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91年为王实味平反难点:真是“托派”分子?

2012年07月30日 07:55
来源:百年潮 作者:曾宪新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如果王实味确实是托派分子,按照“三位一体”的说法,说他是国民党特务,就不能说是没有根据了。于是,尽管毛泽东在讲话中没有提王实味是托派,我们作注也可以不涉及托派的事,但为了查清王是不是国民党特务,而去查清他是不是托派,就成为一个关键点了。

本文摘自《百年潮》2002年第12期  作者:曾宪新   原题为《 王实味问题第一次公开平反记略》 

1991年2月7日,公安部作出了《关于对王实味同志托派问题的复查决定》,否定了王实味同志参加过托派组织一事,这是为王实味的冤案最后的平反昭雪。

王实味(1906-1947),河南潢川人。延安整风时任延安中央研究院文艺研究室特别研究员。他的冤案发生在1942年延安整风时。这期间他先后写了《政治家、艺术家》、《野百合花》等杂文。这些杂文反映了王实味的极端民主、绝对平均主义思想观点,因而受到批评,这本来是正常的。但由于康生对这个批评插了手,很快对王的思想问题的批评升级为政治问题,升级为“托派思想”,升级为“托洛茨基分子”。1942年10月23日,中共中央研究院党委会决定开除王实味的党籍,罪名是“从一九二九年参加托派活动以来,始终没停止过托派的活动”,“是一个隐藏在党内的反革命分子”。1943年4月,康生下令将王逮捕。1946年再次强行作出王是“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的结论。1947年3月在行军途中,王实味被错误地处决。

1986年10月,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出版了《毛泽东著作选读》(上下册)。《选读》收录了毛泽东1962年1月30日《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一文,文中在讲到捕人、杀人问题时,有这样一段话:“还有个王实味,是个暗藏的国民党探子。在延安的时候,他写过一篇文章,题名《野百合花》,攻击革命,诬蔑共产党。后来把他抓起来,杀掉了。那是保安机关在行军中间,自己杀的,不是中央的决定。对于这件事,我们总是提出批评,认为不应当杀。他当特务,写文章骂我们,又死不肯改,就把他放在那里吧,让他劳动去吧,杀了不好”。

对于这段话,我们在编辑过程中加了一条注释。作注释首先要求查实正文涉及到的史实真相。这条注释当然先要查实王实味参加国民党特务机关,成为潜伏到党内的国民党探子的历史过程和真相。我们首先到了中共中央组织部,在这里只查到了上面提到的中共中央研究院党委会关于开除王实味党籍的决定,而王实味当过国民党特务,这里没有任何记载。然后我们又到了公安部,在这里查到了1946年作出的王实味是“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的结论。而“托派奸细分子”和“国民党探子、特务”是不是一码事,公安部的同志也没得出这个结论。

从权威机关查不到能证明王实味是“暗藏的国民党探子、特务”的材料,我们转而走访当时的知情人。先是访问了社科院研究生院院长温济泽。温老在延安整风时在中央研究院工作,亲历了批判王实味的全过程。他告诉我们,说王实味是国民党特务在延安时就有了,这个说法来源于康生。康生常说:“托匪和敌特(日本特务)、国特(国民党特务)是三位一体的奸细。”“王实味是双料的,不仅是托派分子,还是国民党蓝衣社的特务。”温老说:康生说王实味是托派,只是根据王实味自已交待的曾和托派分子王凡西、陈清晨有过来往的材料,证据是不足的。至于康生说王实味是“国民党特务”、“国民党蓝衣社特务”,更是没有什么根据,以至后来连书面结论也没有作出来。为了把材料查得更实在,我们还走访了当时在帮助李维汉同志工作的宋金寿教授。李维汉当年是中央研究院的负责人,其中有一段时间参与处理过王实味的问题。1980年李老开始写回忆录,当回忆到中央研究院的整风时,他特别强调要把王实味的问题弄清楚。与此同时,他已经向中央组织部建议重新审查王的问题。宋金寿在帮助李老整理回忆录的过程中,搜集了大量有关王实味问题的材料。我们走访他时着重询问关于“国民党探子”、“特务”提出的根据。宋告诉我们,1942年10月为王实味所作的组织结论是“托派”、“暗藏在党内的反革命分子”,没有“国民党探子”、“特务”的帽子。只是在康生的讲话中查出过“复兴社分子”、“国民党兼差特务”的帽子。这样,我们走访宋教授的结果和走访温济泽的结果是一致的,即关于王实味是“国民党探子”、“特务”并不是整风时的组织结论,而仅仅是康生的信口雌黄。

查实工作到此还不能打住,因为康生所说的托派是“三位一体”的情况,引起了我们的重视。如果王实味确实是托派分子,按照“三位一体”的说法,说他是国民党特务,就不能说是没有根据了。于是,尽管毛泽东在讲话中没有提王实味是托派,我们作注也可以不涉及托派的事,但为了查清王是不是国民党特务,而去查清他是不是托派,就成为一个关键点了。

王实味早年确实与托派分子王文元(后来名叫王凡西)、陈清晨(后来名叫陈其昌)有过来往,并且替托派翻译过《托洛茨基传》中的两章和被托洛茨基修改过的《列宁遗训》,此外还在托派刊物上发表过小说等。这些情况早在1940年王实味已向中央组织部如实作了交待。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王实味 托派 1986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