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蜱虫叮咬致死者家属质疑死亡数字 至今没人教防治
2010年09月11日 03:00金羊网-新快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鲍祥义今年5月去世,其家属称也是因蜱虫叮咬死亡。王剑平/摄

■昨天,杨孔芳被确诊为因蜱虫叮咬致病。王剑平/摄

有人认为有关部门应急不力,以致各种猜测在当地流行

■新快报特派信阳记者 王剑平 文/图

河南商城出现蜱虫叮咬致使人发病甚至死亡的情况引起高度关注,但在商城县,昨日有多名当地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质疑当地有关部门公布的死亡数字,称因蜱虫叮咬造成死亡的不止1人。也有当地人告诉记者,商城有关部门对此事应急不力,相关信息缺乏公开,各种猜测在当地流行,甚至产生一定程度恐慌。目前,关于致死人数等相关问题,依旧云遮雾绕、疑点重重。但截至昨天晚上,面对全国30多家云集商城的媒体,当地政府却没有开过一次新闻发布会,该县负责人也没有接受记者采访。

一人死亡的说法遭质疑

在商城县宣传部门提供给记者的一份资料中,商城县疾控中心主任余芳表示,今年4月至8月,该县发现119例蜱虫叮人病例,其中1人死亡。昨天下午,卫生部专家组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抵达商城调查,有记者再次向余芳追问死亡人数,余芳的回答仍然是:1人!但当地因被蜱虫叮咬而死亡死者的家属,却对这一说法表示质疑。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商城县连云山乡平塘村鲍湾村民组的鲍祥义家。

鲍祥义已经死亡,死亡时间是今年5月22日。

他的妻子曾祥珍接受了新快报记者的采访。曾祥珍告诉记者,5月15日,60岁的鲍祥义发现右腰部有一个指甲盖大的红块,又痒又疼。妻子以为是皮肤过敏,劝他抹点酒。鲍祥义抹过酒之后,不仅没好,反而开始发烧,而且腰痛,两个肩膀痛。他以为是感冒,在家硬扛了两天后,到村诊所就诊。村诊所医生当感冒医治,输液两天后,鲍祥义的体温依旧在39度左右,随后到乡卫生院就诊治,两天后仍未好转,家人随后将鲍祥义转到商城县人民医院。化验结果表明,鲍祥义的血小板明显减少。当夜,鲍祥义被送到武汉同济医院治疗。据鲍祥义的女儿鲍呈芳介绍,当时父亲高烧、鼻子流血、大便带血,已不能吃东西。武汉同济医院确诊为“无形体”病例。5月22日,鲍祥义在转往一五四医院途中死亡。

多人被指死于疑似病例

曾祥珍透露,鲍祥义家养有一头水牛,他经常到沟边田里放牛,被蜱虫叮咬过。丈夫去世后几天,武汉有专家来到她所在的村,提取了牛和羊身上的蜱虫研究。曾祥珍认为,根据丈夫的发病情况和各方诊断,以及武汉专家的关注,证明他属于因蜱虫叮咬而导致的“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但丈夫去世后,商城有关方面一直没人向他们了解情况,直到昨天上午10时许,乡里才来人把鲍祥义的病历拿走,说是要研究。鲍家人对当地公布的死亡数据表示质疑,认为存在瞒报情况,希望能公布病例名单。

而新快报记者和北京一家媒体的记者通过对商城县的小范围调查得知,除了鲍祥义外,还有雷呈华(女)和龚正成也疑似因蜱虫叮咬死亡。

另外,在商城县提供给记者的材料中,余芳还谈到,2009年,商城县通过网络直报87例,无一例死亡。而本报记者在前天的采访获知,2009年10月死亡的罗林英就是一例疑似病例。

村民:至今没人教我们防治

认为当地有关部门对此事件重视不够

当地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地有关部门对此事件重视不够。表现在对死亡病例缺乏搜集研究,对出现病例的地区缺乏深入细致的宣传,有关部门甚至担心传播出去会“造成不稳定因素”,还有许多措施都流于形式,“没人来我们家了解情况。”死者家属这样表示。

