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性政治权利引起最高权力机关高度关注
2010年06月28日 03:11检察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60岁退休”是怎么来的?男女干部为何不能同龄退休?

近年来,男女同龄退休的呼声一直不绝于耳,一些地方人大常委会在制定和修改妇女权益保障法实施办法时,也曾尝试明确规定“男女同龄退休”。

为什么男女不能同龄退休?在6月24日分组审议时,常委会委员们揭示了其中缘由。

在这次执法检查过程中,朱启委员发现女干部的退休年龄问题争议很大。在审议之前,他查阅了相关规定。朱启发现,有关干部退休年龄最早的规定是,1978年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原则通过,由国务院颁发的《关于安置老弱病残干部的暂行办法》。文件规定,党政机关、群众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的干部,男年满60周岁,女年满55周岁,参加革命工作年限满十年的,可以退休。

1987年中组部、劳动人事部《关于女干部离休退休的年龄问题的通知》规定,年满55周岁的县处级女干部,确因工作需要,一时尚无适当接替人选且身体能坚持正常工作的,根据本人自愿,经所在单位审查同意,报任免机关批准,离退休的年龄可以适当推迟。

“这两个规定出台的背景之一是,当时有一部分干部由于身体健康问题不能继续坚持工作,党和国家出于政治上和生活上的关心,让这些干部离休、退休,担任顾问和荣誉职务。”朱启说,当时这一政策规定,对于精兵简政、提高工作效率、健全老中青三结合的精干领导班子都是有意义的。但是32年过去了,国家政治经济生活、社会的发展水平、干部的素质结构和健康状况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继续沿用原有政策,显然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

张柏林委员曾任中组部副部长、原国家人事部部长。他说,在五六十年代,国家干部没有“退休”一说。“文革”前的离休,是指离职休养,你身体不好了,批准你离职三个月休养,休养后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现在男60岁、女55岁的干部退休做法所依照的,就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则批准的国务院文件。对于女专家的退休年龄,国务院也有规定,有的可以工作到70岁。

张柏林解释说,后来根据实际情况,中组部、劳动人事部的文件提出“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女处级干部可以工作到60岁”。但20多年来,各地执行不一。究其原因,是党委领导考虑要“腾出岗位”。

张柏林特别提到了公务员法的起草过程。在第七稿之前,草案写了“男女都是60岁退休”的规定。但在征求意见过程中,有反对的声音,认为执行困难太大,“最后没有写”。张柏林说,这也为以后解决这一问题留下了空间。

不能同龄退休,给女干部带来的危害是多方面的。朱启分析说,让女干部55岁退休,在选拔时一般50岁左右就不再继续提拔了。有些地方规定,县处级女干部50至53岁就要离岗,这严重挫伤了女干部的积极性。

较早退休还给女性的经济利益造成损害。朱启算了一笔账:按照现行的工资制度,工作满35年退休的,退休工资按90%计发;满30年不满35年的按85%计发;满20年不满30年的按80%计发。由于女干部退休较早,大多数女干部特别是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的女干部,很难达到35年工龄,如果是女硕士、女博士,就更难达到了。“这就出现一种现象,学历越高,参加工作的时间越短,退休金也就越少。”

“男女同龄退休”能否一蹴而就?

在网上搜索“男女同龄退休”,从一些报道看来,男女同龄退休似乎是众望所归。

要求和建议男女同龄退休的理由是,女高级知识分子参加工作比较晚,并且需要读书、生育等,真正为社会作贡献和事业的时间稍微延后,到了50岁以后,正是女性负担最轻、知识最充沛、社会经验更丰富的阶段,而让女性在55岁退休,无疑是人才的浪费。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北京就“实施妇女权益保障法办法草案”曾经公开征求意见,没想到,“适当延长女性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和女性高级知识分子的工作年限,实现男女平等”的规定,竟遭遇多数人反对,其中不乏女性。反对者的理由是:“此举将加重年轻人的就业和升职压力”、“不能只凭职务或职称延长女职工退休年龄,这样不公平”。

甚至有女工在网上发帖表示,面对繁重的劳动和激烈的竞争,不知道何时下岗失业,“希望早点退休,过上安稳日子”。

“延长退休年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分组审议执法检查报告时,郑功成委员分析了种种探索失败的原因,无论是要求女干部退休年龄从55岁推迟至60岁,还是要求女职工退休年龄从50岁推迟到60岁,都是以“一步到位提高”为假设目标的。“这是万万不可行的。”郑功成说,这样连女性自己也会觉得不公平,“比如今年55岁的,退下来了,而54岁的,则可以干到60岁,一下差了6年。”

“延长退休年龄必须慎之又慎,要早动手,明确目标,小步渐进。”郑功成提出了一个新颖的建议:国家应当尽早确定男女同龄退休的目标及实施方案,如到2020年想实现男女公职人员同龄退休,则可以在今后的10年间,每年将女性的退休年龄延长半岁,而且“还应允许弹性退休”,不搞“一刀切”,这样既可达到目标,又不会产生太大波动。

女代表、委员偏少该怎么办?

选举权是政治权利的基础。在国家权力机关和参政议政的舞台上有没有合理比例的女性,是女性政治权利有否得到保证的标志。

执法检查组发现,经过努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女性所占比例稳中有升。从数字上可以看出,2007年,十届全国人大明确规定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大会代表中,妇女代表所占比例不得低于22%,有27个省(区、市)明确了女性在各级人大代表候选人中应达到的最低比例。十一届全国人大女代表所占比例比十届提高了1.2%,全国政协第十一届委员会女委员所占比例比十届提高了0.9%。

但是检查组认为,目前女性参政人数和比例,与女性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以及她们参与经济社会发展的程度还不相适应,女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所占比例总体偏低。在换届选举中,尽管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的女性人员都能按规定比例提名,但由于缺乏有效措施的保障等,女性候选人落选的较多。据了解,自1978年五届全国人大以来,30多年间,全国人大女代表所占比例大体在21%左右,地方各级人大女代表比例增长缓慢,在有些地方甚至有所下降。检查组建议:“各地在制定选举法实施办法时,规定增加女性候选人的数量,在考虑候选人代表性的同时,应多推荐优秀女性作为候选人。”

分组审议时,提高女性代表、委员的比例是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共同呼声。为此,他们纷纷出谋划策。

王云龙委员建议在十二届人大代表选举中一定要达到不低于22%的比例要求。王云龙认为按照检查组的建议,这一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陈至立副委员长带队开展了执法检查。她认为提高妇女比例的办法有很多,比如在提名候选人时,女性比例再提高一点,还可以像推选后备干部一样,对女性候选人作出专门规定。

针对选举时女性候选人容易被漏选的情况,庞丽娟委员建议人大代表实行男女比例“专额专选”,保证女性代表比例。

“选举是民主的一种方式,但民主不等于选举。”郑功成委员认为,女性政治地位的上升,还要靠民主协商,这也是很重要的民主形式。他在参加执法检查中发现,在有些地方,没有选举出合适的女性,就把职数空出来,有了合适的女性,再添加进来。“总得有一点儿选举之外的特殊措施”。

郑功成还建议设立“平等委员会”,专司监督歧视,其监督范围不仅包括性别歧视,还有学历歧视、地域歧视、身体歧视等等。

对妇女权益保障法实施中的重大问题,侯义斌委员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措施及时整改。宋法棠委员对半年之后的跟踪检查充满期待。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宋识径 编辑:李喆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