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外劳旅游难避双冲击 经济内燃机濒临熄火
2010年08月26日 06:52金羊网-新快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25日,担心港人迁怒于己的菲律宾外劳在街头举牌痛悼八名逝者。

外劳寄回菲律宾的外汇增长图

菲律宾外劳全球分布比例图

2009年菲律宾旅游占GDP的比例

新快报记者 侯鹏飞

因为一起港人被挟持事件,继总统大选之后,在媒体沉寂了好一段时间的菲律宾再次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虽然如此,这次我们不再因为其外劳的专业素质而津津乐道,也没有因为其旖旎风光而心神向往。因为同胞遇害,我们现在对这个距离广州两个多小时飞行里程的国家更多只有理性的愤怒。众怒之下,菲律宾经济自然难避冲击,至少目前如此。

外劳

经济外动力面临搁浅

在不少经济学课本中,菲律宾都被作为世界上极为罕见的,只能以国民生产总值(GNP)而不是国内生产总值(GDP)来衡量其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家。主要原因就在于1970年深陷经济困境后,菲律宾政府不得不修订劳工法,以向外输出劳工的形式,通过汇款回国内来改善其经济状况。

在菲律宾,这些候鸟型的外劳有一个专门的名字——OFWs(即“海外菲律宾工人”的英文首字母缩写)。由于这部分人每年都要往国内寄回大量外汇,这使得菲律宾成为了全球四大外汇流入国,2005年的外劳收入高达100亿美元,占到了菲律宾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3.5%。“每一个菲律宾劳工都在养活着5名家乡的亲人,”当年执政的拉莫斯说:“她们是新国家的英雄。”也正是因为如此,前菲律宾总统阿罗约还把他们称作OFI(即“海外菲律宾投资者”)。在每年圣诞节,外劳集中归国探亲时,菲律宾政府还会在首都国际机场为他们铺红地毯,总统亲自接见,外劳对菲律宾经济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随着其国内相关培训教育体系的完善和越来越多受过高等教育大学生的加入,菲律宾外劳的足迹已经遍布全球各地。在香港,菲佣数量的大幅上升开始于上世纪80到90年代香港经济起飞时期,至今已经发展成为香港不可忽视的劳工群体,在港菲律宾外劳的最低工资水平目前是每月3580港元。同时,也许是地缘较近之故,在港从事家政服务业的菲律宾外劳有20万之众,排在全球首位。

不管是受港台文化的影响,抑或是不满国内家政业服务的良莠不齐,甚或是因为想给孩子请一个学习加保姆型的综合型人才,菲律宾外劳在包括广州在内的大陆地区亦是风生水起、有价无市,广州一家专事菲律宾外劳服务的中介公司就在其网站上明码标价,雇请一名菲律宾外劳的“起步价”高达8000元(不包含签证费及机票和中介抽佣)。

诚然,菲律宾外劳已经成为了越来越多人们生活当中的一部分,对于惜时如金的香港人而言更是如此。这也难怪在谈到在港外劳的时候,一家菲律宾媒体这样说:若非有她们的存在,香港的经济会陷于停顿,至少会被拖慢不少。虽然言之有据,但是这还是有夸大之嫌,毕竟在港“捞金”的还有大量印尼、越南和泰国的外劳,而且在个人情感的发酵下,谁也保证这不会让菲律宾外劳成为愤怒人们的出气筒。

旅游

经济内燃机濒临熄火

除了外劳汇款这块基石,旅游业也是菲律宾的支柱产业之一。

相比于上个世纪末听上去“很是洋气”的新马泰之旅,现时的人们更喜欢在新的旅游目的地开疆辟域。又由于心有余而钱不足,邻近中国的其他国家便成为了人们的首选,而有着椰林海滩、湖光山色、火山瀑布和蓝天碧海的菲律宾自然更受青睐。也正是因为如此,就在不久前,菲律宾某廉价航空公司抓住时机,于广州数家媒体登出广告,希望吸引更多中国人去菲律宾旅游,其与时俱进的前瞻性让人好生佩服。

