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哈尔滨官方否认方正县委书记因立碑事件被免职


来源:中国广播网

人参与 评论

记者:我向哈尔滨市相关部门求证,了解到方正县委书记刘军并没有因为当地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这一件事被免职,这属于网上传言,是少数网友一厢情愿的猜测,没有什么根据,可能更多只能算是网友情绪的宣泄。

中广网北京8月7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如果不是因为互联网时代,如果没有微博把这件事“捅给全中国”,方正县给开拓团立碑,它的影响或许只局限在方正狭小的县境内。但是,今天(7日),在百度新闻里点击“方正 立碑”检索到的新闻是2410条。

而在微博上,方正县政府自8月3日开通微博以来,四条微博共招来近1.8万条评论。但是不管是在其官方微博,还是媒体访问,对于县委书记刘军被撤职的传闻,一直没有相关回应,而方正县的沉默,助长了这个消息的更广范围的快速传播。

独家专访相关负责人:方正县委书记刘军被免职系传言

今天,哈尔滨市有关方面就此接受中央台记者迟嵩的独家采访。中国之声连线迟嵩,关注详细情况。

主持人:刘军被撤职,是确有其事,还是只是网民的一种民意表达?

记者:我向哈尔滨市相关部门求证,了解到方正县委书记刘军并没有因为当地为侵华日军逝者立碑这一件事被免职,这属于网上传言,是少数网友一厢情愿的猜测,没有什么根据,可能更多只能算是网友情绪的宣泄。

主持人:5日晚,为开拓团立的这个碑已经被拆除,那么,拆除后,这个名录墙哪里去了?现在建碑地点又是什么样子?

记者:最近一周,针对大家的质疑,方正县官方回应称建碑的初衷是希望两国人民以史为鉴,珍惜和平,体现中国人民的博大胸怀。争议没有因为该回应得到平息,反而引来各地网友来方正砸碑。方正官方说法称,由于网友砸碑,造成石碑受损,要对石碑进行处理。

据了解,详细情况是8月5日晚,方正县政府组织人员拆除了这座日本开拓团民冥亡者名录石碑,并且连夜就运走。原来的建碑地点只剩下一个土坑,再也看不到任何石碑的痕迹。

石碑拆除后,当地老百姓非常高兴,还有人专程跑到中日友好园林门前放了一挂鞭炮表示庆祝。

当记者想进一步追问该友好园林何时重新开园、石碑去向及今后是否还会重新立碑时,方正县委宣传和外事办均未作出任何回应。

“开拓团碑”被拆除了,但是这个事件,到此,还远没有结束,留给我们的疑问也没有结束。

日本“满洲开拓团”是移民侵略 是欺压农民的霸主

日本“满洲开拓团”是指“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中国东北之后,日本向中国东北有组织的移民团体。1931年到1945年十几年间,日本军国主义政府共派遣“开拓团”860余个,总人数达到30万余人。这些日本侵略者来到中国东北之后,强占中国土地,掠夺我国财富。

黑龙江省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王希亮:学界认定日本移民是移民侵略,所谓开拓团并非是开拓,而是掠夺耕田,甚至把当地农民撵走。这些人来了以后,身份发生变化。他们在日本应该是下层社会的农民,甚至是贫苦农民,但到了东北以后,属于殖民统治的成员者。另外,他们强占了当时农民的土地和家园。

后来,这些日本农业移民几乎都不经营农业,而把土地出租给当地的农民耕种,成为殖民地形态下的新型地主。用一句比较准确的话说,他们实际是欺压当地农民的霸主。

曹保印:应由日本战争遗孤立碑感谢中国政府

日本战败后,“开拓团”成员纷纷归国,但有约5000人在路上因饥寒和传染病死亡。1945年8月,方正县成为日本开拓团成员的聚集地。中方出于人道主义于1963年将尸骨埋葬在方正县并建成公墓。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曹保印认为,立碑的,应该是日本遗孤。这个碑,立反了。

曹保印:在方正县开拓团碑事件上,最重要的不是方正县要为日本开拓团立碑纪念,而应该是开拓团民的子孙,包括被方正县百姓养活的日本战争遗孤,应该在方正县修墓修碑,表达日本遗孤对中国政府的感谢。这个碑立反了。

史湘洲:“方正事件”是地方官员反面教材 立碑者太贪心

当年日本侵略者在东北进行所谓“开拓”,是一种侵略行为,背后,是前辈中国人的一本血泪账。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史湘洲认为,“方正事件”是对地方官员的一份反面教材。

史湘洲:对于方正县立碑的行为,当地决策者贪心过分,彻底丧失了大义与立场,对民族感情糊里糊涂,对大是大非也失去判断力,他们的政治素质存在问题。

曹保印:“鬼子抢花姑娘”旅游项目侵害民族感情

方正县为日本“开拓团”立碑的事件不是个例。近来被一同曝光的,还有 安徽黄山一景区推出“鬼子进村抢花姑娘”的旅游项目,项目的出发点是吸引游客多赚钱。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曹保印提醒,发展经济要以关照民族情感为前提。

曹宝印:这件事情启示我们怎么正确看待历史,怎么正确看待民族情感,怎么看待地方经济发展。任何经济发展都不能以侵害民族感情为代价,任何交往都必须建立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

在之前热播的电视剧《潜伏》里,以买卖情报为生的特务谢若林面对着地下党员余则成,结结巴巴地说,两根金条放在这里,你说哪一根高贵?哪一根低贱?在特务谢若林的眼里,金条只能用纯金度来衡量,谈主义无关高贵,生意就是信仰。

但是今天,人们在这里讨论,花了50余万元立起来的“名录碑”,似乎远不仅仅是振兴经济、地方发展的问题。这件事,谁该承担责任?花的钱应该算在谁的头上?这么多的钱打了水漂,谁又能出来承担责任?需要谁站出来承担责任?留给方正县政府的疑问还有很多,也等待他们站出来回答。中国广播网和中国之声将继续跟踪报道。

相关专题: 黑龙江方正县为“侵华日军”立碑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黄鸣]

标签:立碑 被免职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