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深圳拥20亿村官调查:靠出租厂房掘到第一桶金

2013年03月01日 10:41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郭启明

旧改生意

检方公布南联村旧改项目中周伟思收受开发商逾千万元好处费,居民们有些惊愕,毕竟千万元对普通居民而言无疑是巨款。周伟思被捕的消息,在南联引起不小震动。

帮集体打草,顺便帮自己撸只兔子———得知周伟思被捕,有南联居民如此形容。对于检方公布南联村旧改项目中周伟思笑纳开发商逾千万元好处费,居民们显得有些惊愕,毕竟千万元对南联普通居民而言无疑是巨款。此前,没人知道在南联旧改项目中,周伟思究竟获取多少好处,曾猜测过但未有真凭实据。

资料显示,南联小学段旧改项目紧邻深惠路,拆迁改造用地面积约16.1万平方米,建设用地面积约13万平方米。龙岗街道旧改办介绍,南联小学旧改是深圳70个历史遗留的旧改项目之一,在龙岗旧改项目中,南联社区辖区内旧改项目占一半。早在2004年5月,龙岗区旧村更新改造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便将南联小学旧改列为2004年更新改造建设项目年度计划之一,原计划是大型商业综合体项目。

站在深惠路边一眼望去,南联村旧改项目“远洋新干线”工地一片繁忙,正在施工的一栋栋高楼矗立,后期开发的空地进入打地基阶段。对于该地块价值所在,开发商在楼宇外强竖立的巨幅广告宣扬“龙岗东门中心铺王。”

其实,对于该地块的开发,南联居民一直存有异议。深惠路边上地铁口地块商业升值潜力巨大,如果南联股份公司没能力开发,但可以与开发商合作,最终却以社区名义以4000万元的价格卖给开发商使集体资产损失极大,居民认定周伟思起到至关重要作用,“是幕后推手。”

事实上,就该重大项目,起初南联股份公司拟成立居民谈判小组全程介入与开发商的谈判,保障居民利益最大化,最终未果。充当利益博弈的谈判小组,某种程度被周伟思代替:一方面他给居民做工作,游说动员拆迁户降低补偿数额,接受开发商补偿条件;另一方面他希望开发商尽量满足少数拆迁户要求,互惠互利,各取所需。毕竟,旧改是双赢的好事情,在此框架下各做让步,不难达成共识。

旧改牵涉面广,错综复杂,一方利益若得不到平衡满足则反目为仇。这也是周祖杰选择网上举报导致事件发酵的导火索。有居民反映,周伟思与周祖杰以及开发商三方中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纠葛。可以佐证的是,时至今日,南联社区办公楼门口岗亭墙上仍张贴着一份律师函。这份落款时间为2012年10月10日、龙岗辖区一家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律师函,传送给周祖杰一家,要求在规定时间内退还开发商先前支付的3200万元货币补偿款,因在该旧改项目中开发商拆除周家总面积2200平方米的房产物业。据双方签订补充协议规定,即将进入回迁选房阶段,周家若选择回迁,必须退还3200万元,否则丧失回迁安置房资格。

按周伟思此前说法,周祖杰既想要房又不肯退款,为此找到他希望帮忙从开发商叶老板处借五六百万元,帮他生意上周转,或者由开发商按照目前市场价每平米两万元回购2200平方米物业。事先的3200万元,由周伟思出面,开发商除支付2200万元拆迁补偿押金,另借给1000万元。“本来叶老板答应再借一次,差不多已经谈妥,哪知他等不急,网上发出举报帖。”周伟思说,周祖杰扬言“正的搞不定我,就用黑的搞定我”。

周伟思为何要帮他向开发商借款?个中缘由远非南联居民所言“乐善好施”。知情人称,借助管理南联多个城中村物业的兄弟物业公司,周祖杰背后出面帮开发商摆平扫除一些旧改障碍,如当时拒搬的工厂钉子户等。此说也在检方公布信息中得以体现———“同时,周伟思还帮开发商在其它环节推动进程、节省费用等。”

笑纳开发商逾千万元,对周伟思而言是锦上添花而已,因为他不缺钱。部分南联居民认为,是好处费也好,是贿赂款也罢,帮开发商出了力,给谁都会笑纳,甚至会觉得心安理得、天经地义。只不过,唯一的解释只有一点———周伟思被一则举报网帖牵扯,并牵出一帮人。如果周祖杰不发举报网帖?但没有如果,正如周伟思有些懊悔不该当村官,一心一意做生意,说不定家业更庞大一样。

现在,周伟思曾经的办公室大门紧锁,空缺尚未有人接任,其被捕在南联引起不小震动。周祖杰的公司仍在正常运转,二人分别因涉嫌不同的犯罪,关押在看守所。结局如何,一切等待法律衡量。

