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习仲勋19岁领导两当县兵变 21岁成为苏维埃主席

2011年01月04日 08:15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路笛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桥山支脉爷台山,重峦叠嶂,山回路转。山路上走着习仲勋。山风徐徐,树影婆娑,山花烂漫,幽香扑鼻。习仲勋一个人唱起秦腔剧《 斩单童 》来。唱了几句后听见鸟叫,便拾起一块石头,向鸟叫的树枝上抛去。鸟儿飞了。石头落地时不偏不倚打在一个推地轱辘车的农夫身上。

“这是谁作的孽?要砸死我呀!”农夫放下车,东张西望,一只手捂着砸伤的头。

习仲勋吓了一跳,忙跑过去道歉:“实在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没看见前面有人。”

农夫说:“没看见也就算了,谁不做错事。”

“伤着了没有?”习仲勋上前一看,惊叫:“哎哟,怎么是你周老伯?咱们是一个村子的人!”

“你是仲勋?”周老伯问。

“老伯,你要到哪里去?”

“我去山里看侄子冬子。民国十八年年馑,我那大哥和冬子父子俩逃到照金山里躲荒,再也没回来。我想他们呀!顺便给他们带些麦子和盐。他们山里净吃些玉米和糜子呀!”

“到山里定居也好,这年月兵荒马乱的。老伯,你听没听说北面山里闹红的事?”

“听说了,听说了。听说有个人叫刘志丹,拉起了一杆子队伍,自称红军,一会儿在东,一会儿在西,搅得西安省里人坐卧不安,省里正出下告示赏一千大洋捉拿他哩。”

周老伯走近习仲勋,悄悄说:“大侄子,还有人说你也参加了红军,从两当县出来,叫人家把你们打散了,有这事吗?”

习仲勋见周老伯什么都知道,就照实说:“有这事。我这次就是要到照金找刘志丹去。”

周老伯担心地说:“娃呀,这可是杀头的事情。”

习仲勋坦然地答道:“为了咱们穷人能翻身过好日子,杀头也值。来,我给你在前面拉车,你在后面推,咱们一路走。”

周老伯叹了口气说:“要不你先到冬子那里住几天,打听打听再说。”

习仲勋感激地说:“好哇,我也想见见冬子呢!”

习仲勋在前面拉车,周老伯在后面推车。两顶草帽在艳阳下闪着银光,一会儿两人都汗水淋漓。他们停下来,趴在河边喝水,擦了汗,又坐在河边啃干粮。

走了好久,他们终于走到了周冬子藏身的地方。这里是山林中的一个半山坡,山崖下有三孔窑洞,无院墙,无大门。院中卧着一只大黑狗。习仲勋和周老伯走进院子,黑狗见有生人来,就拼命地叫。周冬子和他爹听见狗叫,都跑出窑洞。

周冬子喊道:“叫什么?还不卧去!”

大黑狗见主人搭腔了,摇着尾巴,卧到墙角去了。

周老伯和冬子爹相见,格外激动。

冬子爹激动地拉着周老伯的手叫:“老二!”

周老伯满眼泪花地说:“大哥,我可想死你了!你怎么一去不回家呀!”

冬子爹无奈地说:“他二大,你那里虽然好,可不是咱穷人住的地方呀!”

两个老人雨泪悲涕。习仲勋和周冬子站在一旁,心里也很激动。

过了一会儿周老伯才对冬子爹介绍说:“这是习仲勋呀!是咱村习宗德的儿子。”

“宗德老哥死得早。”冬子爹抹着眼泪转向习仲勋叹息:“你长这么大也不容易呀!”

习仲勋握着冬子爹的手,泪珠滚滚。

周老伯见状边抹泪边招呼说:“别在外面立着了,快进屋吧!”

他们相互让着进了窑洞。

晚上,窑洞中点着一盏清油灯。习仲勋和周冬子睡在一起。周冬子向习仲勋介绍了刘志丹的情况。灯光摇曳着,周冬子拨了一下灯。门外雄鸡叫了。

周冬子打哈欠说:“快睡吧,鸡都叫了!”

周冬子翻了一下身,睡着了。习仲勋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早晨,习仲勋还未起身,周冬子已将洗脸水端了进来。习仲勋连忙穿了自己的白布汗衫和短裤,边洗脸边说:“昨天晚上咱俩说话时间太长了,一睡着就不知道天亮了。”

周冬子道:“今天你先歇一天,明天再去找刘志丹,他们住的地方离这儿不远。”

“不!我心里急着哪!今天就去。”

“好好好,我今天就带你去,他住在杨柳坪以北十多里路的金刚庙。”

这里的山区山清水秀,空气新鲜。习仲勋和周冬子走在山路上心情格外舒畅。习仲勋不由得唱起秦腔来:“有为王打坐在长安地面,看一看先朝里谁是英贤……”周冬子听罢哈哈大笑:“你还会唱秦腔?”

