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77年华国锋解释继续批邓:记取赫鲁晓夫的教训

2013年01月29日 08:33
来源:周末 作者:傅高义

核心提示:1977年3月,华国锋在向中央工作会议作的冗长报告中解释了为什么抓捕“四人帮”之后还要继续批邓,他说,“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决定的,因此要继续进行。”他暗示邓小平不会完全拥护毛主席,并且又加了一句尖锐的话:“我们要记取赫鲁晓夫的教训。”

本文摘自《周末》2013年1月24日代16版,作者:傅高义,原题:1977,复出

毛去世后的几个月里,高层圈子一直拿不定主意,邓小平回来后是让他在华国锋主席手下当总理呢——就像当年周恩来效力于毛泽东或1974年上半年邓小平在王洪文手下工作一样,还是让他成为头号领导人?

华国锋的资深顾问叶帅和李先念主张让邓小平在某个时候回来担任一定的职务,但是要在华国锋的领导之下。

逮捕“四人帮”后不久,李先念去看望当时在北京西山疗养的邓小平时,鼓励他为回来工作做好准备。叶帅和李先念这两位拥立领袖的人也一再向其他人表示,他们支持邓小平复出。

华国锋从未明确说过不应让邓小平回来工作。但是他在1976年10月26日——“四人帮”被捕刚过两周——做出指示,要继续批判邓小平及其让更多老干部恢复工作的做法(即所谓的“右倾翻案风”)。

然而,在1977年3月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华国锋已经不再鼓励批邓了。邓小平曾受到不公正对待,被认为要对“四五”抗议活动负责,很多干部对此都有意见,华国锋指示宣传部不要再提“四五”事件。他还承认,参加抗议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是反革命,邓小平也没有参与策划此事。

1976年12月12日出现了有利于邓小平的另一个突破。叶帅收到他的长期部下、时任中联部部长耿飚的一封信。耿飚在信中附了一份材料,证明“四人帮”篡改天安门事件报告中的证据,欺骗毛主席和党中央。叶剑英立即对他的部下说,这个新的证据很重要,应当为“四五”事件平反。叶帅收到这些材料两天后,邓小平便重新获准看中央文件。这时有很多人认为,邓小平的复出仅仅是个时间问题,尽管叶帅仍在说时机尚不成熟。1977年1月6日的政治局会议讨论了为邓小平恢复工作的问题,决定应当让他重新担任一定的职务。

我们要记取赫鲁晓夫的教训

《人民日报》的“两个凡是”的社论——标题是《学好文件抓住纲》(“纲”指阶级斗争)——在2月7日一发表,立刻就成为高层干部争论的焦点。假如毛泽东批准的所有政策和他的全部指示都要遵守,那么对于天安门事件是反革命事件的定性,以及撤销邓小平职务的决定,也就不能再有二话。“两个凡是”的社论刺激了批评华国锋的人,而是否让邓小平复出则成为争论的中心。《人民日报》总编胡绩伟后来说,“两个凡是”一文堵死了让邓小平等一批老干部复出的道路,也使参加过“四五”天安门事件的人无法得到平反,另一些冤假错案无法得到纠正。邓力群是奋起反对“两个凡是”的人之一,他把这个问题向王震提出,王震又提请政治局给予注意。

1977年3月10日至22日,在为筹备8月的中共十一大而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反对“两个凡是”的人也开始大声疾呼。

在离中南海只有几个街区的京西宾馆召开的这次工作会议上,华国锋宣布了会议议程:(1)研究处理“四人帮”的下一步措施;(2)讨论1977年的经济计划;(3)筹划1977年下半年党的工作,包括提前召开党的代表大会。

这是在毛泽东去世半年后,中共领导干部召开的第一次大型座谈会。但与1978年11月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相比,1977年3月的会议气氛仍受到那些认为坦率讨论毛泽东的错误还为时尚早的人的限制。即便如此,在某些问题上还是取得了共识:把党的工作重心从“文革”转向四化;维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继续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旗帜;增加对外国资本和技术的利用。

但是,在“文革”期间经受过身心折磨的老干部与这一政治运动的受益者之间,仍然存在着根深蒂固的分歧。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华国锋 邓小平 赫鲁晓夫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