一直没有人来了解情况

商城县鲇鱼山乡下马河村火庙村民组的罗林英去年10月因被蜱虫叮咬去世(本报昨日曾有报道)。她的丈夫周文德谈到,妻子去世后,无论是乡里还是县里,包括有关职能部门,都没人到他家了解相关情况,“没有人进行预防宣传,也没有人对死者家属进行抽血化验,也没人来了解这一带的环境情况”。

周文德还向记者透露,他有一个亲戚在河北工作,得知老家的情况后,觉得问题严重,就在去年10月打电话向国家疾控中心反映。“不久,商城县就有人往我家打电话,问了一下情况,但还是没人来我家。后来我听人讲,县里派人来我们村了,召集村干部开会,但具体说了什么就不知道了”。昨天,赶到商城的北大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向记者表示,他希望通过对当地病例的了解,建立重症患者预警机制,对蜱虫叮咬出现症状的患者进行早期干预,降低病死率。而这些,原本是当地有关职能部门早就该做的。

当地医生也因叮咬死亡

采访中,几乎所有的患者和家属都向记者谈到这样一个事实:之所以出现问题,都是因为缺乏对蜱虫叮人导致人患病或死亡等相关知识的了解。

从当地政府披露的事实可以看出,从2007年,商城已经有人因此而死亡,但有关部门一直没有进行防治宣传。曾祥珍告诉记者,直到丈夫得病前,没有人向他们宣传蜱虫叮人导致人患病或死亡的相关知识,“没人发传单,电视台也没有报道。大家都传着说下马河村妇联主任罗林英因被蜱虫叮咬致死,但大家都不知道得这种病的具体症状”。

到目前为止,吴德正是唯一被当地政府承认的因蜱虫叮咬导致死亡的病例。吴德正是该县余集镇农民,今年60岁,几年前与儿子在余集镇开了一家诊所,但吴德正本人经常回到位于仪学村的家,因不慎被蜱虫叮咬,被当成感冒治疗,于今年6月在家中去世。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余集镇,从吴德正的亲属口中了解到,吴德正就是一名医生。当地人为此告诉记者,因为有关部门对相关知识宣传不够,甚至连医生都不能识别相关症状。

村民盼望尽快拿出措施

在商城提供给记者的材料中提到,商城县从去年起就建立了“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就诊机制:凡村卫生所发现发烧病人,不得留治,应立即送到乡卫生所进行血检,不能延误病情。但记者在商城两天的采访中,无论是罗林英、季德芳、鲍祥义,还是昨天刚刚被确诊的杨孔芳,在生病之后,都在村诊所治疗了至少两天。

下马河村的多位村民也向记者反映,当地去年出现因被蜱虫叮咬而发烧甚至死亡的情况后,当地有关部门没有任何行动。“没有人告诉大家应该怎么预防,也没有人来治理虫患,比如说打药等”。

采访中,一位女村民将其女儿拉到记者面前,说她也被虫子叮咬过好几次。孩子今年5岁,她的妈妈指着她的脖子和腿对记者说,每次发现女儿被咬,她都很紧张,“虽然她没有发烧,但我很担心”。

又一新增病例昨被确诊

昨天下午,卫生部专家组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一起,到达商城调研,随行的还有北大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教授。当天下午3时,他们前往商城县第一人民医院,并确诊了一例前天刚刚入院的病人为“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该病人一周前被蜱虫叮咬过。

据商城县人民医院内一科主任鲍发应介绍,该新增病例患者名叫杨孔芳,女性,今年53岁,商城县伏山乡渣子河村人。9月9日下午被送到县人民医院。当时的特征是发烧,肌肉酸痛,经抽血化验,发现其白细胞和血小板明显减少,医院初步判断为“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昨天下午,经王贵强等卫生部派来的专家会诊,杨孔芳的病被确诊。

院医务科科长王卫告诉记者,杨孔芳的病情属于中等程度,医院已对其进行了针对性治疗,目前病人情况大为好转。

记者昨天从杨孔芳的丈夫彭仁广处了解到,杨孔芳一周前被蜱虫叮咬,“她傍晚从田里干活回家,发现右胳膊上有一个蜱虫,随手将其抠掉,并没有在意。”9月5日,杨孔芳开始发烧,连续两天不退烧,于前天来到县人民医院治疗。

商城县人民医院至今已经收治了三四十例符合“发热伴血小板减少综合征”的病人。

小小蜱虫,依旧在商城发威!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剑平 编辑:何帅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