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朱幼棣:唐山大地震前政府的地震机构存在误判

2012年12月13日 15:25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朱幼棣

专家提出地震不可预测完全是推卸责任

凤凰历史:这种缺失的情况其实不光是在专家学者里面,人文学者中也有很多,比如汶川地震后某大师含泪劝告灾民不要上访。

朱幼棣:这本来应该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传统:家国情怀和开放的胸襟。

凤凰历史:人文学者为什么也缺失了这种家国情怀?

朱幼棣:人文方面没有更多的研究,现在中国专家很多,电视等媒体就很容易制造,大师学者却鲜见。从考公务员开始,一但进入到这个序列,就只有一条路了,不断升迁,直至退休。前几年还有从社会选拔进入公务员队伍中去的,比如企业家,工厂办好了,最后到政府任职。也有从大学校门出来担任市长、副市长的。现在这种培养和交流越来越少,包括专家的成长、官员的升迁路径都越来越单一。学校便走的是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导的路径;官员从科长、处长、副处长,再到厅局长和省部级领导,多数走的也是单一职业化的道路,专业和职业几十年没有拓展或改变。那么其知识结构,行政能力和视野就有很大的局限性。地震预报预测应该有宽阔的胸怀,吸纳各种意见,允许讨论,而不是一有不同意见就辟谣。

意大利为什么给几个地震学家判刑?因为当地十来天前已经发生了一系列小震,请来专家研究新近有没有发生强震的可能。他们分析后说没有,结果不久就发生了大地震,死伤1200多人,因此法院要给他们判刑。判刑对和不对可以另当别论,但这个地质学家是有过失甚至是有罪的,如果搞不懂、不能预报,又怎么能肯定没有大震呢?极而言之,吃这碗饭,拿这份酬薪,就必须负起相应的责任——这也是职业的风险。如发生大的矿难,矿长要被问责一样。

专家提出来不可预测地震的三个原因全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说法。李四光说,如果地球是一米直径的大球的话,那么地壳就是薄薄的一层纸。虽然地球上一年发生成千上万次地震,但地震不是均匀的分布在地球表面,而是分布在断裂带上,有的地方密集,有的地方不大密集,有的地方就没有。

另外一个就是深度,一般浅层地震的深度为5公里到20公里。现在石油勘探模拟地震,也能够探测到地下10公里。况且陆块和地表移动的情况,卫球监测的精度也相当高。

另外地震有没有重复性?专家说地震没有重复性,在一个点上,地震确实没有重复性。唐山发生了地震,那么下一次再在唐山发生大地震可能要几千年,甚至几千年都不一定有。地震很少在同一个点上面重复,但可在同一条断裂带上重复,在相近的地方、相隔几十公里、几百公里的地方重复发生。四川西部龙门山断裂带,在几百公里的范围内,相隔30多年到40多年,应力的转移和积聚就可达到一个临界点,会发生一次强震。但在同一个点上,比如5·12汶川的震中映秀镇当然不可能重复,这一辈子、甚至一千年,可能都不会有二次大地震。所以,有人想找到推脱理由,争论“重复性”毫无必要,这要看你对“点”怎样理解,“目光如豆”地去较真显然不行。

唐山大地震前政府的地震机构存在误判

凤凰历史:第三个问题是唐山大地震前,学术界和民间对地震有一定的大概的推测,甚至已经推测出具体的时间就是那几天可能发生地震,但是这个结果一直没有公布,没公布的原因是什么?

朱幼棣:从现在看,还没有一个公认的答案。从政府的地震机构来说,确实存在误判。李四光指出唐山地区可能会发生强烈的地震。但唐山濒临渤海,断裂带受渤海断裂带的一些控制。比如邢台地震以后,发生渤海地震,渤海地震可能是打开海城构造带的一个锁。就像四个鸡蛋,一个鸡蛋破了还有三个鸡蛋,那么这个重力转移到这个鸡蛋还是转移到那个鸡蛋上面去,这就需要宏观的考虑和判断。

渤海地震以后,打开了海城构造带这个锁,然后张北又发生了一次地震,张北是跟唐山在同一条断裂带上,接着就是内蒙古地震。河北省把准备派往唐山的地震监测队伍临时调往内蒙。当时就有争论:海城地震、张北地震、加上内蒙古地震后,是不是把华北地震带的能量释放完了,华北地震活跃期的“鸡蛋”是不是全部破了?

在内蒙古调查结束后,地震队急赴唐山。但时值雨季,接连几场大雨,没法野外工作,唐山大地震发生时,地震调查队七八个人全部牺牲了,他们都是有作为的年轻地震工作者。当时缺少专业队伍做的工作,光有民间的预报,消息多而乱。如果有专业的监测研究,再加上民间的,一配合也许就可能行了。

那时不存在封闭和封锁,地震监测预报也不像现在这样完全部门化。还有一个例子,就是青龙县的。青龙县是地震部门的一个副司长在会上听了群众的报告后,临时做出了一个决定,事实上,他以个人的名义发出了临震预报。因为有些事儿很难走正常程序,如果报到地震局,再开会研究讨论什么的,可能地震预报就会发不了,这如李四光所说的“不要议论纷纷,兵以渡河”。

我想地震监测预报,不一定全由北京统一发布。这如同天气预报,中央气象台预报全国,地方气象台也可以报当地的,这是属于地方预报的性质。气象预报不准的也很多,大家也见怪不怪,宽容失误。因此,地方台站的预测预报应该有存在的空间,而且即使有失误,造成的影响也不太大。可是现在都集中到国家局统一来发布,可能就有问题。不怕一万,难道万一就不需要重视、防范了吗?

所以既然地震很难监测,很难预报,现在还没有根本上的突破,那么应该发挥各方面积极的作用,中央气象台管全国的天气预报,地方台报中小尺度的天气。如唐山大地震前青龙县的临震预报模式应当好好研究宣传。

海城地震预报成功体现了周恩来的伟大

凤凰历史:如果不是看您的书,我可能就不知道有一个这样的预报案例。为什么咱们不宣传这事儿?

朱幼棣:我国政府行政的公开化透明度不高,特别是地震预测预报一类,需要心平气和地来讨论、研究。如果你发布有地震可能,倘若没有发生,这个责任同样也大。所以无所作为或者不作为,成为一些人的自保方式。所以官员宁愿说这个没法预报,是世界难题,给自己的不作为找借口。指引海城地震预报成功的,是当年国务院转发中科院一份关于华北可能发生地震的报告,这个报告是周总理在病中签发的。报告还列举了华北干旱等气候异常,认为大地震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敢签发这份报告,也是周总理伟大的体现。

不能排除水库大坝诱发地震的可能性

凤凰历史:您在书里也提到,四川西部岷江、金沙江、大渡河上有大量的水电站,水电站和汶川地震有没有一定的关联性?

朱幼棣:应该说水电站和汶川地震有关联性。我在书里面写的很清楚,震中映秀就在岷江紫坪铺水库的库区。是不是水库大坝诱发的地震不好肯定,但也不能断然排除。建这个水库有没有进行评估,考虑过坝址的稳定性问题?如地壳本来就不稳定,100多米的高坝为什么要建在那里?如果说是本来是稳定的,周围40公里范围内没有强震可能,那怎么会发生8级大地震呢?谁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朱幼棣 唐山大地震 三峡 三门峡 水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