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文革中周恩来如何自我保护:公开顺从毛泽东


来源:党史文苑

人参与 评论

公开顺从毛泽东,是周恩来巧妙自我保护的方法之一。周恩来从不公开批评、顶撞毛泽东,这一点比彭德怀、刘少奇高明得多。

本文摘自《党史文苑:纪实版》2008年4期,作者:杨基正 吴精通,原题:周恩来“文革”中的巧妙抗争

周恩来在文革中的处境十分艰难,毛泽东对他不满意,主要是对他对待“文革”的态度不满意,曾讲:“总理实际上是不赞成我搞文革的”。江青集团更是把他视为绊脚石,眼中钉。江青曾在中央文革会议上公开和他拍桌子,说:“毛主席叫你把中央文革小组看作中央书记处。大事先由中央文革小组商量。但你一下开中央常委碰头会,一下开国务院碰头会,就是跟中央文革分庭抗礼。如果不是中央文革保你,你一样被打倒”。“你现在这也不让批,那也不让批,我看你成了灭火队长了。”江青一伙不仅这样公开指责他,还指使红卫兵攻击他。讲他是“刘邓错误路线”的制定者和执行者,把周恩来同国民党谈判时,保了许多共产党员出狱,攻击为庇护叛徒集团。有很多红卫兵把周恩来当着进攻的目标,有一次三天三夜不让周恩来睡觉,致使周恩来心脏病当场发作。

周恩来在这样的处境下,为了维系国家的发展,他忍辱负重,巧妙地对毛泽东的错误进行限制和纠正;对林、江集团的倒行逆施进行抗争,尽可能减小危害。“文革”中的周恩来有两条明确的指导思想:一是进行自我保护,无论如何不退出政治舞台;二是积极发挥作用,尽量减小损失,维系国家政局。

巧妙自我保护

怎样才能不退出政治舞台?周恩来的做法是实行有效的自我保护,避免自己被打倒。他曾与别人说:“不管别人怎么打你,你自己不要倒;不管别人怎么整你,你自己不要死;不管别人怎么赶你,你自己不要走。”实际上这也是他对自己的抗争策略。

公开顺从毛泽东,是周恩来巧妙自我保护的方法之一。周恩来从不公开批评、顶撞毛泽东,这一点比彭德怀、刘少奇高明得多。1980年一名意大利记者访问中国,曾问邓小平对周恩来怎样看?邓小平讲:“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所处的地位十分困难,也说了好多违心的话,做了好多违心的事,但人民原谅他。因为他不做这些事,不说这些话,他自己也保不住,也不能在其中起中和作用,起减少损失的作用。”

毛泽东要搞“文革”,周恩来挡不住。“文革”中,周恩来在许多问题上虽然内心并不赞成,为了避免与毛泽东产生直接冲突,也不得不采取附和态度。比如在刘少奇冤案、贺龙冤案上,他也采取了这样的态度,对这类问题应当怎么看?不仅要看到在当时情况下,他不得不表这个态,如果他不表态自己也要被打倒;还要看到,他附和也好,不附和也好,刘、贺等人都是要被“打倒”的。在保不了别人的情况下,保住自己是当时能实现的最好结果。

多作自我批评,是周恩来巧妙自我保护的方法之二。“文革”中,周恩来多次作自我批评。毛泽东对他的批评,甚至江青对他的攻击,他基本照单全收。因为他们的批评,搞不好就要升级,一升级就被打倒。不让升级就必须把所有东西承担下来。周恩来通过作自我批评,化解了一波又一波对他的恶意攻击。1973年11月下旬至12月上旬,中央政治局连续召开会议,批评周恩来。起由是该年11月份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访华,当时中美关系开始改善,联美抗苏战略正在推进。基辛格访华期间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苏联打你们,中国需要美国帮什么忙”?这个问题他是不能回答的,必须请示毛泽东。毛泽东说:“现在不谈,打起来再说”。毛泽东的回答是高明的。基辛格回国前一天晚上,突然要求再次举行会谈,周恩来措手不及。每一次会谈都要毛泽东同意,会谈内容要毛泽东定下调子。因此马上请示毛泽东,但得到答复是毛泽东已经休息了。周恩来就自己作主再跟基辛格谈一次。会谈中基辛格又提到这个问题:如果苏联打过来,我们军事上怎么合作?周恩来没有重复毛泽东讲的话,而是讲“我们双方各指定一人商谈这个事,现在不要做结论”,这句话同毛泽东的意见稍有不同,但总的精神是一致的。但参加会谈的两个年轻人(王海蓉、唐闻生)认为周恩来讲的话违背了毛泽东的意见,就把这件事报告给毛泽东,说周恩来擅自会谈,还说他被苏联原子弹吓破了胆。毛泽东知道后非常不高兴,说:美国人要借给我们一把伞,这把伞叫核保护伞,这把伞我们是不能要的。还说:果真苏联打过来,就知道谁是敢打的,谁是要投降,当儿皇帝的。语意非常耐人寻味。

