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原上海宣传部长困难时期见闻:死人右腿被吃掉

2013年08月16日 18:38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雷颐

回到青海,彭柏山不甘心坐以待毙,于是开始动用“关系”,先给周扬写信,后给老上级、老同事皮定均司令员,福建省委书记叶飞,福建省副省长贺敏学等人写信,请求帮助自己调动工作。最后,还是这些“老三野”请示了老领导陈毅副总理,终于将彭调到福建,安排在厦门大学中文系任教。贺敏学是贺子珍胞兄,曾任“三野”某军副军长兼参谋长,与彭甚熟,因此对彭格外关心,听说彭在青海饿得厉害、严重营养不良,曾专门到厦门鱼肝油厂买了二十大瓶鱼肝油寄去!在省委常委会上讨论彭的工作问题,也是他首先表态同意彭来闽工作。

来到厦大,生活工作大为改善,但仍处于时时被监视、汇报之中。他讲课时,总有一个“不是学生的人”拿着小本坐在后排,当他讲到“左联”时,学校和系领导都来“听课”,如临大敌。课后,还要他交出讲稿审查。后来,认为他不适合讲“现代文学史”,转而要他教“写作实习”。对此,彭并不以为忤,仍认真教学,并让一位名叫刘再复的学生担任“科代表”。刘再复后来感激地回忆说:“我的作文一篇一篇地被他修改,稿子空白处到处是他的密密麻麻的‘眉批’。正当二十岁的时候,在我面前出现的这些批评文字,这些关于语言、关于结构、关于如何抒写社会与自我的最准确意义上的教诲,使我感到惊喜,并实实在在地感到有一支充满温情的老作家的手臂在推着我向文学的花果园靠近。”(《他们的岁月?序》,香港天地图书有限公司2001年版)

不久,蒋介石准备“反攻大陆”,福建是最前线,形势自然格外紧张严峻。一次闲聊,因彭曾是打过仗的军人,有几位老师就问他,台湾会打过来吗?他说:“战争不是那么简单,他们不敢。”这十二个字马上被一级级汇报上去,学校党委给他扣上了“反对中央精神,和蒋介石唱一个调子,麻痹革命群众的备战思想,破坏战备”的“罪状”,接着校方就写报告直报中宣部,然后在中宣部内刊《宣传通讯》上刊登。罗瑞卿看到,立刻批示:此人不适合在前线。

1965年10月,教育部直接下令,将彭柏山调到位于郑州的河南农学院,到图书馆当图书管理员。“文革”开始,作为“胡风分子”,彭柏山受到残酷迫害。1968年4月3日,彭柏山被“革命群众”毒打致死。这个过程过于残酷,几十年过去,彭小莲承认自己仍“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么残酷的一段岁月”,“一个活人,竟然被他们一棍子一棍子打死了。是父亲去世三个月以后,才通知我的大姐小钧去收尸。爸爸整个人被泡在医院福尔马林的药水里,人已经面目全非,彻底变形了。但是被打伤的痕迹却历历在目”(《他们的岁月》,第233234页)。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宣传部长 彭柏山 青海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