习仲勋止住声说:“咱们秦川人谁不会唱秦腔?冬子哥,你会唱什么?”

“我会唱信天游。”周冬子很得意地说。

“那你就唱一段吧!”习仲勋像小孩子似的摇着周冬子的肩膀。

“我这个歌子只能在咱这山里没人处唱,在外面唱就麻烦了。”周冬子放慢了语气。

“这里山高沟深就咱两个人,你想唱什么就唱什么。”习仲勋在一旁鼓动。

周冬子亮开嗓子高声唱:

鸡娃子叫来哟狗娃子咬哟,

当红军的哥哥回来了……

周冬子唱完后,习仲勋忙拍手:“冬子哥,你唱得真好!不过这首歌子确实只能在咱们红区唱,到外边去唱就惹祸了。”两人边走边唱,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个岔路口。

山嘴上一个手执长矛的赤卫队员高声喊:“站住!干什么的?”

周冬子抬头一看,叫道:“不认识了吗?我是周冬子。”

“噢,赤卫军周班长。你来杨柳坪干什么?”

周冬子答:“去找老刘!”

“找刘志丹?你还老牛的哩!平白无故去找大头儿!好!你走吧!”

哨兵一挥手,他们平安地过了三岔路口。他们走下一条山坡,又上了一条山坡,来到一座绿树笼罩的大庙前。习仲勋一看,在一株大树底下的石头上,坐着一个身体瘦弱的穿着白色布衫的小伙子。他腰系皮带,头戴灰蓝色军帽,手中端着一个旱烟锅正在一口一口地抽烟。

周冬子低声说:“他就是刘志丹。”

习仲勋快步走过去。刘志丹一回头也看见了习仲勋。

周冬子介绍说:“他是习仲勋!”

刘志丹拉着习仲勋的手:“听说你要来,真是及时雨呀!”

习仲勋心情沉重地说:“我们两当兵暴失败,我奉省委指示来投靠你。”

刘志丹一听哈哈大笑:“这些情况我都知道了。这些年来,我们在陕甘地区大大小小的兵变不下七十次,可是都失败了。失败有什么要紧,失败是成功之母嘛!从现在开始,咱们就要从失败走向胜利,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了!”几句话说得习仲勋心花怒放。

刘志丹却认真地总结说:“我们过去暴动失败的根本原因是军事运动没有同农民运动结合起来。没有建立自己的革命根据地。”

习仲勋着急地问:“那今后怎么搞呢?”

刘志丹说:“学习毛泽东同志的经验。他以湖南和江西边界的井冈山为依托,搞武装斗争,建立根据地,扩大解放区,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办法。这样就能进退自如……”

习仲勋听罢说:“真是个好办法。这同苏联的办法大有区别。”习仲勋着急地请求:“志丹同志,我决心和你在一起,你让我干什么工作?”

“看把你急的。”刘志丹装了一袋烟,招呼习仲勋和周冬子坐在另外两块石头上,自己也坐下,一边抽烟一边若有所思地说:“过去我们没有根据地,吃了不少苦头,从现在开始立即搞。你在这儿人熟地熟,工作条件好,咱们要在发动群众的基础上,成立农会,组织地方游击队和赤卫军,开展游击战争,建立地方民主政权。我带领红军主力部队东荡西杀,保驾护航,把照金地区建成红军牢固的后方基地,你看这样好不好?”

“太好了!”习仲勋说,“就怕敌人不让咱们搞。”

刘志丹答:“那是肯定的,不过这山区大得很,敌人来了,我们就和他们兜圈子,加上群众站在我们一边,他难以寻找。再不行了我们就钻梢林。”刘志丹又望着周冬子:“冬子,你说呢?”

周冬子答道:“老刘的办法就是多。这是不是就叫游击战?”

“是呀,游击队打的就是游击战争。你来了我就走,你走了我就来。反正这地方是我们的。”刘志丹把烟灰一掸说:“光顾着说话,你们走了半天山路,还没吃饭吧,走,咱们吃饭去。”三人走进庙院。

庙院里,红军游击队的队员们正在吃饭。

刘志丹对大家说:“同志们,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省委派来照金地区开展工作的习仲勋同志。他只有19岁,可入党已有4年了,入青年团已6年了。是咱们这里最年轻的老同志!”

大家一听,都放下饭碗拍起手来。

相关阅读:

习仲勋三次致电毛泽东 痛批土改中“左”祸

横山起义:解放战争时习仲勋领导完美策反

整风运动中的习仲勋:担风险建议制止“逼供信”

毛泽东五次盛赞习仲勋:党的利益在第一位

习仲勋:我一辈子没有整过人 没有犯“左”的错误

 
[责任编辑:PN032] 标签:习仲勋 刘志丹 杨柳坪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