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国有可能在开明的新权威体制下实现宪政民主

2013年04月18日 17:29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萧功秦

除了老左派人士,社会上还有一些新左派,他们最早是从国外受左翼社会主义思潮影响而回国的留学人士为主,把后现代主义、西方左翼的法兰克福学派理论、毛的“文革”理论与左翼理想主义结合在一起,从学理上把中国当下的问题与矛盾当做“资本主义复辟”来解释,我把他们称之为学院中的文化浪漫主义者。

相当一部分民众,由于对当下中国现实的失望与不满,有一种朴素的对毛时代的浪漫怀旧心理。不久前,笔者在重庆参加了一次学术会议,几个坐在前排的参会者跳出来公然指责笔者:“你攻击文化大革命!”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从湖南、贵州远道赶来的民间左派人士。这些“文革”左派的浪漫主义则表现为把“文革”美化, 他们心目中的“文革”理想制度都是他们浪漫心理的投射与移情,相当于马克思所批判过的“中世纪的牧歌社会”,完全脱离现实与时代发展。当然,会议上这一小小风波并不能代表重庆社会的大势,但这一事件的发生,正说明激进的“文革”左派确实是有相当的社会基础。“文革”左派在“乌有之乡”网上发文,公然把打倒“四人帮”说成是一场“硬性政变”,把邓小平1992年南巡讲话称之为“软性政变”,把一大批自由知识分子称之为“汉奸卖国贼”,有一位极左派愤青在“乌有之乡”网上称,2009年是左派的“战略防御阶段”,2010年就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而到了2011年,就是“我们左派们的战略反攻阶段”了。

从当下的情况来看,社会上层有一些坚持原教旨主义立场的极左派老干部,中层有一批在大学任教或留学归国的新左翼知识分子,底层又有着多年来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或失利的底层民众与“绝望阶层”,而以“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为代表的极左派网站又在其间起到联络沟通、宣传动员与整合作用,某些地区街头大规模的“唱红”又客观上为他们的合法聚集提供了有利条件。

在相当一个时期里,部分官员把这种左的言论错误地看做是对付西化自由派的民间“积极力量”,而对“文革”左派的言论与行动听之任之,予以自由放任。这种民间的极左潜流趁机占据了“反资本主义复辟”的话语权,以毛泽东的“反修防修”为护身符,在社会上公开举办“毛泽东学院”系列讲座,由于获得了“重庆唱红运动”而自然形成的“唱红”政治合法通行证,在聚会场合高唱“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的经典红歌,由于这些“文革”极左派人士从左的方面占领了革命话语优势,以“忠于毛泽东”为护身符,官方职能部门有“投鼠忌器”的顾虑。迄今为止,此股极端“文革”思潮已经发展到尾大不掉的声势。可以断言,随着社会存在的各种不满情绪的上升,它在今后某一时期出现更为强大膨胀趋势那将只是时间问题。

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性,即此类极左派人士在某种特殊条件下完全有可能进行“左派大联合”,通过广场政治,煽起底层民众,发起“反党内走资本主义当权派”的“文革”式的民粹主义浪潮,向当政的执政中心公开叫板,从极左的方向来影响中国的历史选择。

第二种激进主义,是主张激进西化的自由派重新活跃

这种思潮认为,西方的民主是一套天然符合人性的好制度,这一套制度是完全适用于所有民族的,只要移过来就能用,就像雨衣披在谁的身上都能避雨一样具有普世性。当年孙中山曾认为,正如中国人把铁路造好了,当然就要采用最新式的火车头一样,中国在推翻专制后,理所当然地要直接采用西方多元政治。孙中山认为, 多元议会政治在西方发明要三百年之功,而我们中国取过来就能用,何乐不为?当代中国的激进自由主义也以同样明确的语言,表达过同样的意思,在他们看来,自由、民主、人权如同科学一样,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因此,只要把那些完美的、符合理想的而又在西方实践中证明行之有效的多元政治直接搬过来,一切问题就能迎刃而解。这是一种把西方民主体制浪漫化的右的激进主义。

这种民主观念的误区就在于,完全不考虑西方民主体制与西方的经济、社会、文化是一个有机整体,多元民主体制需要在一系列复杂的文化社会经济政治条件的支持下,才能有效运行。中国在发展初期,完全不具备承载多元民主政体的社会经济与文化条件,移入的结果只能导致中国陷入严复当年所说的“旧者已亡,新者未立,伥伥无归”的脱序状态。

自2008年开始,由于自由派对政府处置的一些事件的不满与国际上对此类事件的关注,原先处于边缘状态的激进自由派开始重新活跃。近年来,国际上频繁发生了“阿拉伯之春”、 “茉莉花革命”,加上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常态化,以及中国目前的改革停滞与社会矛盾积累,都进一步刺激了原先已经温和化的自由主义思潮重新转向激进。近年来,右的激进主义也同样在国内社会政治生活中重新抬头。

两种激进主义决不是知识分子与少数愤青在网络上或茶杯里的风波,左右两种激进主义都有自己的意识形态话语。它们通过自己的意识形态理论,对中国当下发展中出现的腐败、贫富分化、社会不公与官僚主义,作出简捷明了的、通俗大众化的解释。激进左派把所有的贫富分化与社会不公的消极现象,均简单地解释为“资本主义复辟”,他们认定,只有再一次发动“‘文革’式的大民主”才能解决官僚腐败问题。

另一方面,右翼激进主义者则把这一切归因于西式的普选式的多党民主化没有到位。他们都以自己的意识形态话语来吸引大众,形成左与右的民粹主义政治势力。虽然理论上似是而非,但左右激进主义思潮均可以方便地迎合人们不满社会现状的心理,取得话语至高点。相反,体制内的一些理论家却抱残守缺,在理论上、观念上无所作为,失去了对新鲜事物的感知力与创造力,提不出鲜活的、有针对性的、有说服力的解释。

从当下中国的社会心态来看,人们普遍缺乏方向感,企业家、中产阶层、部分官员中近年来越来越膨胀的移民潮原因很多,至少表明,社会上对前途迷茫悲观的情绪,正在各阶层中蔓延。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左派 宪政 体制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