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员永远在路上——记北京至莫斯科国际联运车队
2010年07月14日 08:31新华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新华网北京7月12日电(记者唐召明)北京铁路客运段国际联运车队已经安全运行50周年。记者近日采访在这条万里铁路线上担负服务任务的国际联运车队,被车队党员群体“为共产党员添光彩、展现中国列车员良好形象”的事迹所感动。

1960年5月24日,第一次由中国铁路部门提供客车并担当乘务工作的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K3/4次旅客列车自北京开出。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开行的第一趟涉外列车,也被称为“中华第一车”。列车往返运行15652公里,共计为13个昼夜294小时,是我国铁路旅客列车运行里程最长的列车。

50年来,全车队的五代乘务人员、上百名共产党员所负责的“一帮一”责任区未发生过一次有损路风路誉的问题,每一名党员平均在一个月里为中外旅客做好事、义务送列车入库和家访职工30次左右。车队的服务标兵几乎都是共产党员。在共产党员的带领下,国际联运车队从1999年起,连续被评为北京铁路局“精品列车”和北京铁路局先进党支部等荣誉称号。

在“流动的车厢”里,全车队的上百名共产党员带领大家防止了各类列车事故2000多起,并完成2701趟莫斯科之旅,安全运送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20万多名中外旅客。

每周三,这趟列车都会伴随着重金属的撞击声,从北京往北,裹挟着黄尘行驶于蒙古茫茫大漠,再往西,顶着风雪穿梭于寒冷的西伯利亚,其终点站是莫斯科。

白世全是国际联运车队中俄五组10号软卧车厢老列车员。他常说:“我忘不了入党时的宣誓,作为一名党员我很光荣,但更重要的我要为共产党员添光彩,展现中国列车员良好形象。”在列车上工作的20年,他自学了英语和俄语,从没有因为自己生病和家庭困难而放弃一次跑车工作。1993年和2005年,由于他长年累月在“流动的车厢”里工作,就连他年迈的父母相继去世时也未能见上一面。

今年51岁的白世全所负责的车厢多年来以服务、安全、卫生的“三优”而闻名于北京铁路客运段。这是一趟没有空调的国际列车,每年冬季只能依赖列车员一刻不歇地烧锅炉。

今年1月份,白世全所在的车组在境外遭遇了寒流袭击。他和年轻列车员一样,冒着车外零下50多摄氏度的严寒,在9天时间里,带领年轻乘务员在列车停靠的大站及时上煤和上水。在长时间低温环境下,看到个别车厢管道有被冻结的危险,他就利用做卫生的胶皮手套自制热水袋,带头钻入车厢顶棚帮助对管路进行解冻。

为了确保他所在车厢的取暖温度达标,他和另一名列车员一起,在连续9天9夜的时间里,共在俄罗斯几大车站向车厢煤箱里装上了260桶、有6吨之多的取暖煤,并坚持一路上每20分钟向车厢锅炉添一次煤和铲一次炉灰。在冰天雪地里,他烧出了一股股暖暖的爱意,令中外旅客称奇不已。

白世全在车上告诉记者:“由于列车运行线路长、工作强度大,所以我们的列车员全都是男士。”

国际联运车队中俄组6个班组的列车长,个个都兼任着列车上的党支部书记。380多位旅客一上车,吃、喝、拉、撒、睡,还有安全、服务、卫生都要由他们负责。马上退居二线的赵志勋是国际联运车队中俄二组列车长,在列车上工作了33年,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和俄语。从1995年当上列车长后,每次回到北京,职工休息了,他还在家访、开会、学习、安排工作,匆匆来、匆匆去。好在远在河北保定市工作的妻子也是铁路工作人员,给予他充分的理解和支持,让他“站好最后一班岗”。

今年春运期间,列车上一个厕所被冰冻堵塞时,中俄五组7号车厢列车员、共产党员刘振良毫不犹豫地将衣服一脱,撸起袖子,趴在狭小的厕所一干就是一个多小时,硬是把一块块冰冻粪便掰下去;当在车厢烧取暖锅炉,铲炉灰到垃圾箱时,不慎摔倒,他却忍着疼痛继续坚持工作,回到北京才到医院进行检查,结果诊断为尾椎骨骨裂。可他没休息几天,又踏上了开往莫斯科的列车。

这个班组的列车员、共产党员刘金良妻子患病住院,由于工作忙,他请亲友照顾妻子,自己则上了北京至莫斯科的长途列车,接着又上了北京至乌兰巴托的短途列车,连续20多天不下车,直到妻子前不久去世时,他才急急忙忙赶了回去。

国际联运车队党总支书记谢文起介绍说,为了解决列车员长期在外的后顾之忧,北京客运段有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列车员出乘时,客运段和车队在家的党员干部都要去车站接送站。凡是列车员家中遇到婚丧嫁娶等大事时,所有在家的段、车队党员干部要去家访,帮助解决实际困难。

这趟车的9号软卧车厢列车员、共产党员杨立新感触地说:“我们长年出乘在外,对家中的事却很放心,那是因为党组织会帮助我们解决困难。”他记得1993年11月30日,父亲骑自行车不慎被汽车撞伤,段、队两级党员干部闻讯后,不仅上医院探望,还安排在北京客运段供应车间工作的爱人张长玲调休来照顾老人。等他回到北京时,父亲已康复出院。

国际联运车队中俄五组列车长贾勇不愧为“铁路世家”,父亲贾振通、哥哥和嫂子与他一样都当过列车员。特别是曾担任过京广车队二组列车长的哥哥贾涛的经历和他非常相似:都是车长、也都是党员。为解决孩子上学接送等困难,他们同样选择把孩子交付老人或妻子照顾,等回家时多干些家务活,来弥补不能照顾家庭的缺憾。

贾勇说,虽然每次出乘,我们都有“抛家别子”的酸涩,但选择了一种职业,也许就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列车员的工作性质决定了自己只能是“永远在路上”。如果没有人肯奉献自己,撑起一片天空,那社会又将变成怎样。同样,在我们的身后,妻子、家人也用他们的理解、宽容和辛劳,为我们撑起了一片天空。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唐召明 编辑:汪敏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