意。

当天下午2点多,黄彩虹的爷爷和哥哥参加了谈判,黄彩虹在房间里等。下午4点半,爷俩有些灰心地走出了市二院行政楼的小会议室,工作组让他们明天再谈。

“误工费、家属交通费等,所有费用加起来一共赔7000块钱。听说孙女出事,我们第一天赶过来,光交通费就花了1000多块钱,当时说的是白条都能报销,现在都包括在7000元赔偿金里面。”黄彩虹的爷爷认为不公平。

微博前方报道团一直关注这些伤者的境况。在他看来,关于伤者的赔偿问题,是这次事故善后的一大难题,上百名伤者伤情各不相同,伤情鉴定、后续的康复治疗、护理费用等,各自诉求都不一样,而受害人伤前的职业、收入也是赔偿时要考虑的因素。

2002年5月,凤凰卫视女主持人刘海若在英国火车脱轨事故中身受重伤。刘海若诉英国铁路公司人身损害赔偿案,一直持续了五年才结案。因为保密原则,具体赔偿数目未能公布。事故给刘海若造成的身体和事业损害巨大,有报道说,赔偿应当达数百万英镑。刘海若的代理律师也向媒体表示,对赔偿数额表示满意,且称其为英国类似诉讼中较高的赔偿额。而这起官司之所以拖这么久,就是因为刘海若伤势严重,牵涉的问题很复杂。

8月5日,伤者的赔偿方案出台,受伤旅客赔偿处理标准根据旅客受伤情况或伤残等级鉴定结果,以浙江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等作为计算依据,对照相应的赔偿项目进行赔付。该方案仅适用于住院治疗的受伤旅客。

8月6日下午3点,网友“温州草根新闻”在新浪微博上爆料,在“7·23”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中受重伤的意大利籍男孩潘约翰脱离生命危险。潘约翰父母拒绝接受铁道部的赔偿条款,已返回意大利,准备聘请律师起诉铁道部。

7日,记者了解到,潘约翰的母亲否认了准备起诉铁道部的消息。

“现在,我只想要一个健康的儿子,哪有心情顾得上这些。”潘约翰的母亲说。三天前,潘约翰由ICU病房转入普通病房,但身体仍不能动弹。而他已遇难的女友的父母已在意大利聘请律师和铁道部交涉。

 
[责任编辑:PN004] 标签:遇难者家属 赔偿标准 附加条件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