●田厦村

郑稳棠案提起公诉

深圳市田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南山田厦村,郑稳棠长期任村干部。1992年,田厦村成立股份公司,郑稳棠担任股份公司总经理,直到案发后,该公司一把手才进行变更。

让田厦村名扬一时的正是旧村改造。与目前深圳很多旧村改造采用开发商进驻对村民进行一次性现金或房补方式不同,采取800名田厦新村村民土地入股并参与项目利润分配方式进行城中村改造。田厦村走了一条旧村改造的新路子,因此被媒体称为“村民个个是开发商,户户是千万富翁”。此后,田厦公司还涉足商业地产,新近竣工的南山田厦国际中心项目包含一栋165.7米超高层办公,一栋99.9米商务公寓及四层商业裙楼等,也是田厦公司的手笔。

公开资料显示,近五年田厦实业股份公司本部集体经济收入,由2007年总收入5600万元增长到2011年底的7700万元,增长38%。集体资产按目前市场价估算价值13亿元,还不包括国际中心、翡翠明珠项目及各经济部资产物业。股民分配从2007年人均22600元增至2012年的52600元。

郑稳棠案的背景也正如此,田厦村大搞旧村改造,并进军商业地产,工程量巨大,掌握社区集体话事权的郑稳棠不可避免成为各大地产商、建筑设计公司追逐的对象。此前媒体披露消息称,郑稳棠2002年至2012年利用职务便利,在田厦村建设工程项目中收受巨额贿赂,两名主要的行贿人分别是一家建筑设计公司、一家建筑工程公司负责人。

由于郑稳棠的政治身份为南山区人大代表,对其采取强制措施需要得到南山区人大的批准。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7月20日上午,南山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小甘主持召开区六届人大常委会第3次会议,“会议听取、审议了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戴玉伟就深圳市公安局《关于报请许可对郑稳棠采取刑事拘留措施的函》的有关情况所作的说明,审议通过《关于许可对郑稳棠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决定》”。

昨日,南都记者从南山区人民检察院获悉,原深圳市田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郑稳棠案,检方已经提起公诉,但尚未开庭。检方未透露更多消息。

南山区政府部门知情人称,郑稳棠在南山得罪不少人,对于一些职能部门的副职“通常不会理睬”。据媒体披露,郑稳棠案还牵出原南山区纪委副书记黄亮,去年7月23日,即郑稳棠被刑拘三天后被市纪委带走调查。市纪委通报称,黄亮涉嫌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被立案调查。黄亮在南山区纪检部门工作20多年,出事前四个月才调任南头街道办任一把手。

目前,有关部门还未公布黄亮案的情况。但知情人表示,郑稳棠只是一介村官,最终却是广东有关部门督办他才落马,“不得不说,他与本地纪检部门确实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周伟思案

◎2000年5月至2002年6月,开始任龙岗区龙岗街道南联村简一村(南联村为大村,简一村为自然村)村长。

◎2002年6月至2011年4月,任龙岗区龙岗街道办事处南联社区居委会主任。

◎2004年10月开始,任南联股份合作公司副董事长。

◎2007年12月至2011年3月,任龙岗区龙岗街道办事处南联社区工作站副站长。

◎2011年4月至2012年11月,任龙岗区龙岗街道办事处南联社区工作站常务副站长。

◎2012年11月25日,网帖举报南联村官坐拥20亿资产。两天后,周伟思被停职接受调查。

◎2013年2月8日,周伟思因涉嫌受贿罪、行贿罪被采取逮捕强制措施,与此案相关的龙岗区原城管局副局长何永华等三人也先后被执行逮捕。

郑稳棠案

◎1992年,田厦村成立田厦实业股份有限公司,郑稳棠成为公司总经理。

◎2003年起,田厦新村实施统一改造,除原村民宅基地外,周边的银都酒店、南岗渔村酒家、翡翠湖酒楼等纳入统一改造范围。

◎2005年,田厦新村的改造规划得到南山区政府的批准,2006年初获得市规划委员会正式批准。

◎2009年11月29日,田厦新村改造项目封顶。

◎2012年7月,南山区六届人大常委会第3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许可对郑稳棠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决定》,郑稳棠被刑拘。有关部门披露,郑稳棠在2002年至2012年,利用职务便利,在田厦村建设工程项目中收受巨额贿赂。

◎2012年8月,上任仅四个月的原南山区南头街道党工委书记、办事处主任黄亮,因涉嫌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被立案调查。有关部门披露,黄亮系因郑稳棠受贿案牵出。

[责任编辑:PN031] 标签:周伟思 周华生 开发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