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彬

明知道是“高利贷”,法院为什么还要扣个税?

按“税收法定”的原则,民间借贷是否和银行储蓄一样停征个税,应该由国务院乃至立法机构做出明示。

作者:张伦

民粹猖獗,为何默克尔支持率依然高扬

在日渐世俗化的民主时代,加之信息技术的发达,维系一个政治人物的威信并不是件简单的事。默克尔这东德牧师的女儿所表现出的操守、节制与自然的为人风格,恰成为她最大的资…

作者:刘远举

患者丢钱医生赔偿,合理要求并非“农夫与蛇”

“医生救了患者的命”这种“施恩与感恩”逻辑,并不能把患者要求急诊室“忙而不乱”的诉求,压得干干净净。

作者:熊文

学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为何成了被打击者?

一切能提升升学率的行为,在教育局这边都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打击也是一阵风。而一切会破坏这个“共识”的行为,都可能遭到学校和教育局双重的压力。

作者:朱达志

北京的“好心”为何被外地办成了坏事?

如今从吃碗小面到购买大宗商品,都可以“不认现钱”,扫描即可了,交强险使用电子保单根本算不上有多先进,为什么还要故步自封,非见纸质标志不可呢?

作者:王冲

一年五次恐袭,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英国?

这是英国在中东分而治之的一个缩影,英国直到1971年才从形式上退出这一地区,让位于美国,但其影响,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一直都在,即便是当今中东各国的划分,也是英国殖…

作者:熊文

东北振兴到底需要一张什么“药方”

吉林省最大的问题恰恰是周边局势的不稳定性和不可控性,这也是《吉林报告》当中未曾提及的部分。不管吉林省具备多大的优势,地缘风险让这些优势都得不到有效地发挥。

作者:张德勇

提振东北经济,为何仍需坚持市场导向

坚持市场导向,并不就意味着否定政府在重振东北经济中的重要作用,而是藉此强调政府必须具有市场意识并善用市场机制。

作者:胡印斌

“坐着不说话”的贪官把做官当成了做生意

若想杜绝类似“影响力”的奇谈怪论,必先搞清楚现代治理体系下的权力问题,一方面,如何让官员真正向民众负责?另一方面,民众又如何便捷地监督官员权力运行中的交换?

作者:沈彬

天才程序员之死:对毒妻行为应有刑事调查

翟欣欣故意隐瞒婚史,杀鸡取卵般地榨取死者财产,并且在离婚之后依然要挟死者1000万元的赔偿,这显然不同于普通离婚案件。对于这些“犯罪线索”,警方应该做出调查:翟欣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