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兵团酝酿造城运动:10年再造8个县级市(图)
2010年08月04日 06:03东方早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鸟瞰戈壁明珠石河子。

兵团第一城:石河子

■ 兵团经济研究所所长潘新刚说,兵团下辖14个师(1个建设工程师,13个农业师),目前,兵团共管理着石河子、五家渠等5个市,而根据兵团的新目标,原则上没有建市的8个农业师,需各建一座县级市。

■ 兵团希望自己的转型会是高起点、高标准的,必须要跨越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比较低级的工业化阶段。但在发展新型工业化、产业化的路径上,遭遇到了资金和人才缺乏的瓶颈,存在思想偏传统保守,运作市场经验欠缺等问题。

早报记者 于松  发自石河子、伊宁等地   实习生 刘薇

“我有十几尊大炮,有(民兵)炮兵连,你没有吧?!”7月17日,新疆天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郭庆人对前来石河子的大连重工集团董事长宋甲晶笑着说。年近七旬的郭庆人,是上世纪60年代,10万进疆上海知青的一员。他选择留在了新疆。

新疆天业集团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下称“兵团”)农八师旗下的一国有企业,郭庆人的这席话,形象点出了兵团劳武结合、屯垦戍边的特性,而他本人在发展企业经济之中还需在工人中组编数百民兵,进行操练,提高军事训练素质,增强应战能力。

新疆作为我国西北地区的门户,是我国最靠近“三股”势力交会中心和国际“热点”多发地区的省区。兵团正是一支组建于这样一个特殊地方、承担着屯垦戍边职责,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实行“军、政、企合一”的特殊社会组织,从成立到现在,已走过了56年的风雨历程。

如今,兵团,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国营单位,拥有人口258万,国内任何一家中央企业也无法与之比拟,包括巨无霸的中石油和国家电网。然而,兵团经济却走到了十字路口,正面临着由绿洲农业向新型工业化、产业化的市场转型。

今年上半年,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提出了“屯城强边”的概念,将支持兵团在战略地位重要、经济基础较好、发展潜力大的中心垦区再建几个县级市,构建完善的兵团城市体系,而兵团的目标是:至2020年,城镇化率将从2009年的48%增加到70%。这一梦想被形象地描述成“兵团再造8个石河子的梦想”。

从垦荒到“封犁”:

人定胜天到尊重自然规律

“这是一个新连队,地没有一亩,房没有一间,路没有一条,条件很苦,委屈你们了。但是,我们的双手一定能在这片戈壁上开出良田,建成绿洲。”

兵团成立于1954年,属中国计划单列的副省级单位,自行管理内部行政、司法事务,受中央政府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双重领导。

1954年7月15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和新疆军区提出组建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毛泽东主席指示:“你们现在可以把战斗的武器保存起来,拿起生产建设的武器。当祖国有事需要你们的时候,我将命令你们重新拿起战斗的武器,捍卫祖国。”

历经数十年的创业,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完成了从“解放大军”向“建设大军”的角色转换。

对于很多上海人来说,兵团并不陌生,上世纪60年代,就有着10万知青进疆的故事。如今,很多人退休后回到了上海,但有人依旧奋斗在兵团中,郭庆人就是其中之一。

据史料记载,上世纪60年代,一辆又一辆敞篷大卡车前赴后继,满载着上海知青,行驶十几个昼夜后,停在新疆的戈壁上。

据诸多知青回忆,司机喊“到家了”,1分钟过去了,没人下车,也没声响;5分钟过去了,还是没人下车,没声响;司机一看,整车青年男女,都在面面相觑——荒漠、黄沙,风一吹,牙一咬,满嘴沙沙作响;没路、没房子,人们在沙丘旁的地洞里钻进钻出;他们惊呆了,连下车都不会了……

这就是郭庆人等10万上海知青永远不会忘记的初到新疆时的感受。这缘于,兵团本着“不与民争利”的原则,农牧团场大多设在沙漠周边和边境一线。

今年61岁的姜万富说,当时迎接他们的许连长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喊:“这是一个新连队,地没有一亩,房没有一间,路没有一条,条件很苦,委屈你们了。但是,我们的双手一定能在这片戈壁上开出良田,建成绿洲。眼下住的是‘地窝子’,喝的是涝坝水(土坑里的蓄水),将来一定能住上砖房,点上电灯,用上自来水。下车吧,孩子们!”

姜万富说,知青们每天劳动11个半小时,每15天才休息一天,挖土、挑土、开垦荒地。那时,大家相信“人定胜天”,以挖土方、垦荒的数量论英雄,而39岁的奎屯人杨成勇将父母当年开垦的艰辛描述成:“根本就不是人干的活。”

就这样,靠着一锄头、一耕犁的开垦,走过56年后,兵团有耕地面积1072.76千公顷,农作物总播种面积916.25千公顷。

半个多世纪以来,兵团因为其农业机械化程度和科技水平较高,跻身全国最重要的棉花基地行列。但是,长期以来“以农为主”的发展模式,特别是以水土开发为特征的外延式扩大再生产模式,严重制约了兵团经济发展,对生态环境构成较大压力。

2009年,兵团发布了禁止水土开发的“四条禁令”,严禁打井开荒,一寸土都不许开荒了,并表示要拿出“壮士断臂、义无反顾的勇气”来执行“四条禁令”。

今年6月,时任兵团政委的聂卫国对外透露:“以农业为主的外延式发展模式已经到了尽头”。原因有二:生态环境的承受能力到了尽头;投入产出不成比例,经济承受能力已经到了尽头。他甚至说,以农业为主特别是以打井开荒外延扩大再生产的发展模式,非但不能代表先进生产力发展方向,反而会破坏生产力。

从农业到工业:

财政由千万到破亿元

石河子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企业已达260多家,累计完成招商引资到位资金额213亿元。

7月17日,新疆天业与大连重工签署了长期战略合作协议,双方今后将在煤化工、循环产业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其间,郭庆人时不时蹦出一句话:“我以前是在兵团种地的。”郭的一席话,说出了其本人乃至兵团由农到工的发展缩影。

站在石河子行政楼上观望,三条南北向的宽上百米、长10余公里的大林带,将生活区与工业区隔离开来。以前,这里原本是一望无际的庄稼地。

50年光阴荏苒,数十万军垦儿女以石河子为中心,以10多个农牧团场和上百个企业为依托,建起了贸工农为一体的实力雄厚的经济联合体。

石河子的一名宣传干事(农业出身)饶有兴趣地建议早报记者登高观望石河子的全景,介绍得最多的是该城的工业前景。他曾指着远方的几座冷却塔说,那便是天业集团的电厂,围绕电厂的是占地近万亩的天业集团循环经济工业园。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于松 编辑:何帅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