随后,毛泽东要求周恩来自己主持政治局会议,做自我批评,接受大家帮助。周恩来开始不明就里,一面检讨,一面说明事实。但江青等人胡搅蛮缠,一下讲周恩来不能贯彻毛泽东联美抗苏战略,推行修正主义外交路线。一下讲周恩来被苏联原子弹吓破了胆,向美国投降。周恩来争辩说,我一辈子犯过很多错误,可是右倾投降主义的帽子扣不到我头上。这一顶,被认为态度不好,又报告到毛泽东那里。毛泽东发话,政治局会议改由王洪文主持,不要周恩来主持,并扩大会议范围。周恩来一看势头,马上就把所有罪名承担下来。当时周恩来已经75岁,他在会上讲你们发言讲得太快,我老了记不下来,能否让王海蓉、唐闻生两个人帮助整理记录。江青讲,她们跟主席接近,你是否想利用她们套主席的口风?检查要自己写,不能叫秘书代笔。75岁的老人家还得自己写检查。当时他身患膀胱癌,膀胱不断出血,结成血块,堵住尿道,每次上卫生间都非常难受,尿排不出来,所以时间较长。江青就讲他利用上厕所回避斗争。这次会议对他的迫害是非常严重的,对他身体的打击非常大的。由于周恩来检讨“深刻”,得到毛泽东的认可,周恩来终于化解了这次极其凶险的政治恶浪。

坚决抵制致命的陷害,是周恩来巧妙自我保护的方法之三。“文革”中,周恩来曾遭遇致命的陷害,这就是“伍豪事件”。对这样的致命陷害,周恩来进行了坚决而又果断的抵制与澄清,取得了毛泽东的支持,平息了可怕的风波。1967年5月江青写信给林彪、周恩来、康生,讲红卫兵在旧报纸上发现了一个叛徒集团的脱党启事,为首的是伍豪。周恩来一看非常警惕,因伍豪是周恩来的化名。那是1932年2月,国民党在报纸上造谣,讲伍豪等243人脱离中共。虽然早就弄清是国民党造谣,但周恩来不敢怠慢,因为制造冤案是江青等人的惯用伎俩,造谣污蔑的材料一样可作为他们的证据。这样的事“文革”中太多了。面对这个挑衅,周恩来迅速而断然地予以反驳,并迅速向毛泽东报告,争取支持。5月19日,他在江青的信上写道:“伍豪等脱离共党启事,纯属敌人的伪造。只举出二百四十三人,无另一姓名一事,便知伪造无疑。我当时已在中央苏区,在上海的康生、陈云等同志均知为敌人所为,故采取了措施。详情另报。”同一天,周恩来百忙中抽出一天时间亲自查阅了上海各旧报后,提笔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并将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三二年的有关事件编为《大事记》,一并送给毛泽东。毛泽东看了周恩来送去的信和材料后批示:“送林彪同志阅后,交文革小组各同志阅,存。”一九六七年底,北京又有一个学生给毛泽东写信重提此事。毛泽东于一九六八年一月十六日批:“此事早已弄清,是国民党造谣污蔑。”并嘱咐周恩来在适当的会议上给同志们讲一讲,录下音,存入档案,使后人了解此事。1972年6月23日,在批林整风汇报会上根据毛泽东的安排,周恩来对此事作了专门报告,并作了录音,进行了彻底澄清。面对这个致命的陷害,周恩来坚决而巧妙地粉碎了。

相关专题: 重读周恩来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周恩来 毛泽东 文革 自保 顺从

人参与 评论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