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吴法宪法庭认罪态度良好 自己却不知道犯了什么罪

2013年04月12日 14:42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马克昌

核心提示:在乘车从空军学院返回律师住地国务院一招所的路上,二位律师议论着:吴法宪表示对周宇驰劫持直升飞机外逃和在上海对文艺界人士抄家他都负有罪责,但对这两件事实本身他都不知道,他究竟该负什么样的罪责呢?

本文摘自《特别辩护——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辩护纪实》,主编:马克昌,出版社:中国长安出版社

1980年11月29日下午,第二审判庭对被告人吴法宪进行第二次庭审。特别法庭副庭长黄玉昆和13名审判员出庭,黄玉昆主持审判活动,审判员宁焕星、苏子衡、翟学玺出庭进行法庭调查。特别检察厅副厅长史进前和8名检察员出庭,检察员孙树峰、冯长义支持公诉。

律师马克昌、周亨元出庭参与法庭调查。法庭在对邱会作进行调查完毕,让法警将邱会作带出法庭后,将吴法宪带到法庭被告人席,然后开始对他进行庭审活动。这次庭审活动是围绕周宇驰劫持飞机外逃和在上海对郑君里等人抄家进行调查。

法庭首先就起诉书第42条指控林彪、叶群、林立果叛逃以后,周宇驰等人劫持直升飞机外逃,与吴法宪有关的事实进行调查。

吴法宪矮胖的身躯在被告人席上刚刚落座,审判员宁焕星就向他发问:“1971年9月13日中央是什么时候下达全国禁航令的,内容是什么,你当时在哪里?”

吴法宪回答说:“1971年9月12日晚上24点前,我就到了西郊机场。周总理给我打电话,命令现在任何飞机都不准到北京来。第二次又打电话,命令全国所有的飞机,包括空军、民航、海军的飞机都不准起飞一架飞机。如果要起飞,要有毛主席、周总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5个人联合命令才能起飞。

周总理要我传达下去。听到后,我就告知梁璞,又找值班的参谋长,要他转告全国,又通知全国各地空军司令员,并说如果起飞了,你我都要掉头。”

这时法庭宣读和投影1971年9月13日凌晨周总理代表党中央向吴法宪下达的全国禁航命令的记录。

接着审判员问吴法宪:“中央的禁航令下达1个多小时后,为什么还能劫持到直升飞机逃跑呢?”

吴法宪回答:“没有想到周宇驰劫持飞机逃跑。”随后,法庭传唤李伟信出庭作证。李伟信是和周宇驰、于新野一起劫持直升飞机外逃的人员之一,当驾驶员不听指挥,往回飞着陆后,3人相约同时开枪自杀,周宇驰、于新野两人自杀身亡,李伟信没有开枪自杀而被活捉。

他对事件的经过十分了解。他证实了当时他和周宇驰、于新野等人劫持直升飞机外逃的事实,并说:“吴法宪的‘两个一切’为这次事件创造了条件。”这时法庭又出示有关这次事件的证据。

吴法宪看过法庭出示的上述证据后说:“这和我的‘两个一切’有直接联系,是我的‘两个一切’的罪责,是我批准周宇驰学开直升飞机的,不然他怎么能找到直升飞机?”法庭又传唤陈士印出庭作证。陈士印陈述了周宇驰劫持飞机起飞后,即威逼陈修文保持320度航向,陈修文不听周宇驰的指挥,扭转航向往回飞,当快要着陆时,陈修文被周宇驰开枪杀害。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吴法宪 文革 林彪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