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38年蒋介石日记:惟有持久抗战 方有和平之道

2011年08月17日 16:57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天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倭寇军阀不倒,决无和平可言。惟有中国持久抗战,不与言和,乃可使倭阀失败,中国独立,方有和平之道也。”

本文摘自《寻找真实的蒋介石》,作者:杨天石,出版社:山西人民出版社

南京陷落后,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内部主和派一度抬头,但蒋介石坚决拒和,力主坚持抗战国策。1938年3月13日,蒋介石专门在日记本中写了一段话:“中国对倭抗战,决非争一时之胜负与得失,而为东亚千百世之祸福有关,故不惜任何牺牲,非达到此目的,终无战乱终止之期。”但是,同年4月,中国军队在山东台儿庄取得胜利,蒋介石觉得中国有了和日本侵略者谈判的筹码,思想的天平开始倾向“和平”一端。4月9日日记云:“此时可战可和,应注重和局与准备。”此后,日方有希望英国出面充当调人之意,而蒋介石也曾决定派张群使英,在当地与日本进行和平交涉,以便于英国从中斡旋并担保。5月下旬,日本内阁局部改组,近卫首相以陆军前辈宇垣一成大将出任外相,企图借助他来抑制陆军。蒋介石看出宇垣将对华主和,准备利用宇垣,压制日本陆军中的少壮派。但是,蒋介石也提醒自己,防备宇垣对中国内部实行“挑拨离间”。日记云:“敌国阴狠,讲和时更增危机也。”果然,宇垣上台后,即不断向中国摇晃橄榄枝。蒋介石则以“刚柔得宜”的政策相对应。一面抵抗日本侵略军对武汉的进攻,一面也和日方代表在谈判桌上周旋。8月下旬,蒋介石开始指导萧振瀛和日本军部特务和知鹰二进行谈判。

萧振瀛(1886-1947),字仙阁,号彦超,吉林扶余人。曾任西安市长。1930年任第二十九军宋哲元部总参议。1935年任天津市市长。次年任冀察政务委员会经济委员会主席。其间,曾多次与日军驻华北将领多田骏等人谈判。1937年抗战爆发,萧振瀛任第一战区长官部总参议。1938年7月下旬或8月初,日本军部特务“兰工作”负责人和知鹰二到达香港,萧振瀛与和知是“旧友”,因此受命与和知谈判。谈判中,和知提出总原则6条,其中有诱饵,也有新的侵略要求:1.停战协定成立之时,两国政府正式命令,停止一切陆、海、空军军事敌对行动,中国政府以新的姿态,恢复七七卢沟桥事件以前状况。2.日本政府绝对尊重中国主权、领土、行政之完整。3.两国军事完全恢复战前原有状况后,以平等互助为原则,商订经济协定,以谋东亚经济全面的合作。4.两国谋国防上之联系,在共同防止共产主义目标下,商订军事协定。5.两国政府努力恢复两国人民情感上之亲善与谅解,取缔一切互相排侮之言论。6.两国在此次事变中所发生之一切损失,以互不赔偿为原则。和知提出的《经济协定基本原则》共4条:1.本平等互助原则,尽先欢迎日本投资,如日本财力不逮,可向欧、美各国商借资本。2.资源与市场之紧密调整与提携。3.两国互惠关税之协定。4.战后复兴之合作。其《军事协定基本原则》共3条:1.中日两国共同防卫,共同作战。2.平时训练,得聘请日本军事顾问及教官,向日方订购及补充器材。3.国防之联系。军事内容与情报之交换。

当时,日军正节节向武汉逼进,和知“求和”,使国民党内部的部分“主和”派觉得是个机会,但蒋介石对此却不抱希望。8月26日,蒋介石与智囊、《大公报》主笔张季鸾商谈,对张表示:“观察倭寇在华之权益与设施,岂能随便放手还我乎?若无重大变化与打击,彼决不罢手。一般以为和知来求和抱乐观者,实未究其极也。”他在日记中明确写道:“对和知应拒绝。”“倭寇军阀不倒,决无和平可言。惟有中国持久抗战,不与言和,乃可使倭阀失败,中国独立,方有和平之道也。”9月23日,蒋介石返回汉口,主持汇报会议,决定对策。由于和知的条件首先就是“恢复卢沟桥事变前原状”,这是蒋介石求之不得的梦想,自然勾起蒋的兴趣。会议决定:“倭必先尊重中国领土、行政、主权之完整,与恢复七七事变前之原状,然后方允停战。”此前,国民政府一直要求,在与日本谈判时必须有第三国保证,但是,就在几天前,英、法为了自身的利益,不惜牺牲捷克主权以绥靖纳粹德国,因此,汇报会议决定,可直接与日方谈判。9月26日,蒋介石增派曾任北平社会局长、有对日交涉经验的雷嗣尚到港,加强谈判力量。这一时期,蒋介石正在观察欧战的状况,认为如欧战不能即起,有机即和;如欧战果起,“则对倭更须作战到底”。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蒋介石 抗战 武汉 日本 和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