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计划经济时代的住房消费

2013年11月27日 20:08
来源:住区 作者:王韬

本文节选自:《从计划经济到消费时代——中国住房政策发展解读》,作者:王韬,原载于:《住区》2012年第6期

计划经济时代的住房消费

劳动力自身的再生产,按照卡斯特尔的定义,是一个”集体消费”的过程,包括为劳动者及其家庭和后代提供的教育、医疗和住房等等。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出现了关于劳动力再生产的结构性矛盾:

“在当代发达资本主义城市社会中,一个基本的结构性矛盾就是生产与消费之间的矛盾,即劳动力的再生产与再生产劳动力必要消费品的供给之间的矛盾。劳动力再生产是在日常基础(通过现存工人的劳动能加勺再生产)和代际基础(通过新一代工人取代已有工人的生产)上来完成的。它包括了简单再生产(消费的劳动力再创造)以及扩大再生产(发展新的劳动能力)。这些再生产的实现手段是消费方式——住房和医疗,社会服务和学校,休闲设施及文化娱乐等。例如,如果没有充足的医疗卫生设施,就难以保证劳动力的健康;如果没有必要的文化教育设施,就难以再生产出与生产力发展要求相应的、具有一定知识和技术素质的劳动力”〔高鉴国2007)。

计划经济时代以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了商品交换,理论上应该并不存在所谓住房消费。但是从更为宏观的社会过程来看,只要存在着生产行为,不管其产品以何种方式交换,都需要支撑生产过程不断延续下去。因此,不管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经济,都存在着这种“集体消费”的现象。但是此种“集体消费”存在着一个致命的问题:它们往往是无利可图的。虽然劳动力可以创造价值和利润,但是劳动力本身的再生产是不创造直接价值的。以住宅为例,资本主义初期产业工人的居住状况是最为糟糕的,因为没有资本家可以从中获利。早期的质量较好的工人住宅和社会,往往是来自慈善行为,不以盈利为目的。不过,对于劳动力再生产的忽视,最终还是会反映到劳动生产率的降低,甚至社会骚乱,因此住宅问题最终被政府接手。从宏观和长远角度,以社会总积累来投资于劳动力的再生产,将促进整个资本主义链条的运转。因此,有了社会住房政策和实践的发展所以,卡斯特尔说:“政府对集体消费品供给的干预本质上是服务于私人资本的。”

中国计划经济时期的住房消费也是如此。虽然从个人和家庭角度来讲,住宅没有呈现出消费品或商品的特点,但是从整个宏观生产过程来说,住宅仍旧是劳动力再生产的“集体消费”品。与早期资本主义的不同在于,住宅这种“集体消费品”被社会主义公有制明确定义为国家福利。不过,被规定为福利品的住宅本身不仅无利可图,而且意味着长期的巨大的投入住房建设的国家垄断并不意味着超额利润,而是一个重工业优先政策失败后,国家财政补贴无力回填的窟窿,并且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大。因此,可以看到在计划经济时期,国家一次次地发布政策,限制基本建设投资,压缩住房标准,控制可以享受公有住房福利的人群。即便如此,由于长期投资医乏以及人口的不断增长,到了1978年中国的城市住房水平甚至低于50年代新中国成立初期(吕俊华等2003)。住宅问题并没有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逃脱消费品的魔咒,相反,资本主义社会的所谓“集体消费’‘的危机,同样反映在计划经济时期的中国。非商品化的住宅政策,将无利可图的“集体消费”加诸于政府,成为了不可承受之重,从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开始,一直持续到1970年代末期。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计划经济 住房 消费 商品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