与此同时,菲律宾近年来也加大了对外招商引资的力度,希望成为下一轮制造业转移的受益者,而旅游业更被当做推动经济繁荣的龙头,但马尼拉街头的枪声血泊,警方的拙劣表现,和受害者家属的愤怒控诉,已经足以让菲律宾政府和企业的公关努力化为泡影。

据菲律宾旅游局的官方数据统计,2009年中国赴菲旅游的人数共约38万人。今年前四个月已经超过了14.5万,从趋势来看略好于去年。而在香港人质遭马尼拉绑匪枪杀惨剧发生后,香港保安局在第一时间呼吁民众不要把事件矛头对准在香港的菲籍劳工,但已经有部分香港市民表示,短期内不会考虑到菲律宾旅游,报团者也匆匆推掉了行程。

对此,上海社科院专家表示,尽管此次的惨案是一起偶然事件,但是其中透露出因个人因素而进行极端的发泄行为,足以让全世界游客对菲律宾旅游产生恐惧感。专家预计,本次惨案的发生不单会对菲律宾的旅游业造成严重影响,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投资也不可避免会因此绕道而行,至少会让投资者对未来走势观望更长一段时间。

冷眼观天下

菲律宾一池春水搅浑了

曾经,有着“岛国之称”菲律宾还是万千新婚夫妇格外向往的蜜月胜地;如今,中国人喋血马尼拉的事件让这个国度和血腥暴力联系在了一起,政府发出的黑色旅游警示更是让游客对这个国家多了一分警戒。

曾经,凭借着专业的服务和良好的语言掌握程度,有着世界家政服务钻石品牌的“菲佣”炙手可烫;如今,在有着20万“菲佣”的香港,痛悼同胞的港人对这个群体不免心存芥蒂,有人甚至选择辞去“菲佣”,转而选择本地的家政人员。

差不多两个月之前,获得菲律宾总统大选胜利的阿基诺三世曾踌躇满志,誓言重振凋敝已久的菲律宾经济。对于“民主之母”——前总统阿基诺夫人的儿子,菲律宾人们自然寄予了厚望。新官上任的三把火也确实让人对菲律宾的未来有了不少憧憬,孰料8月23日的马尼拉之殇却让这份期待冷却了不少,而且还引发了包括中国在内全球对菲律宾安全的再度质疑。

经济是政治的基础,我们早对这句话烂熟于心,阿基诺三世自然也不含糊。靠水吃水,对于一个国土面积只有中国1/32的岛国而言,除了输出外劳之外,菲律宾得以主要依靠的或许就只有旅游了。

虽然如此,一名被解职的“模范警察”和一群女人般的菲律宾警察却搅乱了阿基诺三世的棋局,不单让菲律宾的旅游招牌黯然失色,也让菲律宾外劳成为了无辜的间接受害者。君不听“近段不考虑去菲律宾”之言俯拾皆是,君不见港人炒“菲佣”之愤遍地而起……毋庸置疑,两条腿走路肯定要比一条腿利索得多。而现在的菲律宾,旅游市场面临歇菜已是十之八九的事情,如果单靠外劳这一条腿来蹦,在国际GDP的长跑中,菲律宾显然跑不太远,更何况就连他仅剩的一条腿也有“残疾”的风险。

也许在痛到深处的时候,菲律宾的决策层才会感到事态之严重已经超出预料,高层访港、公众表态、举国哀悼……这一切努力都意在消弭中国人难以遏制的愤怒。可是,即便所有伤口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合,留下来的伤疤还是会让人痛定思痛。

照此说来,菲律宾不但搅浑了其国内局势的一池春水,更是因为一朝不慎而亲手搅浑了自己在国际上的形象。

外劳寄回菲律宾的外汇增长图

2009 17.348

2008 15.9

2007 14.4

2006 13

(单位:十亿美元)

从2006年到2009年,外劳寄到菲律宾的外汇呈逐年上升之势。

菲律宾外劳全球分布比例图

沙特21.6%

阿联酋15.4%

新加坡6%

香港6%

其他地区51%

在菲律宾外劳的全球分布比例中,香港占到了6%,约20万人。

2009年菲律宾旅游占GDP的比例

旅游业6.2%

其他产业93.8%

2009年,旅游业的收入占到了菲律宾GDP的6.2%。

数据来源:菲律宾国家统计局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侯鹏飞 编辑:马翠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