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九大汪东兴:毛主席说不设国家主席 8341部队不接受


来源:党史博览

人参与 评论
00
1969年毛泽东来到天津视察,休息时与汪东兴、张玉凤合影。

汪东兴的讲话主旨非常明确,他说:“首先,我完全赞成林副主席的讲话,谁反对毛主席我们就跟他斗争到底。

核心提示:汪东兴的讲话主旨非常明确,他说:“首先,我完全赞成林副主席的讲话,谁反对毛主席我们就跟他斗争到底;第二,毛主席说不设国家主席,八三四一部队和中央办公厅都接受不了。我代表八三四一部队强烈要求新宪法恢复设国家主席。我代表八三四一部队强烈要求主席当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当副主席;第三,我要澄清两个事实,有人说不设国家主席是毛主席的伟大、谦虚,我就在毛主席身边工作,在重大原则问题上毛主席是从来不让步的。”

本文节选自《九届二中全会上的郑维山将军》  作者:董保存 范占英  原载于《党史博览》2004年第11期

参加华北组讨论的除华北地区、军队的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外,还有中央军委和军兵种的部分中央委员、候补委员,总计30多人。会议由华北组召集人、德高望重的李雪峰主持。

讨论会开始不久,陈伯达和汪东兴来到了华北组。当时,一位老同志正在发言。主持会议的李雪峰说:“欢迎政治局的领导同志到华北组参加讨论,我们先请陈伯达同志讲讲吧。”

陈伯达是闽南人,他的闽南方言大部分代表听不懂。会场上,李雪峰和能听懂闽南话的代表轮流给陈伯达当翻译。由于讲话难懂,5个秘书轮流做记录,个别代表小声互相做着解释。

陈伯达说:“我完全拥护林副主席昨天非常好、非常重要、语重心长的讲话。林副主席说:这次宪法中肯定毛主席的伟大领袖、国家元首、最高统帅的地位,肯定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国人民的指导思想。这一点非常重要,非常重要。写上这一条是经过很多斗争的,可以说是斗争的结果。现在竟然有人胡说‘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这些话是一种讽刺。有人利用毛主席的谦虚,妄图贬低毛泽东思想。有的人说世界上根本没有天才,但是他认为他自己是天才。我们知道,恩格斯多次称马克思是伟大的天才,他的著作是天才的著作。列宁多次称赞马克思是天才。斯大林也称马克思、列宁是天才。我们也称过斯大林是天才。否认天才,是不是要把马克思、列宁全部否定呢?更不用说要把当代最伟大的天才一笔勾销。我看这种否认天才的人,无非是历史的蠢才。”陈伯达一边说,一边抖动着一份打印的《恩格斯、列宁、毛主席关于称天才的几段语录》的材料。

陈伯达还说:“有的反革命分子听说毛主席不当国家主席,欢喜得跳起来了。”说到此处,他手舞足蹈,生动地形容“有些人”跳起来的样子。

陈伯达富有煽动性的讲话,实质上将会议争论的矛头引向修改宪法工作小组的张春桥。郑维山不知道,陈伯达与张春桥等所谓理论家之间的争斗,从党的九大闭幕以后就开始了。

1个多月前,为纪念八一建军节,中央两报一刊准备发表一篇社论。在7月27日的政治局会议上,陈伯达同张春桥对社论稿的提法发生了争论。陈伯达主张将原稿中“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直接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一语中的“毛主席和”4个字去掉,而张春桥坚持要保留这4个字。争来争去,主持会议的周恩来表示要请示主席。

这次争论只是冰山一角。事实上,在林彪、江青两个集团明争暗斗的时刻,喜投机而又由于受到江青等压制而怀恨在心的陈伯达,错误地估计了形势,早就公开倒向林彪一边。他与林彪集团过从甚密,在8月14日修改宪法草案的会议之前,他还接到林彪夫人叶群打来的电话,要他准备有关“称天才”和“四个伟大”方面的语录,以便在会议上同张春桥斗争,同时还要准备在庐山进行大的斗争。正因此,才有了上面陈伯达叫汪东兴打印伟人称天才语录的一幕。

郑维山一边费力地倾听陈伯达的讲话,一边做着记录。陈伯达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文革小组组长,又直接分管华北地区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人们对他的讲话不能不重视。很长时间以来,中央文革小组在直接行使着中央政治局的权力。事实上,就在九届二中全会召开前不久,陈伯达还几次在华北地区检查工作,其中两次还指名要北京军区司令员郑维山陪同。

在当时极“左”思潮猖獗和个人崇拜浓厚的历史条件下,人们缺乏应有的辨别能力,甚至许多党政军的高级领导人也不例外。陈伯达慷慨激昂的发言使许多不明真相的人激动起来。有几位老同志发言表态,建议在新宪法中设国家主席,赞成毛主席当国家主席。

接着是汪东兴发言。汪东兴讲话口齿清楚,声音洪亮,逻辑严密,代表们听得十分真切。与陈伯达令人费解的发言相比,汪东兴的发言让代表们精神一振。汪东兴的讲话主旨非常明确,他说:“首先,我完全赞成林副主席的讲话,谁反对毛主席我们就跟他斗争到底;第二,毛主席说不设国家主席,八三四一部队和中央办公厅都接受不了。我代表八三四一部队强烈要求新宪法恢复设国家主席。我代表八三四一部队强烈要求主席当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当副主席;第三,我要澄清两个事实,有人说不设国家主席是毛主席的伟大、谦虚,我就在毛主席身边工作,在重大原则问题上毛主席是从来不让步的。”八三四一部队是保护主席的部队,可以直接由汪东兴调遣。在郑维山和代表们听来,汪东兴的弦外之音是说,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是重大原则问题,他肯定也不会让步。汪东兴接着说:“有人说毛主席不当国家主席是为了减少国务活动,我在毛主席身边工作,毛主席非常乐意会见国家的重要外宾。近几年来重要外宾到我国访问,强烈要求见毛主席,毛主席非常乐意见他们。我完全清楚。哪次活动少得了毛主席?”

汪东兴的讲话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它在代表们中间产生的震动是巨大的。代表们开始相信确实有人要反对毛主席当国家主席。在当时,是否捍卫毛主席的领袖地位是对人们的一种考验。代表们情绪激动,纷纷要求发言。此后,华北组讨论的主题就转到了设与不设国家主席上来。代表们此时似乎已经将毛泽东事前多次交待的宪法中不设国家主席,他也不当国家主席的指示抛到了九霄云外。陈毅元帅表态说:“如果毛主席同意当国家主席,我赞成主席当国家主席。大家都说毛主席是经过几十年锻炼出来的天才,是群众中锻炼出来的天才……现在还有人出来否认毛主席是天才,这个问题不简单。我们要坚决同那些反对毛主席、毛泽东思想的人作斗争,誓死捍卫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主席 陈伯达 汪东兴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