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前上海宣传部长文革被打死 福尔马林泡尸三月彻底变形

2013年03月23日 10:16
来源:周末 作者:文行简

至1949年的十多年间,他策马江淮河汉,官至三野24军副政委,还娶了妻子——朱微明。

1952年,彭柏山回到阔别已久的上海。次年,他与朱微明的第五个孩子出生了。她就是彭小莲。

“1952年,爸爸从24军副政委的位置调任华东文化部副部长。部长由复旦大学陈望道兼职,但是他不到任,由爸爸管理所有的事情,他是常务副部长。可是在上一辈人们的记忆中,在父亲朋友的记忆中,都误以为他是华东文化部长。”彭小莲回忆说,“1953年,当夏衍调往北京任文化部副部长的时候,爸爸调任为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

彭柏山离开部队时,24军军长兼政委皮定均上北京开会去了。他回来后,拍着桌子说:“这个柏山真是糊涂,他怎么可以去这种地方。他一个书生,哪里搞得过他们啊!”

两年后,果然出事了。

1955年春夏,“胡风反革命集团”案发。彭柏山将胡风写给他的全部信件,60多封,一把火烧掉了。

是年5月19日,凌晨两点钟。彭柏山在寓所被捕。

带头的公安说:“把胡风写给你的反革命信件全部交出来。”

“没有,一封都没有。”

那时,彭小莲才两岁。

一年后,他出狱。中央对彭柏山的结论是:开除党籍,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降级处分,定为胡风反革命分子。

他辗转于青海、厦门

1965年,蒋介石准备“反攻大陆”。

罗瑞卿批示:此人(彭柏山)不适合在前线。

他立即被调去河南农学院工作,匆匆上路。

彭小莲回忆道:

“夜里的时候,父亲突然回家了……爸爸妈妈见面了,显得很冷静,他们互相看了看,停顿了一会儿,妈妈才问爸爸:‘还好吗?’

“爸爸说:‘还好。’

“‘这么快啊。’

“‘是啊,连鉴定都没有做,就让我动身了。’”

第二天,一家人吃午饭。朱微明为丈夫炖了一只老母鸡。他给两个女儿——小梅和小莲,一人碗里放上一只鸡腿。

“这鸡不是买给她们吃的。她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吃。你自己多吃点,吃了好上路。”朱微明说。

“听妈妈说完以后,我自觉地把鸡腿放回到砂锅里。爸爸说:‘崽,吃啊。’我说:‘我不喜欢吃鸡腿。’然后喝了一大碗鸡汤,匆匆吃完饭就上学去了。记忆是那么清楚,走在上学的路上,我回头朝自己家高高的小晒台上望去,爸爸站在铁栏边上,我拼命地向他挥手,我大叫着:‘再见。’爸爸没有说话,微笑着,向我做了一个手势,让我快去上学。我一直走到很远的街角,回头看去的时候,他还站立在那里。我从来都不会想到,这竟是最后一次看见爸爸。”

彭小莲在《他们的岁月》中的这段文字,令人泫然。

1968年,彭柏山死在河南。

“一个活人,竟然被他们一棍子一棍子打死了。是父亲去世三个月以后,才通知我的大姐小钧去收尸。爸爸整个人被泡在医院福尔马林的药水里,人已经面目全非,彻底变形了。但是被打伤的痕迹却历历在目……”

又过了许多年,他平反了。

那些“胡风分子”们,也平反了。

只是,死者不复醒来。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彭柏山 彭小莲 文革 福尔马林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